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遮不住真理之光(图)

蒙城纪念“四·二五”十二周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肖妍蒙特利尔报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经过一周阴雨连绵的加拿大蒙特利尔终于迎来了明媚的春光,恰逢复活节,来唐人街购物的人们熙熙攘攘,下午四点,历经十二年反迫害法轮功学员再一次在唐人街举行集会,纪念“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二周年。

'集会前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在炼功'高精度图片
集会前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在炼功

'陈桂芝女士讲述自己参加“四·二五”上访的过程并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高精度图片
陈桂芝女士讲述自己参加“四·二五”上访的过程并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高精度图片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高精度图片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高精度图片
人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

集会前,一个小时的炼功场面吸引了许多人观看、拍照,有的路人特意手持法轮功简介,以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面为背景拍照,有的直接找学员学功法动作,更多的人们围着学员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集会中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发言,有的讲述自己亲身参与“四·二五”上访的过程,还有通过“四·二五”事件才知道法轮功,从而走入修炼的。

回忆“四·二五” 见证中共迫害法轮功

当年家住北京的陈桂芝女士讲述了她参加“四·二五”上访的过程。

她说:我是“四·二五”的参加者,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整整十二年了。我为什么要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呢?因为我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是炼法轮功的受益者。九九年“四·二五”之前,在全国各地到处可见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在弘法。越来越多的人在加入,仅仅七年的时间,修炼的人就达到了一亿人之多,从而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社会也相对稳定,人与人之间更加和睦,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得法的人身心受益,其乐融融。然而,这样好的功法却遭到了当权者的恶嫉和暗算。早在一九九六年,中共公安部就以先定罪再调查的方式对法轮功罗织罪名,只是因为法轮功做得太正,中共没有抓到任何把柄。

我当时住在北京,听说在天津有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天津公安人员说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我就与几个同修决定一起去信访办上访。清晨不到六点,我们到达了中南海,已经有好多的人在等候了,也有许多外地的是连夜赶到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让国家领导人了解真实情况,静静地等候接受信访,顾不上吃喝。北京的学员把自己带的午饭送给他们做早餐。上访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说人群已经过了北海公园。人们静静地,诚心实意地在等待着,等待着国家领导人与法轮功代表谈判的结果。队伍非常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交头接耳,更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安静、祥和地等待。在马路的中间每隔不远的都站着一名或多名警察,还有来回走动的、持有真枪实弹的军人。就这样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传来了消息,总理与代表谈判达成协议,同意将商讨我们提出的条件。人们有序地离去,万人以上的队伍散开时,没有任何混乱拥挤的现象,人们离去后的现场依然保持着以往的清洁,地面没有烟头,没有纸屑,没有塑料等杂物。充份体现了大法弟子高尚的境界,也维护了大法的尊严。

然而,这样一个和平的呼吁却被中共作为打压的借口。九九年七月,当局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十二年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及其学员施加了疯狂、残酷、灭绝人性的迫害,非法乱抓,随意判刑、劳教,打死三千四百多人,致残无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他们所干的坏事是集古今中外都罕见的。

我也是被迫害的一员,我两次被劳教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二年到时二零零四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二年;第二次是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我在北京再次被非法绑架,多次挨打,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四·二五”让我第一次了解法轮功

现在蒙特利尔市一家跨国公司工作的洪先生,就是通过“四·二五”事件才了解法轮功,从而走入修炼的。他在发言中说:“我当时在新加坡工作。因为新加坡有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华人,因此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事件在新加坡也会有较大的反响。‘四·二五’事件发生后,在新加坡媒体上的报导基本上都是转载了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

洪先生是在餐厅吃饭时听到同事之间都在议论这件事。他说:“我当时的直接反应就是不愿苟同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因为在八九年‘六四’ 北京发生中共屠杀学生的事件时,我就在北京,我清清楚楚看到了中共的媒体是怎么骗人的。”

洪先生从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事那儿了解法轮功,洪先生说:“当时他是如何给我解释‘四·二五’事件的,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原原本本地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是什么。我一听,法轮功这么好啊,那我也要试一试。就这样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真相在人们心中

大约下午六点,集会快结束时,来了一个女孩,在大法弘传世界的图片前认真地看了很久,非常感兴趣,非常想知道更多的细节。经过交谈得知,她是一位越南籍的蒙特利尔大学历史系东亚研究中心的学生 ,她的老师经常给他们讲法轮功的情况,这是他们的一个主要研究课题,她想帮助老师收集更多的法轮功资料。据她介绍,她的老师会说中文,对法轮功问题有非常深的研究,对法轮功问题的看法非常正面,不象中共宣传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