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八旬老年同修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个世纪的一九九七年上半年,我老伴得了癌症,患病期间有一次看到电视里播放的是东北一个地方很多人在炼动功,就打听是啥功,我老伴第二天看看有没有重播,也没看到,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也没打听出来。

又有一天我们俩在公园看到有一群人在打坐炼功,想问问他们是啥功,但看他们闭着眼,也没打扰,过了年,我老伴去世,我的心情不好。老了老了,又赶上拆迁房子,我住了几十年的房子,说拆就给拆了,每天生气,整天哭。我得了白内障,每天点眼药,要想好,得动手术。那时候孩子们都已成家,我不愿跟着他们,就租了一间房,每天早上起来锻炼。

在我住的附近的广场上,我看到了跟我老伴在公园里看到的一样的功法,很多人在打坐炼功,我赶忙上前问是啥功?他们很热情介绍是法轮功,我说我老伴去世前就想找这个功,那个人就给我讲法轮功的好处,叫我也来炼功,而且不收钱。当时我就开始炼了,刚开始我是抱着随了老伴的心愿走入大法中的。

炼了几天,我感觉我的眼睛不象以前那么浑了,身体也有力了,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眼病好了,真是神奇呀!我就坚持天天炼功。一九九八年开始洪法,我觉得这么好的功法都叫人知道,不能后悔。我骑着车跟着年轻人,到处洪法,还到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我跟我的女儿说:我这辈子真有福,我算是碰到了这么好的功法了。我女儿也说:那你就好好修吧,多看书,跟着师父回家。

有一天刚炼完功,我儿媳妇坐月子,我到她家,当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我看看两边没车,我就往前走。刚走到马路中间时,过来了一辆机动三轮车,车速很快,以至于我都没看见,一下子把我挂倒了。当时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头不要着地,而后短时的没知觉了,一会醒来看到那个司机喊着我“大娘,大娘”,我慢慢睁开眼,他把我扶起来。那个司机一个劲的道歉,我说:你先把我的大法书给我拾起来,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我不会讹你的。那个司机忙说谢谢了。我说:那你就谢俺师父吧,是俺师父叫我这样做的。

一九九九年江××污蔑大法,还不叫我们炼功,炼功就抓。我女儿去北京上访要求还法轮功公道,被关到了看守所,出来没几天又被绑架了,说是买复印机印资料了,这样反反复复关了几次,女婿也跟我女儿离了婚,我心里很难受,我不明白我们炼功有啥错,但看到我女儿很坚定,反过来劝我要坚信大法,我就心里暗暗发誓:到啥时候我都要坚修大法。

二零零三年初,离我市二十多公里有一个资料点,需要每星期六去拿资料、《明慧周刊》,我就每星期去一趟,整包整包的资料往家带,带回来后她们就往同修家送。有一次带回来了一大包,大概有二千多份资料,还有光碟。晚上女儿还有一个同修来我家,她们说你一个将近七十岁的老太太包这么沉,你怎么拿回来的,我们年轻人都不一定掂动。我笑了笑说,我是大法弟子,这一点还能难过我,再说有师父帮助,还害怕拿不回来。我们几个放声大笑。

晚上我和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发资料,学法小组都是我们附近的同修,发资料以我们附近为中心点,向四周扩散,首先,去之前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然后,我们几个年龄比较大的同修在楼下掂着资料,发正念,加持她们,四、五个年轻的同修一人一个门栋,从上到下散发资料,人下来了,资料也发完了,一栋楼最多三分钟就散完了。

有一天发资料,五百份资料发完了,但还有几家没有发,资料没有了,我就回家再拿点,因为太晚了,我就没拉灯,当我走到屋里时,我的两眼角有一道亮光,明光明光的,照射到屋内,屋内很亮,屋内有一个凳子,我绕过去,拿了几份资料,把没有得到资料的几家发了,我给几个同修说了刚才的神奇,我们都哭了,她们很高兴,也坚定了他们修炼的心。

我家的亲戚多,我就给我家的亲戚讲真相,我到我弟弟家,我弟弟,弟媳妇,侄、侄媳妇,还有我妹妹家,给他们讲三退。天灭共产党,宣过誓的都是它的一份子,它的陪葬品,退出邪党组织就能保平安。他们看到我的身体也好,都相信大法,也退出来了。我弟媳说你这么大岁数了,在家炼,别出去说。我知道他们这是担心我,我说要不是我修炼大法,早死了,人得讲个良心,给一点好处,还一辈子不忘哩,何况是命,我不能自私,我也得多救人。

本地有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极其邪恶卑鄙。将近八十岁的我现在每天骑自行车去劳教所发正念,来回一个多小时,已坚持了三年多了,风雨无阻,看到我的人都说我象个四十岁的年轻人。我给他们说这是大法给我的好身体,我要听师父的话,正法不结束,发正念不停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