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刑讯逼供至重伤 上海何冰刚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长宁区法院不顾法轮功学员何冰刚面临瘫痪,于四月十八日对他非法开庭,判刑五年。

据悉,之前被所谓“取保候审”的何冰刚,在前一天晚上(四月十七日)被长宁国保王珏等撬锁闯入家中,强行带走。在拖拉的过程中,这些恶警对已经被他们刑讯逼供致残的何冰刚又狠毒地朝腰部和腿部踹踢。

开庭当时,何冰刚被抬进法庭,并伴随不停呕吐,法庭延迟至三点开庭。非法审判历经近四个小时,从下午二点三十到将近六点三十。长宁区检察院公诉人出示的证据严重不足,律师都逐一驳斥,律师当场出示了新的证据。最后法庭庭长却罔顾事实,枉法强行判决。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何冰刚进行了自我辩护,对整个审判不认可,认为属违法判决,辩护的条理非常清晰;“审判”后何要求上诉;并对国保恶警的刑讯逼供进行控告,要求作伤残鉴定。鉴于当事人的身体状况,律师提出要求保外就医。

上海长宁区国保“六一零”特务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设圈套绑架了“郁文科技”电脑经营部总经理、法轮功学员何冰刚。何冰刚先后被三次非法提讯。国保恶警王俊一再逼迫何冰刚承认伪证据,并因提讯室有摄像探头不方便,把何带到楼梯上,用胳膊肘猛击何冰刚的颈部,用皮鞋使劲踹腰部,并用拳头击上身和左侧,嘴上还恶狠狠地说:“让你尝尝刑队的厉害!”管教得知后推诿敷衍,何冰刚当时绝食表示抗议,并进了医院。

从二零一零年七月开始,何冰刚因颈椎、腰椎受损,他的胳膊不时疼痛,走路会摔跤,医生认为是低钾未查;九月开始,他的手臂剧烈酸痛抽筋,做X光无骨折,未深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何冰刚开始无法正常行走,他多次提出检查腰椎,一直未获准。二零一一年三月初,何彻底无法行走、大小便失禁,三月九日去上海市监狱医院检查建议做颈部MR;三月十日去长中心做头部MR;三月十四日去上海市监狱医院要求做的是颈部、不是头部MR;去长中心做颈部MR;上海市监狱医院拒收;晚上国保的头王珏陪同去长中心吊甘露醇,王珏不许何冰刚取保,对看守所陈医生说:“你们管你们打报告,我管我打报告”,何冰刚再一次提出检查腰椎仍未获准;三月十五日何冰刚被吊甘露醇,发生严重副作用反应;三月十六日再吊甘露醇,主任医师要求马上动手术,否则会全面瘫痪,下午取保。

何冰刚的家人获悉何去年七月就自觉身体出问题,于二月八日给法院和检察院写信,要求给何冰刚做身体检查,但不获任何回讯。直到三月十四日,何冰刚病情严重到双下肢没有知觉,血压脉搏都已经超高了,警察才送他去中心医院检查,长宁中心医院经核磁共振诊断为颈椎4-7级椎间盘突出伴脊髓水肿,三月二十八日又经核磁共振检查出L5-S1腰椎间盘突出,L4-5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两病缠身,不能独自行走,连大小便、刷牙也要有人搀扶。

三月十六日长宁区看守所通知家属取保候审, 家属去看守所接人时已认不出他了,面色苍白,站立都很困难,不能行走,只剩下一口气,家属心如刀绞。

回家后,家属带何冰刚去各大医院看专家门诊、教授门诊,甚至是特需专家门诊诊断。每次专家医生看到片子无例外的第一句都是问:是否被打过,问责家人为什么拖到严重晚期,一律要求立即住院动手术,可能会瘫痪。

但直至四月七日,何冰刚家属又收到法院通知去取传票,通知四月十八日要对何冰刚非法开庭审理。家属当场拒收传票。四月十七日晚上七点半左右,警察破门而入,将何冰刚抓走。

主要责任人及单位:

长宁区法院:
庭长杨惠新 21-52574999转16141
承办法官周伟敏 21-52574999转16121
书记员朱翠英 21-52574999转16113

长宁区仙霞路派出所:
地址:芙蓉江路100弄2号 邮编200336
电话:总机021-62906290 转仙霞路派出所
陈浩 021-23030272、手机15601990080

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
地址:威宁路201号 邮编200336
总机:021-62906290
局长周正
国保处警察:王珏13061996102、魏理光、苏骥
办公室直线电话:021- 23039443 、021-23039461
总机转分机39443、39461

上海长宁公安分局局:
总机电话:021-62906290
纪委主任 直线电话021-23039409 总机转分机39409
主管国保的处长 直线电话021-23039411 总机转分机39411
信访接待室 直线电话:021-23039190

长宁看守所:
地址:清池路108号 邮编:200335
接待电话:021-23030809 、021-62394720
监督电话:021-23039403
驻所检察室电话:021-52189514

长宁区西镇居委会 邮编:200052
新华派出所西镇办事处 电话021-52307073 曹姓警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