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清理恶党书刊与工作用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发现一种不容忽视的现象,大陆一些公务员中的大法弟子,一边在精進的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同时,办公室的书架上还摆放着大量中共恶党的书籍、刊物、报纸,还收藏有中共恶党的纪念邮票、镀金纪念品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邪灵得以存在、存活的载体。保存这些东西,等于帮助邪恶加持其在世间的能量。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这些学员的借口是,干常人的工作中还需要这些书刊,有些是必备的工具书,还要参考、引用里面的数据和观点。销毁这些东西,怕影响常人工作的开展。有的大法弟子也能意识到这不符合正法的要求,主动清理之后,又留下一些自以为“必备”的,不肯全部、彻底、干净地予以销毁,自我开脱的理由还是:工作中不可或缺。

大法弟子啊,我们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没有:师父正法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大法弟子修炼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旧势力利用共产邪灵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世人得救,干扰师父正法,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就应该一点也不留地清除邪恶,不能以各种借口给邪恶以存留的空间。可是,我们保存那些东西,与我们要走向的目标和肩负的使命是背道而驰的。如果我们继续保留,那些带有邪恶因素的东西就会干扰我们修炼、也阻碍世人得救。

中共书刊里的数据,是中共捏造的,用来骗人的,它的观点是邪恶的,用来害人的,如果为了应付常人的工作而引用,既是自我污染,又是替其做宣传,替其放大能量。如果觉得毁了可惜而送人,就会危害他人。如果既不用又不送人,而搁置在那里,仍然在污染宇宙。大法弟子不能做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事情。

我也曾经保留过不少那样的书刊。当我意识到错误之后,开始全面、彻底清理。工作中需要怎么办?我不再想:工作中需要。大法弟子的工作中已经不再需要那些东西了!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就是为清除这些邪恶的东西而来的!如果单位的领导要我起草文件、材料,歌功颂德,我不使用恶党的话语系统和词汇,我以大法为指导,以大法弟子的正念,再造纯正的话语。同事还夸我文风好。有一个明白真相后,作了三退的文艺工作者写稿很为难,没写一个“党”字,怕他们领导审稿时通不过。我鼓励她:你不能想通不过,你要想能通过,就一定能通过。由于她听我的话了,结果每次都通过。她说:还真神了!试想,一个明白真相的常人都能正念除恶,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事实上,目前许多常人都讨厌共产邪党那套话语系统,喜欢看大法弟子充满正念的亮丽清新的文字。

至于说还在保留带有邪恶因素纪念品的学员,那是根本的执着还没放下,或是法理不清。那些所谓的“贵重纪念品”,也不能作为与常人交往时礼尚往来的赠品,那上面都带着邪气和黑气,谁拿家去谁倒霉。即使是为日后讲真相做铺垫,也不能利用那些东西。正一切不正的,就不能因为那个载体的贵重而让步、而打折扣。大法弟子应该明白:当我们感到常人的什么东西贵重时,执着心就起来了。我们真正应该珍惜的,是救度我们的大法和这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

个人所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