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得法的学员修炼体会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零七年年底得法的新学员。近期有些体会和大家交流。

先说说神奇的事

零六年一天晚上,我看到额头一个光球呈陀螺形状,不停的旋转,随着旋转散发出紫色的光晕。睁着眼闭着眼都能看到,光晕越来越强。接着我就害怕了,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敢看了,这么一害怕,这个光球也就逐渐消失了。即使现在也不清楚为什么会那样,因为那个时候还没修正法,是在研究玄学算命这些小道的东西。

零七年,看到同修的文章,感到十分佩服,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是法轮功。晚上,我躺在床上,心里想将来我也要修正法。想完之后,我感觉一层层光晕隐约的散发出去,因为晚上很安静,所以感觉很强烈。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就没当回事。过了几天就有人传给我资料和破网软件,于是我知道了大法真相并开始入门修炼法轮功。学法之后,知道那晚不是幻觉,而是“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

我第一次往明慧网投稿的那天晚上,就做了个梦,梦中给了我六十分。(那时没有做别的证实法的事)呵呵,给了个及格分,我想是表示我这样做对了吧。之前,我担心自己太差,怕写出文章让人看还耽误同修的时间。

有一次丈夫晚上回来,说白天给我打手机没打通,占线。可是我白天并没有打电话,不可能占线。但是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炼静功,腿正疼的死去活来还在坚持双盘。我向来安逸心重,那段时间很精進,丈夫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所以师父就不让他打扰我了。

无情却是有情

刚得法时,我在网上看文章,我觉得有的老同修的言谈里情都很重。当时我觉得挺好笑,自我感觉自己情淡,应该挺好修的。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

因为我从小不受父母疼爱,深感势态炎凉;又长期处于竞争的环境,深知人在关键时刻那真是很自私的。即便是再好的人,如果长期处于极度自私的环境,超过一定限度就被环境同化。我喜欢观察人性,阅读相关书籍,对人性的自私和脆弱很有感慨,而我也变的十分的冷漠无情。

修炼后,我逐渐知道了,无情还是因为情重。情受伤害或者失望之后,就变的无情,其实那是情的另一种表现。真正没有情了,那是慈悲的状态,而不是无情。

刚刚得法时,睡觉做梦,有人坐在一张桌子前,让我说说我都有哪些执著。于是我就哭的不行,说我父母对我怎么怎么样,然后哭醒了。过了一阵,又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菩萨装扮的生命,扔给我一张纸,上面只有一个字给吓醒了。醒了我就明白了,那肯定是旧势力的安排吧,就安排我跟父母是这样的因缘。从小,如果我跟别人发生矛盾,或者遇到什么事情,父母都只会一味的责怪我,让我受了很多委屈。对我也比较自私,有些事情让我深受伤害。其实他们对别人还挺好的。

为什么以前对父母怨恨呢,表面无情,实质是因为对父母的情重。随着对情的执著的放下,加上多为别人着想,逐渐在这方面我也真正改变观念了,已经没什么怨恨了。现在我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们,谢谢他们教育我为别人着想。因为有这个思想基础,我更容易得法,过亲情关也相对容易。父母都说我现在变了,他们很感动。

我的婆家凡事都喜欢偏袒自己儿女,刚开始我还有点羡慕他们家的儿女有父爱母爱,可是,我现在再看到他们这样,我知道用正理去思考问题了,我真的暗自庆幸。

由于对父母的情淡,加上父母本性善良,他们三退很容易。现在妈妈偶尔看大法书,但还不精進,可能是她没有环境吧,我跟她不在一个城市。

去掉自大的物质

我在上学期间,就有一个观念要“亲贤臣,远小人”。我对人以品行分高下,对我所认为的素质低的人,内心十分瞧不起。其实对于人来说,这样想似乎不算什么大错。但是对于修炼人来说这个观念太是障碍了。仔细挖根,这个观念的根源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自大。认为自己品行高洁,或者起码自己追求品行高洁。其实如果都在人中,那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自己真没高尚到哪里去,有些自私自利的地方自己都意识不到,就先瞧不起别人了。

人间这场戏,有公心的就有私心的,角色不同,但都在一个境界中。若是我投胎到一个很自私的角色,那我又能怎么办呢?瞧不起别人,不是因为别人差,而是因为我有自大的物质,否则别人怎么样跟我没关系,我根本不会动心。

学习好与上大学

有的执著很隐蔽。我很羡慕同修们那无私无我的状态。也很着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那样的状态。乍一看,感觉很精進,要求自己无私。其实这也是很严重的执著了,执著于某种状态。而这种状态是在实修中一点一滴达到的。因为想的不是什么果位、什么功能,所以似乎看起来不象索取和追求。但那的确是有求之心和为自己的私心。其实有那么一念就行了,一点一滴的实修,自然达到那种状态。执著于那种状态本身,而平时“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倒不如那些单纯的同修,平时就只扎扎实实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自然就达到了。我三件事都没做好,却总想着那种状态,其实就是空想。

关于学法的心态

我一直有个观念:“书读百遍,其意自见”。我以为只要法学的多了,我自然就境界提高了,三件事自然就能做好了。以前我就擅长学理论,这回都应用到修炼上来了。用学理论的方式去学法。

刚开始的时候大量的学法,也的确效果很好,因为新学员吧。可是逐渐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感觉学不進去了。当然也因为有很多执著,但这里不提。可是我想,法怎么就不能去掉我那些执著呢?尤其看到网上同修文章,背过法之后还有邪悟的,我更觉的有问题了。

向内找,是我学的心态不正。我用求知的心、用获取的心态求法理、求提高。想看到更高法理的心本身就是人心,就是人的执著。而佛法的更高内涵,是我们人的一面所不能知道的,求也求不到。

应该用谦卑的心,为了真正的改变自己,无条件的相信和同化法,那种心态才对。学法却不改变自己,当作耳旁风,这不就是对法不尊敬吗?不真正的改变自己,表面文字灌的再多,那有什么用?比如,修炼一开始就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连文字最表面的意思都很明确,可是我怎么就做的有出入呢?当我悟到这个以后,学法状态明显的好了很多。

关于神通功能

我常常发现我心想事成。有的时候因为当时不起作用,也就不在意,没觉得自己的念头有作用。可是在几天、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竟然实现了。可能就是我们这个空间和别的空间有个时间差吧。但是,我有些愿望,比如能认识同修(我一直是独修状态)、希望有更好的证实法的个人条件,还没实现。因为自己有执著,还没有在实践中真正做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都是我需要突破的。

有个问题想跟同修探讨一下,就是关于硬气功的问题。那种功能不是在很低层次就出了么?别人打你的时候,你的功不是已经挡到那了么?可是在网上看到很多受迫害的例子,看的我心里很难受(怕心未去净),他们的功能为什么不用起来呢?是因为有人心执著吗?可是还在修炼过程中,怎么可能那么纯净呢?现在看过去的神话故事,那过去的神、或者是那半神半人的生命,有的明显有执著,有的甚至心性挺低,那不是还照样有功能么?对付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那也不是个人修炼所必须还的债,师父也明确说过不承认迫害,那使用神通功能不是天经地义的么?是不是我们不是真正相信自己有功能,或者唯物主义的残留因素未净,造成了严重的障碍?

以上是近期一些体会,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