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发神韵光盘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七年秋季,我从监狱出来,精神非常不好,找不到同修,找不到法。就在这时,我得到了一盘神韵光盘,打开一看,激动不已,《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这首歌感动的我看多少遍哭多少遍,我感到我们做的历史都记录下来了,我们的苦都不会付之东流,至今我想起那个光盘对我的震撼仍然是很激动的。我感到神韵中法的力量太强了,太珍贵了,从此我迅速的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二零零八年神韵光盘刚出来,我一夜就刻出五十盘,先寄到家乡,让那里的同修早日看到。紧接着我边刻边发。我觉得这光盘这么好,一定要送到有缘人手里,而且得让他们高兴接受。那个时期我发光盘基本上是兜里装上几盘、十几盘,一下子发完,发的对象大部份是摊位的年轻人,根据他们的年龄、职业和经济状况,一发一个准,基本上都能接受。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害怕,做的挺成功,如寄几十盘神韵,那两年我都是走邮局,对方都很快收到了。这是因为我没有想太多,师父和神都帮我做了,所以很平安。

这两年邪恶加紧对我的迫害,我的居住地点也在不断变换着,但就发神韵光盘这一项,我仍然是面对面给,不过我比以前更智慧了。比如买菜时,与对方聊天儿,在聊的过程中就与对方拉近了距离,也了解到对方家是否能看光盘,临走时把包好的光盘送给他,有时我会说:“送给一个大圆宝,看吧,好着哪。”对方都会说“谢谢”。没有看光盘条件的人我不给。

出门在路上,一般早晨遇到学生上学,我也是主动攀谈,同对方走一段路,问问在哪上学啊?几年级了?有什么爱好?谈得让对方感到我对他很关心,使他对我很信任,分手时再送他光盘,他很容易接受,有时他问:“什么内容?”我说:“你看去吧,好着哪,我这个老阿姨还会伤害你吗?”他都会说“谢谢”。

我经常坐车,上车后若没座,有些年轻人会给我让座,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和给我让座的人聊天,谢谢他,夸奖他,问他在哪下车,干什么去,分手时送他光盘,对方都很高兴。有时他不好意思,我就多说两句:“你别不好意思,这作为你给我让座的感谢,一个小小的礼物。”

在车上,有时旁边有一位乘客,我就主动与其聊,聊来聊去熟了,要分手就把光盘顺利的送出去了。有一次旁边坐了一位比我年轻得多的一个妇女,我关心的问她:“工作挺累的吧,看你疲劳的快睡着了,别过了站。”她说:“唉!哪里是呀……”接着说起与儿子媳妇的矛盾,我说:“你今天可找对人了,你有什么委屈怨恨都倒出来吧,我有两个儿子,两个媳妇,比你年龄大,比你经历多,我给你排解排解。”她含着泪诉说了自己的痛苦。我用人能接受的法理向她揭示社会道德下滑时,讲到人不治天治。她说:“一个法轮功也给我讲过类似的话,可惜找不到她了。”我说:“太巧了,我有一个法轮功的朋友送了我一个光盘,好着呢,我送给你。”她说:“那你?”“我再找她要。”她那个高兴,握着我的手直说:“谢谢!谢谢!”

还有一次,我旁边坐的是一位年轻妇女,我就给她聊孩子的事,她挺上心,教孩子学武术呢,我更夸奖她有脑子,武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留下来的,又讲现在社会这么坏,我这里有一个国外华人精英演的节目。她一听很高兴接受,给我留了电话,还要我的电话。我说:“我一定会给你打过去的,到时你就知道了。”

由于我有这颗救度众生的心,师父总是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一次上来两个年轻人,坐在我的旁边和前边,我听她们俩说话对领导不满,我插了一句“现在的领导有几个不想自己的”,于是就加入她们,知道她们的职业,说话有共同语言了,再一问原来是校友,这下讲话更方便了,所以我送她们每人一个光盘非常顺手。

还有一次,一位学生模样的女孩向前挤,说要到医院下车,我说:“上医院去?”她说:“不是,是到某个学院。”我说:“学什么的?”“表演。”我说:“唉呀!我这里有一个盘,里面都是国外华人精英表演的节目,送给你。”她接着盘就下车了说:“谢谢!”

我总在想着周围的人谁是有缘人,有一对老夫妇在车上聊,我没有加入他们的话题,但是从他们聊的内容,我知道他们是要救的众生,于是我在临下车前一分钟,把盘送到老妇人怀里:“大姐,你看到这盘一定会高兴。”她只看到我的身影就说:“谢谢!”

还有,售票员与司机聊天,我听到了,下车之前我送一个光盘给站在我身边的一位姑娘,售票员看见了,当我下车路过门口时,又巧妙地把一张盘放到她放废票的地方,我怕她不知道,下车后又回头看她一眼,她会心的向我笑了笑,暗示:“我把盘拿了。”有时售票员看到我给别人光盘,认真的看光盘的画面,我就大大方方的送给她一张,有时给她两张说:“顺便给司机一张。”她们都很高兴接受。

有时在车上会遇到家长接小学生,这时发盘必须要送到家长手里,有一次一个家长谈她的孩子的画画的怎么怎么好,我就借着这个题引申最后送盘说:“让你孩子看看这个盘画面,会对她有帮助的。”家长说:“谢谢奶奶吧!”有几次我都把盘发给年幼孩子的家长,根据当时的情况说几句看这个盘对孩子的教育有帮助,她们都愿意要。有一次一个女孩在车上哭闹,我要下车了,走到她旁边说:“小朋友是不是坐车累了,想快点回家。”那孩子点点头,我说:“你不要哭了,车开得这么快,一会就到家了,送你一个礼物。里面有一个小女孩和你一样大,你回家看一看,可好了。”妈妈说:“谢谢奶奶。”那小女孩也不闹了。

总之,我发光盘之前是主动先和对方说话,有时要聊一段时间,到真发时都能很顺利的发出去。有两次对方还确认我发的是法轮功的光盘,他们很高兴的要了。

如果对方不要或坚持不要,我绝不给。我发光盘一般选在快要分离的时刻,这样对方拿到光盘即使有歹意,也不给他造业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