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女子劳教所有七个大队。二大队大队长刘莲英采取电棍电刑反复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三大队队长申明莲、刘英、姜丽君,利用“死人床”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各个大队都用超强、超时的奴役劳动赚取钱财。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目前,劳教所规模逐渐在缩小,一、六、七三个大队纷纷解体,现在只剩下二、三、四、五四个大队了。

二大队大队长刘莲英残酷电击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是刘莲英,是这里的十大恶人之一。刘莲英对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采取车轮战的方式威胁、逼迫“转化”,就是用电棍电刑反复折磨。


酷刑演示:电击

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张艳珠,刘莲英就专门找她敏感的地方,如腋窝、肘弯、脖子、大腿内侧等等地方电击,当时张艳珠就被电起大泡。张艳珠不写“五书”,恶警继续电,直到违心抄写了为止。张艳珠写了后,十分痛苦,嚎啕大哭嘴里说“怎么硬逼迫人转化?”整个楼内都能听见。不久,张艳珠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强制洗脑作废,可是交给谁都不收,一直到张艳珠离开劳教所时,把声明放在床上。

法轮功学员李犹,三十多岁,未婚。去年八月份,刚到刘莲英就逼迫“转化”,刘莲英从晚上就开始用电棍电她,一直到次日凌晨三点。李犹的后腰和肚子一圈都被电起大泡,然后,又被关进小号,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连整个楼内粪便气味都很大。法轮功学员张艳珠找到姓任的队长反映情况。后来才允许李犹正常洗漱、上厕所。

法轮功学员景凤云,五十八岁,在监狱被迫害三年,刚刚从魔窟走出来,又入虎口。刚来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进入楼梯口,刘莲英一脚一脚的踹景凤云。景凤云义正辞严告诉她:这样做,对你不好。景凤云始终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参加奴役劳动,提前半年回家。

法轮功学员韩春艳始终不配合恶警的要求,不参加奴役劳动,绝食反迫害,被警察按在地上,用把馒头掰成的碎渣,调和后,插粗管灌食,每次拔下管子,都带鲜红的血。

法轮功学员张丽,舒兰市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硬是被中共邪党绑架到劳教所。她从来不说一句话。一天,丁彩红(二大队副队长)拽张丽的头发,又搧耳光,让张丽去照相。结果设备坏了,没有照成。

张艳珠总是维护着法轮功学员,有什么事情尽量一人担着,经常遭到刘莲英的谩骂,有一次刘莲英动手打张艳珠的头,要给张艳珠加期迫害,也不让她干原来的活了。

二大队恶警还用奴役劳动的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吃完早饭就开始干活,下午干,晚饭后还得接着干,一般干到八——九点,甚至达到十一点。主要粘小鸟、蝴蝶、糊酒盒子(长春陈道明的)、挑装牙签、宝莱汽车广告等等,这些活都是警察自己兜揽的,所得利润大多进了自己的腰包,为此不顾法轮功学员身体如何,一味要求加快速度、延长工时。

每逢遇到刘莲英和张警察值班,就看得特别紧,加班时间越长。一次,李顺姬身体不舒服,趴桌子一会,被刘莲英发现,过去照头就打。有时为了赶上工期,每天干活时间一再加长,甚至节日、假日也不放过。

刘莲英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遭到报应,得了什么病不清楚,但是每天刘莲英都自己给自己打针。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给她讲真相,刘莲英恶行稍稍有所收敛。

三大队“死人床”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三大队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很严重的地方。队长申明莲、刘英、姜丽君。进入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在“死人床”上逼迫“转化”,谁做严正声明了,也被绑死人床上迫害,不能入厕、不能洗漱,甚至不能自己吃饭。李犹的母亲就受过此刑。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三大队兜揽了有缝纫的活,要忙起来,没黑天白日的干,更谈不上节假日了。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从延边被劫持来的。从警车下来,就躺在劳教所的院子里不起来,穿的拖鞋被拉扯掉,就是不配合邪恶,不停高呼“法轮大法好”,惊天动地,整个劳教所的人都听见了,纷纷趴窗户向外看。恶警干没招,不敢收留,怕影响一大批。就这样,此法轮功学员坐上送她来的车回家了。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规模逐渐在缩小

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经常用正念抵制劳教所的迫害,劳教所规模逐渐在缩小,一、六、七三个大队纷纷解体,现在只剩下二、三、四、五四个大队了,里面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足五十人,近期还有很多人将陆续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