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亲身经历曝光甘肃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零四年正月二十六,县公安局伙同610,还有市公安局的一伙二十多人非法抄了我的家,并且把家里的电脑、激光打印机、扫描仪都抢走了,并且把我和也修炼大法的丈夫一起绑架到公安局。经历了一天两夜的所谓审讯之后,又把我夫妻俩投入看守所迫害,丈夫后来被非法判刑三年,而且原单位还非法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以致丈夫由原来公司的技术骨干一落成为无业人员,至今都没有任何补偿。我被中共非法劳教十五个月,在甘肃省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在甘肃省女子劳教所里,我见证了中共光鲜外表下丑恶卑鄙勾当。甘肃女子劳教所是新建的,外表看是新建的高楼,外面院子里是鲜花和绿树,但在里面却发生着鲜为人知的罪恶。

事例1:

有一位兰州的大法弟子叫杜兰萍,不到五十岁。刚被送来时,她非常坚定,每次我看见她时,都能感受到她眉宇间的一股正气。不久,我发现她见面都不敢看人,有时在草坪上活动时,她总是迷惘无助的看着天空。我明白,她肯定是被邪恶使用手段“转化”了。大法弟子再苦再累都会以苦为乐,而失去心中的信仰,背弃自己的信念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而邪党最专长的就是千方百计的让你做出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让你心如死灰,让你生不如死。听说杜兰萍是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而非法劳教两年。

事例2:

有一位陇西某医院的护士叫刘小莉,三十几岁,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从被送进劳教所就被恶警指使的劳教人员百般刁难,每天白天跟着干活,晚上站在监道里到天亮。因为她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所以不背监规,更不写所谓的“三书”。我都记不清她站了有多长时间,反正听人说常常站着站着头就碰到对面的墙上。后来,感觉到她神经都不太正常了。

因刘小莉不向邪恶妥协,恶警就指使她的包夹欺负她,干活时打骂不断,我亲眼看见包夹拿筷把子在她头上打。有好心人悄悄告诉我,刘小莉被包夹带到水房拔睫毛,洗澡时,看见刘小莉身上到处青紫。一天中午在食堂打饭时,听见人声大作,原来刘小莉跑了。从食堂出来往劳教所的大门中间还要经过一道铁门,可怜的她精神已承受到了极限才做出这样的举动。被抓回后,她被暴打一顿,加刑三个月,关禁闭半个月。听说她被双臂分开吊铐在铁床架子上,只有上厕所才放下来,放下来时,我们经常听到刘小莉痛苦的叫声,使所有的大法弟子心如刀绞。禁闭解除后,在食堂我看见刘小莉两手肿的象馒头,笨拙的端着碗,手腕上仍有手铐弄伤的伤痕。

事例3:

大法弟子周华芳,甘肃省庆阳市长庆油田的家属,六十岁左右。我看到她时她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一句话都不说。听说在甘肃第二劳教所时,她被迫害到不穿衣服、大便都吃的地步。就这样一个几乎没有意识的人,包夹还要每周替她写思想汇报。有一次劳教所里耍什么花招,搬来了摄像机,包夹她的人上台念了一篇污蔑大法的思想汇报,然后把周华芳拉上台,让她说这是她写的东西是她的思想汇报。周华芳不配合,招来台下一片哗然,她们连忙把她拉下了台。

我从黑窝中离开时,周华芳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所谓到期了。可是我回家后过了两年,竟然在明慧网上看到了周华芳好象当时没有按期回家,而是又被劫持到什么地方。后来回到家,由于家人惧怕邪党的淫威,拒绝大法弟子去看望她,从劳教所出来又进入了另一种形式的牢笼,所以周华芳不久就被邪恶以病业形式迫害致死了。

事例4:

庆阳市宁县大法弟子吕银霞,幼儿园教师,三十来岁,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这是她第二次被绑架进黑窝,听说第一次她母女俩都在甘肃省第二劳教所遭受迫害。吕银霞一直属于没有被邪恶所谓转化的,她走的前一个月,劳教所就加紧马力不分昼夜的迫害她就范,被安排特别邪的犯人一拨换一拨,吕银霞就是没能让邪恶得逞。出所时,听说被当地六一零接走了。后来,恶警说吕银霞被邪党又非法判刑了,具体情况不详。

事例5:

临夏自治州的大法弟子陶芳,五十来岁。陶芳的丈夫是临夏检察院工作人员,当时陶芳被迫害前,检察院给她丈夫加压要他妻子不再炼法轮功,她被丈夫打得死去活来都没有答应放弃信仰,最后被邪党诬判三年劳教。在女子劳教所我见她时,她手腕上仍然有清晰可见的伤痕,这也是她在第二劳教所所遭受的酷刑迫害的见证。

事例6:

大法弟子李玉英,四十来岁,听说是新疆送过来的。她也始终没有向邪恶妥协,出所后,听说也被邪恶非法判刑,不知详情。

我能回忆起来的这个中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庆阳市西峰的大法弟子石喜琴,六十来岁,听说血压一直不正常,有时候都很危险,但劳教所里仍然关押不放;还有一位我忘记是哪个县的六十岁的老太太,听说不识字,因坚持信仰大法就被抓进来了。另一个中队也关着十来个大法弟子,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劳教所里的奴工劳动和不符合标准的劳工产品

劳教所里给犯人每人每月只给六元钱的零花钱,而在劳动强度和时间上和却十分的狠。

1、做帽子:

劳教所承接了给商人做回民的白帽子,曾经有个因吸毒进来的叫强宝宝的劳教人员实在受不了超负荷的劳动和其他犯人的欺凌,将一把剪线头的小剪刀都吞下肚子里了,结果是给家人增加了一笔经济支出,也遭到了加期三个月的“惩罚”。

2、拣筷子:

人们平时在饭馆里用的出生筷子上面注着“高温消毒”都是假的。劳教所里包揽的活就有拣筷子这项活。筷子拉来的时候都是特别大的车,拉来后劳教所就再也不会有轻松日子,一大袋一大袋的筷子分配给每个人,一把把的筷子分散在桌子上、地上,踩在脚下更是常事。把筷子从表面的光洁程度上分类后每双装进一个小塑料袋里,就是那种上面写着“已消毒”字样的袋子,然后捆把,最后装进大袋子,之后就是进入了千万个餐馆。另外,我们在拣筷子时,能闻到筷子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听说是为了让筷子的颜色好看而在化学液体里浸泡的,这种残留的东西不仅对拣筷子的人有人体伤害,而且对餐桌上的人也难免其害。

3、剥大蒜:

剥大蒜也是劳教所为创经济效益揽的活计。大蒜拉来后,每人分上两袋子,然后各自把自己的洗脸盆、洗脚盆都拿出来,把大蒜倒在地上用脚踩一踩,用水把大蒜泡在盆子里,过一会儿再开始剥皮。大蒜的辛味常常把手指都腐蚀烂了,但是再疼痛,完不成任务它们就不会让你睡觉,所以有时别人都睡觉了,完不成任务的人还在剥蒜,包括老年大法弟子。被泡了水剥了皮的大蒜,被源源不断的送往各大超市,且不说不新鲜,单就卫生问题也是不堪一提。

4、剥大豆:

现在的人讲究吃绿色食品,大豆在成熟之前将皮剥落就是一道桌上的美味。成袋成袋的大豆拉进劳教所,可怜的劳教人员吃饭限几分钟、上厕所都是跑着的。剥大豆的方式是用嘴把豆荚中间一咬,手从豆荚两头一扳,豆子就从豆荚中出来了,大豆同时从剥大豆的人嘴里吐出来也是常事。所以在超市卖的大豆谁能保证不带什么病毒呢?

5、粘纸盒子:

中秋前夕,劳教所接了一批粘月饼盒子的活。粘盒子的胶气味非常大,人干一会儿活就会感觉到头晕,手的颜色就变成紫色,上卫生间时从水房镜子里可很明显的看到整个脸都是紫色的。这种对人体明显有伤害的活劳教所却从来不拒绝,只要能赚钱。

劳教所里主要参与迫害者有马大队长、中队长马英、队长石磊、管理科长念学芬、大队长敬雪锋等。

在我身上经历的和我所见到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仅仅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无数个案例的冰山一角,相信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进和天象人间的巨大变化,中共邪教对法轮佛法和善良的大法弟子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终将会大白于天下,中共偿还血债的日子指日可待,宇宙的天理和人间的法律也绝不会允许中共无度迫害佛法和善良的修炼人。只是希望跟随中共作恶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善待大法,才能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