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过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前几天遇到了些心性方面的考验,也通过这次事情,使我获得了一些新的体悟,在此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于去年九月刚刚升入某高校读研究生,专业是文科的。第一个学期结束,学校组织了期末考试。在大法中修炼已十余年的我,虽说在修炼路上并不精進,但师父一直慈悲呵护着我,给予我智慧,因此我在学习方面也一直都表现的比较好。但这次期末考试,我却摔了跟头。

一直以来,在学习的问题上我都是抱着“随其自然”这样一个理念,尽自己的努力去学,而不执著于结果,并且以此也确实保持了良好的学习成绩。上学期期末,为了在入学后第一次考试取得好的成绩以及之后获得奖学金等好处,全班同学都在拼命的努力准备考试,我却不自觉的产生了这样的念头:班里能人这么多,我顶多算中游水平;再说,我又不去跟他们抢奖学金什么的,只要各科都过了就行。其实这个念头就已经是错误的了。师父说过:“大家还要考虑到自己在社会上、在常人这方面的形像,因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嘛,”((《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那作为一名学生,在学校里完成好学业、取得好的成绩在常人层面来讲不就是“好”的表现吗?而且正法时期的我们,是在为后人铺路;大法弟子就这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叫后人怎么跟着学?现在自己回头想想真的是后悔啊。

也就是由于这样一个不正确的观念,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虽然在准备考试那段时间里,我也都是比较认真地在准备、背题等,但并没有百分百用心;而考试的时候,却忽然间发现自己写字比别的同学都慢,而且字写得凌乱、密集,就更比别人显得写得少。虽然全班同学背的答案都是差不多的(大陆文科应试教育考试就是背完了答案再往上照搬),我也是每门考试都是一直急急火火的在写,但卷面看起来就是比人家写的差。而一直以来自己也凭经验认定:阅卷时,在答案内容基本一样的情况下,阅卷老师会更喜欢字体漂亮、字数多的卷子,打的分数当然也就会相应的提高。于是,我在考后跟同学讨论并发现自己每一门都比人家少写至少一页字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开始感觉到情况不妙,但却还一直安慰自己“只要过了就行”,并没有悟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啊,要尽量做好,而怎么能够仅仅将自己限制在“过”的最低限度,还觉得理所当然?这样的想法却正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可是你自己要的“只要过了就行”,那好,让你过。于是我在寒假期间查看成绩的时候,也确实看到了自己每门考试都过了,有三门八十几分,一门九十分,当在班级群里看到成绩单上我的名字在全班三十名学生中成绩排名第27位时,顿时如被五雷轰顶一般,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分数算错了。但当我在将四门课成绩数次相加,得到的仍然是那个我最不愿看到的总分时,我才算彻底认清现实。无法形容当时那种感觉,只觉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一时间,名利心、爱面子的心、怕丢人的心、悔恨心、不平衡心、嫉妒心(与自己平时关系较好的同学都考到了前几名)等好多执著心全都冒了出来,搅在心里那个难受啊,甚至生出了从未有过的绝望感。

第二天早晨一醒来,我就给妈妈(同修)打电话,带着哭腔告诉她这件事情。妈妈当时就说,你就是一直感觉良好惯了,这点事就受不了了,赶快找找自己吧。回到家中,我跟妈妈对此事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妈妈帮助我找到了很多不足与执著,而我自己也逐渐在“打击”中清醒了过来。我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由于自己那一念不对而造成的。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还是没有真正认清自己的角色,而时常把自己放在常人的理中,且对“随其自然”的法产生了极端理解,才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才借以造出这样的所谓“考验”。同时,我也清楚看到了近期自己在做“三件事”上的懈怠与不精進,看到了在这件事上自己所反映出的爱面子心、怕丢人的心、嫉妒心、名利心、悔恨心等。于是,我静下心来,发正念否定旧势力以一切形式对我的所谓安排、干扰,一切只听师父安排;同时解体所有反应出来的不好的执著心,事已至此,只有吸取教训,放下所有执著,从现在开始做好一切该做的,才是正事。

也通过这次的事情,我再一次深切体会到了大法修炼的严肃性。作为大法弟子,尤其是在这正法最后的关键阶段,我们对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严肃对待,一定不能放松自己的思想脱离大法,那样的话后果很可能是非常严重的。这次在师父的费心呵护下,我也仅仅是摔了这样一个跟头;但如果自己继续放松下去,乃至还有下一次的话,那真是无法预计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今天我写出这篇文章来,也是要从根本上曝光解体自身不好的执著与物质,让自己好好长长记性,不要再象以前那样得过且过不长记性。希望所有认识到自己不精進的同修们,一定要对自己、对众生负责,一定不要在最后的最后给自己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