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法轮功学员申世勇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我叫申世勇,甘肃高台人,原系高台电力局职工。因修炼法轮功遭受残酷迫害。我从修炼法轮功开始就以“真 善 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并逐步向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迈进。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党诬陷、迫害法轮功以来,不但强迫我放弃“真 善 忍”信仰,还遭受了看守所关押、解除劳动合同、劳教、判刑等迫害。

一、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

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份重庆上学时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前我体质虚弱、心胸狭窄,处事谨小慎微,修炼后变的心胸宽广,做事处处先考虑别人,身体也变的强壮了,至今十多年没吃一粒药。一九九六年上班后,我更是以“真 善 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上班早来晚走,领导分配活儿从不挑、从不拣,任劳任怨,无论从工作能力,工作水平,还是从道德素质等各方面都受到单位上下一致好评,一九九八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

二、遭受非法关押、停工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多次受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的多次骚扰,使我失去了平静的生活、工作环境。

二零零零年八月初的一天深夜,我被突然闯入家的警察阚仲豪(音)等几人劫持到城关派出所,遭非法审讯,参加审讯的除了阚仲豪外,还有蔺耀庭和公安局法医张某,经过三天罚站及不让睡觉的审讯后被关入高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六天后释放。随后九月底,高台县电力局便一纸文件非法解除了与我的劳动合同。

三、遭受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我又被警察阚仲豪(音)以问事为由骗到高台县拘留所,关了半天一夜后,便被劫持到位于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的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劳教一年。

刚到劳教所,便被叫包平的警察带到五大队二中队,进到监室,警察离开后,监室内组长(吸毒多次劳教人员)吆喝其他几个吸毒劳教人员对我的物品进行“安检”,稍好一点的衣服及生活用品很快被洗劫一空,我随身携带的二百多元钱及一块手表也被打劫了去,后来才知道被那组长及帮凶购买换取毒品吸食了。劳教所警察故意给某些劳教人员此类方便或“小惠”,以指使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次全大队组织观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片,我拒绝观看并喊“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被警察用两三根电棍同时电击,并被加戴手铐一星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四、五月份,由于我拒绝做所谓作业,被姓王的带工警察指使吸毒人员把我用手铐吊到院内晾晒衣服的铁丝上荡秋千。玉门石油管理局医生、法轮功学员宋彦昭就是在这期间被监室吸毒犯群殴,打折了几根肋骨,警察不但不管,反而将他白天出工吊在温室大棚内,晚上收工回来吊在高低床架上,最后被迫害致死。当时包平就是那一监室的带工主管警察。

那一年期间我遭受了超时限强迫劳动、强制洗脑、电棍电、吊、打、罚站等方式的迫害。

就在我离开劳教期前十多天,都一直被铐到床边站了十多天。

四、遭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我陪同他人到民乐县找人,被民乐县新天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吊了一天后,便被关押进了民乐县看守所,随身携带的一本大法书、几份资料、几张光盘,还有几十元钱及一块手表也被搜抓了去。一个月后,我又被转到了高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又遭受警察阚仲豪(音)、王明春等的非法审讯。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高台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参与对我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李生福,审判员焦建平、白登山,书记员桑建民,公诉人王建梅、关雪芸。我提出无罪上诉,被张掖市中级法院驳回,参与迫害的有,审判长王锋永,代理审判员徐兴荣、刘玉明,书记员为唐婕。

五、在兰州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底我被劫持到兰州监狱入监队,一进去就被监室的组长(罪犯)带到单独的一间监室罚站了一天多,本来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多的我身体就非常虚弱了,再加这一折磨,走路就象踩到棉花包上一样,大夏天整个后背象背着冰块一样,就这样还被强迫出工剥大蒜。

三个多月后我被转到酒泉监狱内看守中队,这是监狱警察指使犯人管理的中队,当晚我由于不在自带的内衣上喷涂“酒狱”字样,而被施以所谓“老鹰展翅”的刑罚,即人被迫半蹲在墙角,一只手戴一只棉手套,然后每只手戴一副手铐绑到两边墙上,既不能站立,又不能完全蹲下,使人长期处于这一姿式。瓜州县六旬法轮功学员石进祥曾在绝食状况下被施以这一酷刑达三天三夜之久。当时宁伟磬(音)是这一中队中队长。

后来我被转到二监区六分监区,在那儿遭受多次连续几天不让睡觉的超时限的强迫劳动。尤其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从武威监狱转到酒泉监狱二十名左右的大法学员后,各个监区就对大法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转化”迫害。就二监区六分监区而言,警察指使三批罪犯对家在金昌市的大法学员安占锋进行强制洗脑而不让睡觉。我就针对监狱这种指使怂恿刑事罪犯“转化”迫害大法学员这种违法方式进行绝食抗议,当即我就被关进了禁闭室,并派了四名刑事罪犯轮流对我进行看管。当时寇克龙是二监区六分监区监区长。

我在禁闭室绝食九天后便被转到了二监区五分监区。又被强迫观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片十多天后被转到六监区。当时葛海峰是二监区五分监区监区长。

我被转到六监区后,遭受了不让睡觉、超时限体力奴役等迫害,监狱恶警还通过株连手段,不让同监室的所有罪犯休息,煽动监室罪犯仇恨,对我进行批斗。

当时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武威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齐家祥,在六监区被拉到猪圈罚站了七十多小时;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文忠在内看守中队遭“老鹰展翅”酷刑,后造成肩胛骨、髋骨等处骨折,一年后也被转到六监区遭同监室罪犯批斗;法轮功学员石进祥后来也被转到六监区遭同监室罪犯批斗,还曾被带到麦场上,头套铁桶遭犯人毒打。当时六监区监区长是方向,马文相是教导员,邪教科科长是韩雪松。

六、严正声明

在此我再一次严正声明:以往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四书”、所谓揭批材料及签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