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学法 解脱黑窝束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我在中共邪恶的黑窝中被非法关押了七、八年之久,其中被关了四个看守所、两个监狱。在那个黑暗的环境中,最痛苦的是见不到大法资料,长期接触不上法。

师父讲过:“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所以,思想一刻也不能离开法,尤其在那个黑窝中,更不能离开法。今天这场迫害是旧势力操纵邪恶生命发动的,靠人的一面是走不过来的,唯有溶于法中才能走过来。师父说“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论〉)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会背的大法内容,有《洪吟》和《洪吟二》、四十多篇经文及《转法轮》和各地讲法的一些片段,再加上姐姐同修来信时给我抄的一些法的段落,共计约五、六万字,我每天背一遍,就这样走过了五年多。随着不断的背法,在法理上越来越清晰了。

邪恶间隔一时,间隔不了一世。当然,一时的间隔我们也是不承认的。五年多时间见不到《转法轮》及新的讲法,正法形势到了哪一步也不知道,这怎么可以?当时我发了一念:只要能得到大法书,付出多大代价都值得。

也许就是这一念,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从常年封闭的监区调到了另一个监区,不久之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得到了《转法轮》及电子书(里边有三十八本大法书和所有新经文)、《九评》、《解体党文化》、《明慧周刊》和真相小册子。五年多后,又见到了大法书,一如当初得法时的心情,激动不已。

在之后的两年多,我基本上是每月把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全部讲法学一遍,再通读十遍《转法轮》。后来,开始背法时,每天通读四讲《转法轮》,再背两页,我要把这五年多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学法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最大的使命。在我们讲真相的作用下,监区很多的犯人作了“三退”,包括监区长在内的三名警察也作了“三退”。

把我们关入监狱,是因为我们自身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是,大法是圆容的,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我们都应该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处于邪恶的黑窝,又恰是最好解体邪恶、救度那里众生的机会。有的犯人被关了十几年了,对大法真相一无所知,看了《九评》和真相小册子后,很快都“三退”了,并且还帮助我们保护大法资料。

开始时,有的警察不理解。一次,我在学法时,不慎被副监区长发现,把《转法轮》拿走了,我跟着他去了办公室,心想:我五年多没见到《转法轮》了,必须把书要回来。到了办公室后,我对副监区长说:“大法书是我的全部,必须还给我。”我的全部意念都停在了要回大法书这一念上,结果,副监区长由开始蛮横的态度转阴为晴,他对我说:“我对你印象不错,今天你先拿回去,明天你自己把他处理了。”就这样,我拿回了《转法轮》。再之后,他再碰到我学法,便假装没看见。我体会:只要我们念正,大法的威力就能体现出来。

此后的两年多,我每天在狱警眼皮子底下(警察办公室离我不足十米,四周全是玻璃,随时可监视车间内的一举一动)全天学法,基本没遇过太大的干扰。他们知道我在学法,全当没看见。监区中队长和我说,他不反对法轮功。教导员问我打坐入静的感觉,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和共产党犯下的罪行,有时给他们写真相材料二十多页。最后,无论是警察还是所谓的“包夹”人员都对法轮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一大批生命得到了解脱。

在我离开黑窝时,六一零主任、监区教导员、中队长把我送出了监狱大门,并说,有事可以找他们。

其实,无论在任何环境,只要我们念正、符合大法,一切都会以正的形式出现,并得以善解。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