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病症无药可医 法轮功解难创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此时此刻我感激的泪水象断线的珠子,我心中感激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姓孙,今年五十岁,是辽宁凌源市二轻系统的下岗工人,于二零零九年冬得了一种怪病,脖子强迫性右歪九十度角,下颌能触到右肩膀头上,大脖筋绷的僵硬,整天整宿的让我睡不好觉。去北京各大医院找专家,教授看了个遍,最后诊断为:痉挛性斜颈,在网上查无任何药可治,这种病在世界医学史上也没有几例,实属罕见病症,只能依赖一种进口针剂来维持。打一针需人民币四千元左右,每二至三个月打一针,这昂贵的医药费使我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一贫如洗。

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一日,我们同学开了个同学聚会,说啥也要让我参加,说实在的,自从我患上了这种病就已经很少出门了。一是脖子歪成这样怎么能与人交谈,平时跟家人说话都要用手扶着脸才能直视对方,二是集体场合,看见我这怪怪的样子我也很难为情。但是架不住妻子催,同学拽,我也只好去了。

席间我痛苦的表情和特殊的交流方式引起了一位女同学的注意,她很关心的问我得的是什么病。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她听后马上对我说:“快炼法轮功吧。”接着她跟我讲了什么是法轮功,人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等等,讲了一个多小时,我一直听的很入心,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请了一本《转法轮》,一看不要紧,越看越爱看,一口气读完,我决心就炼这个功了。我急切的找到一个炼法轮功的朋友,学会了五套功法。

那几天我几乎忘记了病痛,一心一意的学法炼功,我的思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烦躁的性格改了不少,很少发脾气了,心情也开朗了许多,身上有了力气,大脖子筋不僵硬,不酸痛了,完全恢复了正常。

现在我做买卖骑摩托车从建平沙海到凌源往返一百六十里地是平常事。认识我的人见到我就问:“脖子怎么正过来的?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都会大声说:炼法轮功炼的。对方往往很惊讶,都说:这么罕见的病一炼就好了?真神了,法轮功万岁。

这正是:世界罕见病症无药可医,法轮功解危难再创奇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