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国保大队对王金蓉酷刑逼供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我因去复印店复印经文,被内蒙古赤峰市国保大队绑架并抄家。他们把我绑架到一个偏远的破仓库,整整四天三宿酷刑逼供,造成我双手手腕皮开肉绽,露出白骨,半年多的时间才慢慢恢复。参与迫害我的有布仁、李大伟、国保大队队长等十几个人。

他们分成两组轮番迫害我,布仁和李大伟用绳子把我捆在椅子上,逼问我经文是谁给的,我不说,他们就电击我,期间捆绑我的手指粗的绳子被电断两次,甚至电坏了一根电棍,我喊法轮大法好,布仁就把一只肮脏的破手套塞到我嘴里,并让李大伟又回到国保大队拿了一根更高电压的电棍,在我面前用这根电棍打出的火花把一张纸烧着了,以此吓唬我并继续逼我出卖同修,我不配合,他们就继续折磨我,打我耳光,并用这根电棍长时间电击我。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第二天国保大队的队长领了一帮人来,看到布仁那么卖力,当时就给布仁立了三等功。布仁走后,又换了另一组警察继续迫害我,他们把我吊到一个门框上,后来过来一个警察说那样吊不行,脚尖能挨地,于是他们又把我双手反铐吊到一个铁门门栓上,一直悬空吊了大半天,手和双臂都肿胀并失去了知觉。直到下午四点多钟,一个姓张的和其他两个警察才把我从门上放下来,那个姓张的骂大法,并继续逼我出卖同修,见我仍然不配合,就又开始电击我,把电棍按到我的头顶长时间不拿开,造成头顶塌陷,前胸后背、双臂和大腿都布满了烧焦的糊眼。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直到晚上,他们把我拉到一个派出所,布仁也去了,在那里他们继续逼供,把我双手交叉铐在一把铁椅子上,四五个人一起电击我到下半夜,由于电量太大,我不自主的挣扎,手被铐子勒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露出了白骨。布仁让我骂师父、骂大法,当时我已经几天没有进食,被迫害的已经不太清醒,说了一句法不好,他们才住手,那时已是下半夜。到第四天把奄奄一息的我送到了东看守所。布仁得意洋洋的跟其他同修说:我们这一个组就扒了她三层皮。

过了几天,一个姓王的非法提审我,他拿了两张纸,第一张纸的上面写着我的姓名和被绑架的原因,另一张纸的下面写着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让我在上面按上手印,两张纸的中间都是空白的。他拿着这两张纸走了,又过了几天,他们就非法将我一年劳教。此时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拿了两张中间空白的纸找我按手印,他们是在上面编造假口供构陷我入冤狱。

以上就是赤峰市国保大队用暴力、逼迫、欺骗、构陷等手段迫害我的经过。我之所以写出此文,目的是曝光邪恶,并奉劝赤峰市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悬崖勒马,弃恶从善,不要再为恶党做替罪羊,种善因才能结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