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四·二五”万人大上访(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一度震惊中外,被称为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访,整个过程安静祥和,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来的纯正善良与对正信的坚守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然而时至今日,十二年过去了,仍有部份大陆民众听信了中共的谣言。时光在无声中飞逝,事实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让我们把镜头拉回到十二年前,看看九九年的那个四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二五”万人大上访现场

上访成因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以“真、善、忍”的法理和神奇的健身功效迅速享誉神州大地,吸引了为数众多的普通民众,也引起了中共高层个别政治投机者的注意。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把当时被北京青年报列为“十大畅销书”之一的《转法轮》当作“伪科学”批判;九七年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密令公安系统在全国内调查,企图寻机取缔法轮功,却得到了各地公安局经过充份调查后的报告:“尚未发现问题”;而以罗干的连襟何祚庥为首的科痞兼政治打手们则不断发表文章栽赃污蔑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的文章,捏造事实诽谤法轮功,丑化修炼者形像,天津部份法轮功学员希望通过向天津教育学院或相关机构澄清事实来消除其恶劣影响,却被天津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并有四十五名学员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们被天津政府及公安告知:北京公安部介入这个事件,“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四月二十四日晚至二十五日,各地得知消息的法轮功学员抱着相信政府的诚意纷纷自发赶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现居渥太华的李女士原是北京人,亲身经历了十二年前的大上访,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今天抓了天津的法轮功学员,明天就可能抓北京的学员、上海的学员。于是我就和另外两名功友商量,我们觉得只有向中央政府反映情况才能最终解决问题。这样我们决定去了,我们只是希望有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

也许有人会问: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有什么过激行为或粗暴言行吗?否则天津公安为何出动防暴警察呢?事实是法轮功学员始终是祥和理性的,据一位目击此过程的某中学高级教师讲:九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或二十二日),她到天津教育学院听课,看到许多人静静的等候在教育学院门口,其中有人排队等着上厕所,当看到学院里听课的人也来上厕所时,就说:咱们上别的厕所,别影响他们上课。于是这些人就让出厕所,到较远的公共厕所去了,当时这位中学教师就想: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真叫人佩服,过后她才知道那些是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大家都想去

法轮功修炼者是一个没有任何组织可言的由基本民众组成的修炼群体,“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也是自发自愿的行为,修炼者人数众多,大家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不知不觉就去了逾万人,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不知道消息,一位年轻法轮功学员回忆说:“那天,一位阿姨告诉我,她第二天要去中南海上访。正在上学的我根本不懂的什么是上访,就问她。她说,天津一个刊物发表了一个说不让青少年炼法轮功的文章,天津学员去天津市政府上访,结果数十人被打、被抓,去要人,天津政府也不放,那只好到北京上访了,就是告诉北京政府自己炼法轮功以后受益很多,请政府放人。当时我想,这件事情关系到青少年,我也是一名青少年,我要去把自己炼功的体会告诉政府,告诉他们大法好。于是我问那位阿姨怎么去,阿姨说第二天一早他们坐地铁,让我去那里找她。我又去找了一位同修同学,告诉她,她听说了也要去。第二天,在地铁口,我看到了很多同修。跟着他们,我们到了中南海西门,当时他们还没有上班,我们就在门外站着等。结果警察过来赶我们走,我们说是法轮功学员来上访,他们就把我们赶到西门对面的马路上,让我们在那里站着等……事后,我很单纯的想,事情解决了。家乡的同修还埋怨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上访的事情,我说当时没有认识到事情那么严重。中共总是说我们是有组织的,如果真有组织,绝对不会只有那么点人去中南海,起码,我家乡县城还有一万多大法弟子不知道消息呢。”

安静祥和、秩序井然的上访场面

逾万名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场面文明安静、平和理性,警察不用维持秩序,在一旁聊天,当晚九点,天津被抓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后,学员们静静的离去,整个过程没有口号标语,没有喧哗躁动,甚至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纸屑、烟头。有人说,法轮功太神了,来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下子不知从哪冒出来了那么多人;走的时候不翼而飞,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法轮功学员没有组织,这只是他们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自然体现。

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他是四月二十五日早晨八点来到府右街南口,和几位同行的法轮功学员沿着府右街东侧的人行道向北街走,想直接去国务院西门找接待站反映情况,离西门还有三四百米时,见从路西的上访的人群里走出来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对他们微笑着说:“请问你们是来上访的同修吗?”他怕她是阻拦上访的就没说话,同行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了句:“我们是某某区的,来上访的。”这位少女说:“那就站到那边的上访队伍中去吧!”这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说:“我们是去国务院信访接待站向政府反映情况,不是来站队的。”那位少女说:“我知道你的心情,咱们来到这儿就是一个整体,来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咱们有同一个师父同修一个法,要顾全大法和整体的形象,别让坏人钻空子。”这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听了,连声赞同的说“对、对”,便随着这位少女溶入路边上访的队伍中站立等候。

随着溶入上访队伍的人越来越多,这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当时有人提议年轻人站到前四排,给岁数大的在后边能坐一下,这样互敬的场面很感人,同时,法轮功学员主动让出盲道,也没占自行车道,那么多人却没有阻塞交通,上访的人群中不时传出“请安静、少走动”的劝告声,有个年轻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双手托着一个字牌上写着“肃静、勿乱走动”两行字,默默的在队伍中来回走动着提醒大家。午后,由于餐饮后废弃物多,几个老年法轮功学员提着自己买的大黑塑料袋穿行于人群中回收废弃物并倒进路边垃圾桶。但是大部份学员都是把废弃物装在自身携带的包。就连警察和行人扔在路上的烟头,大家谁看到就随手捡起。行人看到这一切都赞叹说:法轮功真是一片净土。

上访学员秩序井然,警察放松的闲聊
上访学员秩序井然,警察放松的闲聊

</tr

朱镕基接见法轮功学员代表

现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石采东,九九年“四·二五”时在中科院攻读博士学位,亲历了“四·二五”事件,他回忆说他是四月二十四日晚才听说的天津事件,法轮功学员李阿姨告诉他们由自己决定是否要去上访,四月二十五日早七点半石采东来到府右街北口,看到了街道两边许多静静等候的法轮功学员,忽然听到人群中响起了由稀而密的掌声,他回头看见刚刚上班的朱镕基走出中南海西门,法轮功学员们都很高兴,都想围上去反映情况,此时有的法轮功学员便自觉的提醒大家在原地不要动,维持好秩序,朱镕基得知是法轮功学员来上访,要求派代表进去谈,可是法轮功学员们都是自发来的,甚至相互之间都不认识,根本没有代表,石采东正好站在离朱镕基不足两米的地方,便自告奋勇的当了“代表”,朱镕基又亲自指了另外两个最先站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这就是最初随总理进入中南海与总理会谈的三位法轮功学员代表。

这三位法轮功学员“代表”你一言我一语的提了一些各自知道的情况,要求释放天津被绑架的学员和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当负责接见的官员发觉他们并不象“代表”时便提出能否找两位法轮功负责人来。可是法轮功学员中并没有负责人,石采东就出去随机找了一位修炼较早的“老学员”作为“代表”进去了。

另一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在等待期间,我记忆中曾有几拨上访学员的代表被召进国务院接待室。有一次一位学员代表出来后说:快找找懂法律的学员,进去的学员代表缺懂法律的,赶快补充上去。又有一次一位学员代表出来说:进去的代表中没有研究会的学员,国务院领导要求代表中必须有负责人参加。有人认识王志文和总站站长或知道电话的赶快请他们到场,否则国务院不予接待。”

当天,总理朱镕基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并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晚上九点法轮功学员得到此消息后便迅速各自离去,仍无喧哗,只听到不大的脚步声。几乎都同时在审视自己呆了一天的地方还有没有什么杂物,并把所有的遗弃物捡起,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当他弯腰拾起一支失落的一次性筷子,眼泪流出来,这么多人的群体,十几小时的停留,未遗留任何垃圾、没有噪音。是毕生从未见过的!一个警察指着地,面对其他的警察说:“你们看,什么是德,这就是,这就是德!”

险恶的暗流

九八年以乔石为首的退休人大干部对法轮功做了一次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上呈中共中央领导,所以当时的中共中央领导大多数都是认可法轮功的,九九年四·二五的当天,正当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法轮功学员代表,重申国家不干涉炼功自由的政策同时,一场由江罗发动的阴谋也在暗中进行着。

近几年明慧网发表的法轮功学员见证“四·二五”的文章中,许多不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不约而同的提到,是警察的指挥使上访的人群围圈了中南海。例如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一开始,学员们是在府右街附近聚集。发现有七、八个警察堵在府右街的路口,大法弟子没人去冲闯。后来,来了几位武警告诉学员说:这里不能待,那里不行等等。因为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好人,所以我们就配合警察的工作,按着他们的要求去做了,也从没有把人往坏处想。警察先把法轮功学员的队伍从府右街的南口向北顺府右街引领到中南海门口与武警人员引领的另一队由北向南的法轮功学员相遇。两行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会合成一队。”就这样在武警人员的引领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被动的把中南海围成一圈。 这就是后来一直被中共利用来欺骗民众的“围攻中南海”。

现居美国的李彬女士,当时刚从研究所毕业到北京找工作,正巧遇上“四·二五”上访,她回忆时提到:“人越来越多,我们也不知道信访办在哪里,后来有警察过来,要我们跟着他到那一边去。我们当时什么都没想,法轮功学员特别单纯,警察领着走,我们就跟着走,我刚到北京,地方也不太熟悉。不记得在哪条路,但记得跟着警察走到红墙那边,我们当时是在红墙对面的马路。每个马路上都有警察,他们领着人把信访办围上,现在想想,是中共设的圈套造成的所谓的包围中南海的态势。”

此外,特务一直在活跃着伺机破坏安静的上访人群,妄图挑起事端,但最终都被理性的法轮功学员识破。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当时的情景“我顺长安街往西走找厕所,忽然发现有一个烫着头发、抹着口红,穿衣打扮非常时尚的年轻女子,胸前还戴着法轮章正在给停在各单位门前的外地牌照的汽车拍照。我挺纳闷:大法学员不在府右街站着,跑这儿干什么?再者她的穿衣打扮也不象大法学员。大法学员穿戴都非常朴素,没这么妖冶的,她究竟是什么人哪?等我再回到府右街上,又发现了那个女人,胸前还戴着法轮章,手里还多了一本《转法轮》,不过却换了一身运动衣,正在鼓动学员喊口号。学员都没理睬她。我吃了一惊:她原来是特务呀。”

结语

“四·二五”事件中,法轮功学员真诚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高度自律,感动了世人,消弭了罗干等人蓄意制造的潜在冲突,也震撼了全世界,各国人民开始注意到这个不同凡响的炼功群体,无论中共如何歪曲事实,谎言最终会被揭穿,任沧海桑田、时空变幻,法轮功学员们留给世人的永远是坚守正信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