深圳西丽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深圳“六一零”先后在深圳设立了两个洗脑班,用围攻、殴打、下药、不让睡觉的手段,残害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西丽洗脑班至今还在制造着罪恶。

用纳税人的钱垒起的黑窝

深圳第一个深圳洗脑班在二零零一年设立,其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龙珠大道南侧收容教育所里,紧靠路边的一座三层楼是洗脑班的办公楼,当时由深圳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管理,前后关押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开始警察将法轮功学员与犯法人员关押在一起,犯法人员都是妓女、嫖客,当时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是被这样的二、三名犯法人夹控。开始邪恶警察逼法轮功学员跟犯人一起干苦役,后来男队法轮功学员开始抵制迫害,不配合干苦役,恶警开始加重迫害,男队法轮功学员开始集体绝食抵制迫害,集体绝食了十天,恶警彻底失败了。原深圳收容教育所所长、男队队长等人被撤换。法轮功学员陆续闯出洗脑班,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关押迫害长达二年多。二零零三年该深圳洗脑班解体。

二零零四年,深圳“六一零”办(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又在西丽收容教育所设立了深圳洗脑班,改名为深圳市法制学校,直属深圳“六一零”办公室,每年拨款二百多万,将原公安收容教育所里面的另一栋旧监狱楼改成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邪党用了很多纳税人的钱办洗脑班,光装修二栋楼房就花了五百多万,在深圳特区内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建洗脑班的地皮就可以卖几千万,还不算二栋楼近三千平方米的物业。邪党人吃着、喝着、用着纳税人的钱,迫害起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来从不手软。

洗脑班里有三班人马:洗脑班编制的人员、邪悟的犹大(被称为帮教)、夹控陪同人员(被称为助教,也有一千元左右工资)。

深圳洗脑班从政法委、监狱、公安、公务员队伍中招了一些骨干人员,二零零五年从新招公务员中招了一些应届毕业生,还有心理学博士、硕士,有学法律的,还动用了深圳市关爱协会的所谓“善心”人士来迷惑学员,成立了一个破坏法轮功学员正信的邪恶团队。自从深圳洗脑班高价从湖北省洗脑班引进几名邪恶的犹大后,就跟湖北省洗脑班一样邪恶了。

洗脑“转化班”三个月一期,每个学员的“转化”经费是三万元;从二零零一年至今已有八百多人次法轮功学员被关进过西丽洗脑班,造成深圳无数主流社会的家庭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所谓转化手法就是:围攻、殴打、下药、不让睡觉。在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二楼,有一间202房是禁闭室,在里面,恶人们三班倒轮流给学员“洗脑”,天天让学员站着。开始时每天晚可以让学员到宿舍休息三、四个小时,到后来每天二十四小时恶人们加班轮流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刻不让闭眼,天天站着。因为怕人听到看到他们的凶恶吼叫及大声谩骂,这些恶人们把门窗窗帘紧闭。他们凶狠的殴打学员、罚站军姿,或把学员的脸顶着墙做各种动作飞着,消耗学员的体力,有时还动用保安员来协助迫害。这些恶人有加班费、夜宵,还有长假补休、来回程双飞旅游等,拿着纳税人的钱,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好人。

据确实消息,深圳西丽“法制学校”人员经常在法轮功学员喝的东西里投放不明药物(凡是被非法绑架进去的大法学员请不要喝这类东西)。

一位深圳女法轮功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五年一天,片警把我绑架到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第二天我身体出现了问题,但还是有人来做“转化”。从此每天我都被拉到那房间看邪恶录像,连吃饭时间都放那种洗脑录像,一直到晚间十二点才能回去睡觉。邪恶什么办法都用,挨骂被损那是家常便饭。后来他们看无效,就弄来被“转化”的人,有十几个,搞起车轮战,昼夜轮班,不让我睡觉,叫我把贴在墙上的公安部民政部等各种公告抄写十遍,我不抄他们就不让回去睡觉,这样四天四宿没让我睡觉。第五天“陪教”的打来洗脚水,说脚都肿了烫烫脚,还说她们去说情让我回去睡觉,做出关心同情的样子。我明白这是假善,都是“六一零”一伙的。

没过几天,他们又使出一招,往我喝的水里放药,我当时一喝就觉得不对味,再喝还是不对味,就不喝了,倒了。为此恶徒就训我。我不知道是什么药,大概是叫我迷糊吧,损害神经一类的药物。为此我至少有半个月没喝他们拿来的水,喝的是厕所里的自来水。药物迫害的阴谋他们没得逞。

几天后他们又调换一个“帮教”(犹大),听说是个老手,一次这“帮教犹大”叫我丈夫把水果刀放在手腕上,做出要割脉,我说那是你自己干的,我不管。“帮教”丁某专门挑拨家人打我。邪恶就是想这样妄图引诱学员家属用自残自杀等方式,威逼胁迫我们放弃信仰,还想从中装好人。但仍未得逞。

最后一次他们把屋里的东西都搬出去了,只留两把椅子,没有我坐的,他们说让我站着,我一听就坐在地上,他们叫保安拉我,一个保安说要把我铐在窗子上,我没理他。我要去厕所,他们说不行,不站着就不能去厕所。邪恶又安排几班倒,不让我睡觉,“帮教犹大”用大白纸写上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好多张放在我脸上、身上、腿上,还把事先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让我签字,不签就骂我、打我,“帮教”王宏发打我头、耳朵,抓我头发,踢我脚,“帮教”黄小燕用笔划我。

我从洗脑班出来后,洗脑班邪恶之徒还不断的到家里骚扰。邪恶不但迫害我本人,还迫害我的家人,给他们洗脑,灌输那些假恶丑的东面,把诬蔑大法的书让家属带回家看,让家属也诬蔑大法迫使他们犯罪,并搅的一家人不得安宁。

深圳西丽洗脑班
深圳西丽洗脑班

深圳西丽洗脑班人员名单、地址、电话:

周怀春,校长,男,26001761、26001863 住址:福田区益田村114栋11G(宅)
陈秋湖,副校长,男,13322923616、26002893, 26002981,住址:深圳市福田区新洲村新洲4街香江西院B-1201

文川,科长,前公安人员,女,13602512816、26792396,住址:深圳市福田区
曹阳,科长,前公安人员,女,13689536156、26002893
曲绍德,科长,男,四十多岁,公26784758、13825251888
戴伟民,科员,男,四十多岁,13923882666
陈东,后勤科长,男 四十多岁,电话13902961163
王飞,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男,13902902989
刁文杰,科员,男,0755-26002996或26788086
贾伟斌,科长,男,26002996、26788086
杨秀华,科员,女,心理学硕士
外招聘人员
潘朝晖,女,湖南

所谓“深圳市关爱协会”的夹控人员(绝大部份是退休的政工干部)
徐英, 女
张玲,女
王桂兰,女
田革政,女,湖南长沙
史惠贤,女,13641461208
王晓红,女,13026667282
阎爱玲,女,住深圳福田区
周欣,女,江苏南京人 现住深圳龙岗区
林某,男,六十九岁,原新疆石河子建设兵团纺织厂,已退休,住深圳福田区梅林
王某,男,七十岁,原深圳大亚湾核电站工程师,已退休,住深圳福田区核电公司小区
石某,男,五十七岁,云南人已内退,曾在派出所干过,住深圳布吉镇

邪悟的犹大:

这些犹大参与迫害已有六年至十年了,许多的人已遭报应了,身体都出问题了。

刘天书,女,住址:深圳市福田区 红荔路香蜜新村一栋五楼(深圳市政公司小区)此人曾在二零零一年左右被关进广东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邪悟后在劳教所就开始做犹大,二零零五年开始在西丽洗脑班助纣为虐至今,参与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黄小燕,女,此人曾在二零零零年左右被关进广东三水劳教所,在劳教所走向邪悟后一直长期的助纣为虐至今,参与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她在法轮功学员面前趾高气扬的自欺欺人,在邪党人员面前却卑躬屈膝,很可悲。

王宏发,男,湖北人,原湖北省洗脑班犹大;高燕,女,王宏发妻,原湖北省洗脑班犹大。这两人都是二婚,就住在西丽洗脑班三楼的保安宿舍,王是个小矮个,身高不足一米六,他们俩把湖北省洗脑班的邪恶手段都带到深圳来了。

李海莲,女, 住址:深圳市福田区红荔路香蜜新村(深圳市政公司小区)此人曾在二零零一年左右被关进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走向邪悟后二零零五年开始在西丽洗脑班助纣为虐至今,参与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高燕,女,湖北,王宏发妻,原湖北省洗脑班犹大,现住洗脑班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