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我就坚定的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以前我浑身是病,如:肾炎、关节炎、心脏病、耳聋等,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有病乱投医,听说气功能治病,又学了几种气功,自己的病虽没好却能给人治病了。一九九四年,我丈夫拿家一本《法轮功》(修订本),与我擦肩而过。到了一九九六年,有人找我炼法轮功,我就问他们:“法轮功我能不能学?”他们说:“法轮功师父才是你真正的师父”。从此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学法

刚开始学师父的教功录像,就感觉手心脚心象抽筋那样痛,这样三天过去后,感觉很舒服。后来学了师父的讲法,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感觉这才是我要找的。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我所有的病不翼而飞,我逢人便讲大法的神奇。

于是街坊四邻都来学功,我家成了学法炼功点,我没上过学不识字,很着急,在一次梦中,看到墙上有一个大字“会”,醒来就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帮我学识字,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通读《转法轮》

我学法如饥似渴,把时间安排的非常有序,晚上学法,早上炼功。白天干活。有时早上临下地干活前再学会儿法,丈夫就说我,我就委屈的落泪,是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来,这部高德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我有幸得到他就应该好好学,好好珍惜这样的机会。他说过我几次我也哭了几次,夜里过十二点了我还在学法。中午休息时也去看《转法轮》,有时困就想:“那不是我,你爱怎么困就怎么困,反正我不困。”一会儿就不困了。

我学法时特别入静,感觉周围什么都没有了,脑子就是学法,看字都是一层层的,有时看就是层层法轮。我只有一个念头,一定好好修,修成正果。

二、过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恶党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下,黑手烂鬼操纵着坏人,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我们乡恶党第一次绑架了二十名,我和丈夫也在其中,到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让我们跪下,用鞭子抽打,打完了还说:“知道为什么打你们吗?就是因为你们修炼了真、善、忍。”十五天后让我们回家时说:“别跟家人说挨打着,就说吃的好喝的好。”听了他们的邪恶谎言,更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被迫害后时隔不久,我突然大出血,连续一个月昏昏沉沉,有气无力的躺着,忽然一个声音提醒我,我猛的坐起就往厕所跑,当时流血不止,我没有怕。街坊四邻看到我脸色苍白的难看,就说快到医院看看,我说没事。我坚信师父能帮我闯过这一关,第二个月持续了二十天,第三个月持续了十五天。从此我感觉真是脱胎换骨的改变,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浑身充满了能量,上山时,身体象旋起来一样,轻飘飘的往山上走,干活不觉得累,从此我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信修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我还自己写法轮大法好,写真相材料去贴,让人们了解真相。

因我家条件不好,儿子上大学需要钱,就给一位银行职员当保姆看孩子。一次过马路时,刚躲过一辆大卡车,没有看到一辆红旗轿车飞快的向我驶来,等看到时,只听“卡”刹车声,当时我就想:“师父,请保护孩子,我没事。”车停下了,我和孩子摔倒了,回头看孩子,孩子坐在后车座的小筐里悬着,没倒,停在前后车轮中间,孩子安然无恙,我抱起孩子抚摸着说:“我们没事。”我只是感觉后背有点疼,我对司机说:“我们没事你走吧。”围观的群众不服气了,议论纷纷:“怎么不到医院给孩子看看,怎么不要点钱呢?”当时我想:“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能混同于常人。”这时我看到眼前一米多远有象擀面杖一样的东西,中间粗,两头细,金光闪闪的左右快速地穿梭着,有三至五分钟。

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是师父在帮我清理邪恶的东西,它们也是取命来的,师父为我承受了许多,我万分感谢师父。同时也在找自己,我还有什么心没去造成魔的干扰,昨天,女儿和我生气,不辞而别,心里惦记着,儿女情放不下,我明白没有这个心就不会有这个难。在出事的一瞬间就想到了:“当时就让师父保护孩子,我没事,把儿女情放下了。平时我有什么心去什么心,不断修正自己。”这时孩子的母亲也来了,说:“怎么把司机放走了,也不要点钱?”我说:“给你二十万也不如孩子好好的。”孩子的母亲醒悟了(因我经常给她讲真相),看到孩子气色很好,又要吃的,就放心了。

回家后,我一摸后背脊椎骨处支起二至三公分高,小腹胀的不排气,我对师父说:“师父请放心,我一定走好这一关。”我用布把腰缠起来,学法炼功,师父的几本新经文我都看了一遍,腰一天比一天舒服,腹部十天开始排气,腰部二十天就直了。我知道师父一直呵护着我,才使我闯过这一关。我更加精進学法炼功,向同修们讲我的经历,告诉她们一定坚定的修下去,向村里人讲我的故事,村干部也知道,见到我说:“法轮大法好”。

三、闯出魔窟

一次听同修说,有人讲真相都讲到派出所了。我想,怎么到派出所讲呢?时隔不久,警察忽然闯進我家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想正愁没机会给你们讲真相呢,来这就是给你们讲真相来的。我请师父和众正法神帮我加持,清理邪恶之场。当时看到很多正法神在我身边。我发着很强的正念,警察问,我不配合,就是给他们讲真相:“既然你们把我接来了,那我就把真实情况说说,我学法后身体的变化,精神的变化等等。”

我讲完后又想:“我讲完后不许你们再写了,再写就让你们头昏脑胀手哆嗦。”只见一个警察一只手揉脑门,一只手捂心口。另一警察写不下去了,把纸揉了。晚上,有几个年轻警察看着我:“大娘您坐这,大娘您喝点水。”他们对我很客气。我看他们可怜说:“你们年纪轻轻的干这个事,为这点工资,快别干了,江泽民等都被国际法庭起诉了,他们都不敢出国。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迫害好人是有罪的。”他们认真的听着,看着我笑。

一会儿,所长進来了,说:“嫂子,我保你”。我想:“你保不了我,是我师父在保我”。所长说:“要不是有人告,我才不管呢!嫂子你人缘多好,这么多人接你。”那天村干部和家里人来了很多,我向接我的人走去,听到后边有个人说:“她还没写保证呢。”我连头也没回心想“写什么保证”。

从那以后有好几年他们没到我家骚扰。去年九月,我县又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也在其中。当时我只有一念,到这来就是给你们讲真相来的,我是法轮功学员一切由师父管,你们说了不算,警察开始问话,我不去听,就是发正念,警察问,“你听见了吗?”我指着自己的耳朵说:“你们说的是什么我一句没听见。”警察又问:“你是怎么学的?跟谁学的?”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我要不学法轮大法命早没了,后事都准备好了,学了几种气功,都是不讲修心,又打人又骂人,有病吃药也不好,学了大法两个月,我多年的痨病不翼而飞,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知道怎么样做人了,知道怎么样做一个比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

我当时想到师父的经文《忍无可忍》,我接着说:“那时我在炕上躺着,儿子放学回家连饭都吃不上,因为学大法什么病都好了,要是你妈这样你让她炼吧?”警察听了我的话有点受不了了,转了一圈气喘吁吁的说:“刚才让你说你说不会说,现在你说起来没完,照你这么说,就你们学法轮功的是好人,我们都不是好人啦!”我立即指着他说:“是你说的。”另一警察说:“判你一年你服吧?”“不服,冤,我回家。(跟师父回家)”“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我说了算,我师父说了算。你给我说说,修炼大善大忍哪不好?”警察说:“快别闹了,你快走吧!”他们顺手把那张纸递给我说:“你要吧。”“我不要。”随手把那张纸揉搓了。

回到屋里,发正念时,单手立掌看到无数一尺多长的金黄色的箭,从我手掌飞出去,发了二十分钟收回时,箭随着手也收回来了,我感到慈悲的师父时时在我身边呵护着我,同时也感到大法的庄严与神圣。

同屋里有几个同修也被非法判一年,对我说:“我们什么也没说。”我说:“到这来就是讲真相来的,为什么不说,该说就得说。”“你肯定也是一年吧?”“没有肯定就是回家。”同修说:“快和家要点钱,我们走后你也走。”我说:“你们走后我就回家,一定回家。”

由于我正念强,对师对法坚信不移,她们走后,有人告诉我:你是十五天。他们把我转到另一个屋,告诉她们我是法轮功还有三天就回家了,她们都靠近我和我说话,我就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有三个人退了,到了十五天我就回家了。

回顾自己走过的修炼路程,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我们才能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只有学好法,我们才能在魔难面前、在过关的时候,在执着心暴露的时候展现出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才能在世人面前展现出我们的祥和与慈悲。非常感谢师父给我这次在法会交流切磋的机会,我要找出不足更加精進实修。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