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看守所集体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一年三月下旬,我和一名男同修去了一个县城参加他们县协调人的一个法会。法会地点在一同修家中。我们很早就到了,就在该同修家中用早餐。早餐还没吃完,还有同修陆陆续续的来,同修就一次一次开门。当有一次开门时,進来了十多个警察,是他们县六一零的带来的。恶警一来就问这问那,意图绑架。恶警也认出了我,说我就是会开手铐的那个(上次被恶警抓住时,我求师父帮助开铐走脱)。我考虑到还有同修在来,就故意提高声音质问他们:为什么私闯民宅,你们是什么人,请拿出你们的证件。其中一六一零副主任拿出证件让我看。不幸的是这期间还有同修進来,也被绑架了。

我被十来个警察看着,关在一个房间,其他同修关在另一房间。恶警怕我会开手铐,把我双手双脚分别铐住,双手铐在桌子上,手铐只露出两个铁环,陷進我手的皮肉里。恶警对我殴打时,我在吃痛时开始喊了几声妈妈,转念一想,我得叫师父,接着就叫喊师父,他们就停手了。虽然被铐多时,衣衫单薄(几乎没穿衣服),我也不觉得有苦,不痛不冷,我想师父一定在看着我。

后来,恶警把我们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几个女同修被关押在一个监室,另外几个男同修关在一个监室,在我们隔壁,这样,我们十来个同修说话都可互相听见了。

被关押后,我们女同修就绝食了,不吃不喝。我们就做几件事:背法,发正念,炼功,喊“所有的生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时在家发正念,总有图安逸,注意力不集中,在邪恶的魔窟,我生起了放下一切执著,不捣毁邪恶魔窟不罢休的正念。我想,我就要象孙悟空那样在妖魔的肚子里把妖魔降服消灭了。和我们在一起的一个女同修天目开着,能看到一些发正念的情况,以下是她看到的一些另外空间的情况:这个魔窟的另外空间集中了很多妖魔鬼怪,这些烂鬼操控着恶警坏人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发正念时,那些蛇精、狐狸精等妖魔鬼怪瞬间就被我们化成了水。但是烂鬼补充也快,它们很快就又附在那些恶警坏人身上。所以我们每次至少要发正念二十分钟才能将它们除干净。这样经过二至三天的除恶,我们发现邪恶的补充来自看守所附近大山上毛魔头的名字和像处,我们就对着这个魔头发出强大的功能将它解体了。之后邪恶就少了,差不多清干净了。还有我们每次发正念关键时刻都会看到师父法身在帮助我们。

我们在喊“所有的生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发自内心,用尽全力。当我们坚持到第四天时,有同修就喊不动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就一个人站在监室门口高喊,这时监室后山传来大法弟子的歌声,是同修来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来了。那几个女同修又来了力气,监室内外又响起了“所有的生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巨大声音。那声音真是感染力很大,震撼了很多生命,很多常人也跟着高喊起来。

这样,到了第八天,这个魔窟变成了一个水库(邪恶都化成水了),我们女同修陆续闯出魔窟。男同修们没有绝食,几天后也陆续回家了。有男同修说,讲真相好讲了,监室的犯人和警察都认同大法好,邪党不好。

回家后,才知道我们被绑架的十来个同修除我和另一同修的家没被恶人抄到,其余同修都被抄家。我就想起了发正念时我俩都请了师父帮我们家下个罩,不让邪恶抄家。还有我想让我家的所有法器都参与除恶,同修就看到了碗、筷子都到了看守所。

邪恶已经少了,我们更要精進再精進才能救度更多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