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与轩在广西黎塘监狱病重 妻子要求保外就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按:广西省百色市法轮功学员黄与轩于二零零八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已被黎塘监狱关押了三年多,目前身患重病。黄与轩的妻子要求监狱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被无理拒绝。以下是黄与轩的妻子的叙述:

黄与轩现年三十五岁,现被非法关押在黎塘监狱。由于黄与轩未入狱时身体健康,开摩的正常地赚钱养家,做家务不落人后,家里的粗活重活一人包下来了,是我们家的主心骨。但在黎塘监狱从二零一零年七月起到八月都在医院留医。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我在探望丈夫时,我吓了一跳,这是他吗?他坐在轮椅上全身无力,连拿电话都没有力气,挣扎在死亡的边缘。还有两个狱医拿着急救箱站在他的身后。这更加让我感到要失去我丈夫的恐惧。只说了短短的几分钟,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了。我作为他的妻子与家人是怎样的心情呢?

在病情加重的情况下,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黄与轩被转送南宁市广西监狱总医院(茅桥医院),我们接到通知后,立即赶往茅桥医院,经领导批准见到了我丈夫黄与轩,当时的情景真是催人泪下呀!我丈夫原来是好好的,现在连接见时自己都无法下楼,要我们上茅桥医院六楼才能见到他,而且他是坐着轮椅的,根本没办法走路。

我们从茅桥医院回广西百色后,我们全家人觉得他为什么会病成这样子呢?为什么病到这么严重才转院呢?我作为黄与轩的妻子要问一下执法领导,这是为什么?在悲伤的情况下,作为家人再次于十月十二日从广西百色市南下到茅桥医院看望我的丈夫黄与轩,见到我丈夫同样坐着轮椅被人扶下一楼,说话很吃力,上气不接下气。没说几句话,他就说了不应说的话了,意思叫我们有心理准备做好他的后事工作等,当时我的心都碎了,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在这难熬的日子里,我们作为黄与轩的亲人数次赴广西南宁探望他。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又奔往广西南宁市茅桥医院去了,可惜没有见到黄与轩,医生说昨天(二十一日)已回黎塘监狱了。我没有如愿见到他。

在上述的情况下,我作为他的妻子不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在监狱里受到这样的病魔的折磨。为此写了份报告给黎塘监狱领导们,要求按政策、法律、法规与监狱法有关规定,对真正有疾病的在监狱医院医治无效的,由家庭与本人提出离监保外就医!我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向黎塘监狱领导(监狱长、教育科、执行科)递交了申请给予黄与轩保外就医的报告。监狱领导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作了批示,不给予批准保外就医的结果。

我作为黄与轩的妻子,一想到丈夫在监狱里饱受病痛的折磨,我却无法在身边陪伴,甚感悲痛。因此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又踏上向东而行的列车,于二十七日早上抵达了我的终点站黎塘。下车即赶往监狱,通过监狱领导批准,允许后见到了我的丈夫黄与轩,他还是数月前的老样子,必须要有人扶住才能勉强走,病情与在茅桥医院时无区别,看着他也会离我们远去,我的心都碎了!

为此,作为妻子的我要求有关及部门重新重视对黄与轩病情调查核实,批准黄与轩保外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