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兔与虐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一女子隔着玻璃坐死小兔子的视频”网上曝光。在这段视频中一个白衣、短裙、长发的女子,把一只可怜的兔子盖上玻璃板坐了两次,第一次持续四十七秒,第二次三十二秒。她残忍地虐杀动物的手法激起网友强烈愤慨,引发网友的不断声讨。短短几天,网民留言就超过百页。有网民说,对动物的态度反映了社会文明程度,希望大家敬畏生命。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虐待事件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舆论的抨击,世人的痛恨。但是可悲的是,虐待在中国的一些地方还普遍存在着,只是一直被封锁着,被掩盖着,并且虐待的不是动物而是人,而且虐待的残忍程度比“虐兔视频”中呈现的还要恶劣、恐怖。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使用了集古今中外大全的残暴手段迫害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民众。截至目前,已至少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中共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就是中共实施暴力与残杀的人间地狱,在这些地方,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虐待令人发指,罄竹难书。下面的两个案例只是中共暴行的点滴。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警察连续电击近七个小时导致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七岁。

高蓉蓉
高蓉蓉
高蓉蓉遭电击毁容
高蓉蓉遭电击毁容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黄成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二月十六日黄成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是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拒收,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戴勇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盘锦监狱开始强行“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管教科的杨冠军、管教科科长胡小东、李峰(科长)、于×(中队长)、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得没有好地方。中共的这些恶警们,继续把黄成的头戴上头套,然后吊起来,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最后把他放下来时,大队长管凤春又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还逼迫黄成骂人,他亲自“示范”给黄成听,一骂三个小时,全是非常低级下流的不堪入耳的脏话。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在此期间,管凤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黄成被用酷刑迫害致脑血栓、半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二十五岁的胡苗苗是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幼儿园教师。因修炼法轮功,胡苗苗于二零一零年六月,被非法抓捕后关押于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在河北女子劳教所,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胡苗苗被单独关押,劳教所所长和监管她的警察,指使劳教人员逼迫她长时间罚站,让犯人把她捆绑、殴打,进行虐待折磨。犯人宗东荣把胡苗苗拖到墙角,用膝盖猛顶下体,导致胡苗苗长时间行走困难。

胡苗苗和幼儿园孩子们在一起
胡苗苗和幼儿园孩子们在一起

“虐兔视频”引发网民的普遍愤怒和声讨,是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有人性在,有同情,有悲悯还有正直和关爱。敬畏生命,是永恒的主题,物可以各异,人可以肤色各异、民族不同、信仰不同,但是对生命的尊重应该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都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天同覆地同载。信仰自由是受中国宪法保护的合法权益,所以信仰法轮功不是迫害存在的理由,更不是虐待的借口。

“虐兔视频”曝光后,“虐兔女”遭网络搜索。后来,“虐兔女”也现身,写了忏悔信致歉。

一个女孩子虐待动物后,网友认为她是个蛇蝎女人。当她遭到谴责后,敢于承认错误,公开忏悔,这是值得欣慰的。她残忍地虐杀了兔子,也为此承受了舆论的谴责与内心的煎熬,这是她的报应,她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而受到惩罚。人都会犯错,只要改过迁善,她还会有希望。

但是,那些还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里,现在还在举起鞭子、拿起刑具的中共的打手们,你们想过你们的未来吗?你们知道你们的下场吗?你们的罪恶早晚有一天也会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的暴行也会被万夫所指。你们将难逃法网的惩处与天法的报应,你们的子孙也将为你们的暴行感到耻辱。

这里奉劝那些还在逞凶作恶、对法轮功学员施虐的中共公安、国安、特务人员,早一天弃恶从善吧,否则你的生命会因你的暴行而不得安宁,你的家人会因你的罪恶而备感羞耻。法轮功学员们在饱受迫害后,还在向你们讲清真相,劝告你们不要作恶,真的是为了你们的将来着想。虽然你们无数次地伤害他们,但是他们没有抱怨,只有慈悲,这就是正信的力量。

这里希望中国所有善良的民众,不但要关注动物的受虐待问题,更要关注国民的受虐待问题。每个人都承担起抑恶扬善的职责,发自内心地理解、善待不同信仰的人们,帮助他们维护自己的信仰自由与合法权益,谴责和制止虐待与暴力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