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厅长焚毁回忆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姨父八十一岁了,退职前曾任副厅级干部。他从一个不识字的农家娃升到副厅长的位置,觉的很不容易,很不错了。所以,在前年,他动了一个念头,想动笔把自己一生的主要经历和功绩写出来,给亲友和后人留点东西。

于是,我姨父就开始回首往事,伏案秉笔,写呀写,不到一个月就写了几十页,自我感觉良好,越写越兴奋。回忆录还没写完,就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都是处级以上的老干部)欣赏欣赏,分享分享。谁知,他们的反应大大出乎姨父的意料。他们不但没对我姨父的文笔有片言赞赏,反而大泼冷水。

老友王某某说道:共产党如今无官不贪,官匪一家,民怨沸腾,臭名昭著到这种程度,明眼人都想跟它撇清干系,你还白纸黑字的为它唱颂歌,还把自己扯进去,我以为,这决非是明智之举。姨父听了一怔。

老友赵某云:老弟呀,自古曰“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现在,共产党把人心都丢光了,谁提谁骂。它倒台只是早晚的事。它就是暂时不倒台,你跟着它干的那些所谓“功绩”也没人在乎,共产党一旦倒台,必然要遭到清算,到那时候,你自己记述的那些“功绩”那可都是确凿的一件件罪证啊!听老哥一句劝,你那回忆录别写了。闲来无事,到街上散散步,也比关起门来自己给自己罗列罪证强。我姨父听着,额头直冒汗。但仔细想来,说的也都是逆耳的忠言,点头表示:老兄所言不差,容我三思。

我姨父被两位老朋友的凉水,泼的头脑稍觉清醒。他又来到老友刘某家,刘某是个正厅级离休干部,被公认思维敏捷,见解独到。他听了我姨父的叙述后,转身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书名为《九评共产党》。把此书递给我姨父,说:“老伙计,这本书虽然不厚,可谓旷世奇作,句句经典,我看了之后,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老王、老赵说的都言之有理。你的回忆录是继续写下去,还是就此搁笔,你把这本书从头至尾好好看一遍,再做定夺如何?”我姨父接过《九评》,连说“行,行。我回去好好看看。”

我姨父把《九评》带回家,吃罢晚饭,饭碗一推,饭后百步也不走了,电视也不看了,开始秉烛展卷,凝神拜读。神情由惊奇到震撼,到后怕,原来共产党是这么个骗人害人的邪东西,原来自己跟着共产党干的那些事都是在犯罪,斗地主是犯罪,打右派是犯罪,参与的一次次整人运动都是在犯罪呀。眼前的阴霾被书中的真相一层层的扫尽,最后只觉前面一片光明。再想想自己刚刚起草的回忆录,真是汗颜,羞愧,无地自容。他不再犹豫,把自己曾视为佳作的几十页底稿一火焚之。然后,轻轻松松的出门,找几位老友分享体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