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天津市武清区至少有一百零八人被非法劳教(有八人两次被迫害),四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至少两人被迫害致死,现仍在监狱被迫害的还有十三人、一人在武清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杨村镇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迫失去工作(其中五名教师,一名银行职员),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拘留的在城关镇就有三十多人,绑架去洗脑班的有三十八人,其中有一人被劫持八次去洗脑班、十年不给工资。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悲剧仍然在上演,迫害仍然在持续。

由于目前迫害形势仍然存在,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武清区受迫害案例:

(一)刘金华——被迫害致死

刘金华,男,五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田水堡村法轮功学员,学法前曾患有糖尿病、肝硬化等多种疾病,学法炼功后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被劳教三年,期间旧病复发,被家属接回,回家后通过再次学法炼功,疾病再次消失,然而乡派出所曾多次上家骚扰,于二零零四年阳历年,派出所将录音机和讲法磁带强行拿走,并于第二天查抄讲法书籍,没有搜到任何东西,刘金华因不堪骚扰和迫害,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含冤离世。

(二)谷东营――被迫害致死

谷东营,男,六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东马圈镇安标垡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在大法遭迫害后,二零零零年三次进京证实大法,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出去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东马圈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抓走,关押在武清县看守所。

在非法关押期间因不写“四书”被非法劳教二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在武清县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三)薛桂清――被迫害致死

薛桂清,女,五十六岁,天津市武清区高村乡牛镇村一大队法轮功学员。薛桂清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送进武清区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薛桂清绝食反迫害三百多天后,瘦的皮包骨,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四十多斤被迫害的只剩下六十多斤,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间,薛桂清再次去北京上访。恶人将她绑架回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所拒收,让当地六一零、派出所接回。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和村干部同时给她丈夫施加压力。这几年来由于她丈夫再也忍受不住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和村干部同时施加的压力,竟然狠心的对她下了毒手,想趁她睡觉之机勒死她,结果没有成功。

邪恶之徒一计不成又生二计。时隔不久,邪恶之徒怕她再去上访,唆使她丈夫将其腿打折,结果她丈夫把她绑起来专打腿,腿肚子都打烂了才住手。事后儿女们把她送到医院,大夫说三四万元也不保能治好。薛桂清回家坚持学法、炼功、不久腿伤痊愈。

在这期间,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多次到薛桂清家骚扰,薛桂清始终不配合邪恶。邪恶之徒不甘心,又将她非法强行绑架回劳教所继续迫害。薛桂清在劳教所仍绝食反迫害,两个多月后期满由家属接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份,薛桂清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武清区高村乡派出所非法送进武清区看守所关押。后被武清区法院非法判她四年,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李七庄附近)。

薛桂清在监狱反迫害,拒绝写“悔过书”并绝食十个月。副大队长李红指使四名犯人进行包夹,二十四小时铐着。强行灌食后管子二十四小时插着,手脚被铐着,不许上厕所,强迫在室内解大小便,有时来不及,只好拉在裤内或床上。冬天她被冻得浑身发抖、脸紫青,也不许盖被子,有时灭绝人性将衣服扒下,还吹着电风扇。二零零五年七月份,薛桂清被天津女子监狱长期迫害的身体虚弱,面黄肌瘦,在这情况下监狱想推卸责任,通知家属将她保外就医。在这期间天津女子监狱恶警多次到她家骚扰,二零零六年正月,邪恶之徒再次非法强行绑架回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天津女子监狱通知家属,将被迫害的体重只剩下五、六十斤,奄奄一息的薛桂清接回家中。薛桂清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四)樊建明――至今被非法关押

樊建明、男,五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大吴场村法轮功学员,樊建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已经八年多了。樊建明被绑架后,妻子和女儿艰难度日,八年来,家人为了探视樊建明,从武清到大港不知跑了多少路,承受了不知多少苦痛和压力。港北监狱也许这月让接见,下月就不让接见。自从二零零八年三月以来,妻子已经三年没有见到樊建明了。

一九九九年邪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樊建明为了说一句公道话,到北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被劫持到天津市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他受尽了非人的虐待。打骂、奴工、不给吃饱。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以开所谓“十六大”为借口,将樊建明非法判刑九年。而非法关押樊建明的港北监狱,八年中百般刁难家人探视樊建明,在二零零六年,有七个月不许探视。二零零八年有十个月了不许探视。自二零零八年三月樊建明的妻子一直未能见到他。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

(五)王士君——至今被非法关押

王士君 女 五十六岁 武清区黄庄乡南寺小学教师,家住武清区杨村镇颐安西区。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武清区黄庄乡南寺小学教师王士君在杨村镇夹道做真相时被恶人举报,泉兴路派出所绑架了王士君,随后武清国保大队陈德军率不法人员全部穿便衣闯入其家中,抢劫电脑、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家属准备请律师辩护,他们怕执法犯法的恶行败露,随即骗其家属去泉兴路派出所补办搜查手续。家属在同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去武清法院询问案件情况,法院人员说不知道,也许三个月、五个月,结果第二天对王士君非法秘密开庭并非法判刑四年,现王士君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女子监狱。

(六)杨建——至今被非法关押

杨建,女,四十岁左右,天津市武清区梅厂镇稗店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杨建遭到天津市武清区梅厂镇派出所伙同武清国保大队非法绑架,至今杳无音信,家中十几岁的女儿,年迈的父母、九十岁的老奶奶都万分牵挂她。

梅厂镇派出所警察参与绑架并勾结武清检察院、法院对杨建进行构陷。天津武清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对法轮功学员杨建进行非法庭审。北京京法律师事务所维权律师金光鸿、北京天下为公律师工作室首席律师谢燕益为杨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指出:修炼法轮功无罪。辩护历时四小时,在场人员均受到震撼。杨建现仍在武清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七)周崇慧

周崇慧, 女, 七十岁, 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没修炼前周崇慧是有名的药篓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半夜,武清区杨村镇育才路派出所所长周金恒带三十多人骗周崇慧去派出所说几句话,结果送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早晨,周崇慧和小儿子李立成去运河公园炼功,被育才路派出所蒋姓警察绑架,送进武清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里,因为坚持学法炼功,被大夫程某某用胶皮棒打后心和抽嘴巴,当时看守所所长是张浩翔。李立成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被大夫程某某等人强制灌食直至窒息,程某某叫四、五个犯人殴打李立成并穿着皮鞋狠毒的踢李立成的胃口,手段十分恶毒。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点多,当时周崇慧不在家,育才路派出所片警董桂海带领四个人,趁周崇慧的大儿子回家门还没关好,强行闯进屋,并拿出工作证恐吓周崇慧小脑萎缩的老头和有些智力不健全的儿子。接着便如入无人之境,楼上楼下一通洗劫,抢走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以及个人物品,简直无法无天。

(八)孙元龙

孙元龙,男,四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以后,武清公安局及杨村镇泉州路派出所就一直骚扰孙元龙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为便于迫害,先是逼迫孙元龙将户口从杨村七街迁出,迁至广厦西里,当晚广厦西里居委会主任卢某某就派人蹲坑监视。到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泉州路派出所(当时任泉州路派出所所长的是耿其成)就派人日夜在孙元龙家楼下看着,有时上市场买东西他们都跟着。到七月十九日一大早,泉州路派出所将孙元龙、妻子刘丽新以及五岁的女儿琳琳一家绑架到泉州路派出所,并骗他们说:一会领导找有事。结果晚上十一点多将夫妻二人绑架至看守所,孙元龙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刘丽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因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九月,由泉州路派出所刘永祥出面到孙元龙家里,骗说因租房之事问一些事。结果这一去就是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因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又加期二个月。在天津双口劳教所超负荷的奴役,有时一夜不让睡觉,完不成活还遭犯人头殴打,经常吃不饱饭,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是常事。

二零零六年二月,孙元龙又无故被泉州路派出所王桂杰伙同朱某某和几个辅警绑架至泉州路派出所,当晚深夜回家。当时任泉州路派出所所长的是卢建。

(九)刘丽新

刘丽新,女,四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号一大早,武清区杨村镇泉州路派出所将刘丽新、丈夫孙元龙以及五岁的女儿琳琳一起绑架到泉州路派出所,并骗他们说:一会领导找有事。结果晚上十一点多将夫妻二人绑架至看守所,孙元龙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刘丽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晚还对刘丽新非法抄家,抄走电视机、放相机、师父法像、洪法布标、打坐垫子等等物品。当时泉州路派出所所长耿其成。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武清国保大队、泉州路派出所民警参与绑架并勾结武清检察院、法院对刘丽新进行构陷,非法判刑三年。当时任泉州路派出所所长的是李士杰,片警李光华,国保负责的有张风增、许全等。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晚,刘丽新又被泉州路派出所王桂杰伙同朱某某和几个辅警绑架至泉州路派出所,当晚拘留在武清看守所。在看守所刘丽新、赵祥等同修绝食反迫害。时任看守所所长的就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她的泉州路派出所所长耿其成。此人阴险狡诈,笑里藏刀,一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升官发财。几天后传来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的消息,几位同修正念否定旧势力迫害,在师尊呵护下劳教所不敢收,只能送回家,耿其成又借机敲诈勒索刘丽新(被非法绑架时兜里的所有钱不给)及其家属一千元钱。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武清国保、泉州路派出所等又一次预谋绑架刘丽新。结果在师尊呵护下,刘丽新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七月的一天上午刘丽新在家中,被泉州路派出所孙立明等人非法绑架至泉州路派出所。孙立明不让刘丽新立掌发正念,就给刘丽新用背铐铐住双手。中午刘丽新回到家中。

迫害十几年了,武清区杨村镇政府的下属杨村镇河西街道办以及泉州路派出所等单位的不法人员(泉州路派出所警察王桂杰、河西街道办主任殷某某、穆某某),一直参与迫害孙元龙和刘丽新及其家人,打骚扰电话不管白天晚上,上门骚扰不管老人孩子休息与否,一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还偷偷摸摸暗地里蹲坑盯梢,简直见不得阳光。

(十)赵振元

赵振元,男,六十五岁,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大顿丘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刚做买卖回来的赵振元就被村治保丁秀田骗到乡里,非法关押了十五天,不让回家过年。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本乡西浦洼的闫宝文、周红旗,本村的杨玉其。农历正月初强制看中央台编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还找家属勒索一千元钱,后被村长张兆光接回。

(十一)郝颜芬

郝颜芬,女,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乡马家村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二年八月无故从单位被抓走。在乡政府里因盘腿被乡六一零头子韩树强(男,三十六岁,乡政府职员)用脚踢,腿被踢青。一星期后被送武清区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十二)沙立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沙立田,男,六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西洲村法轮功学员,后搬至杨村镇。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沙立田曾多次遭受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秋天豆张庄派出所预谋绑架沙立田。他被迫走上流离失所的路,数月后沙立田被石各庄派出所绑架。在石各庄派出所警察用电棍电他,毒打几天几夜后投入了看守所。

后来他被非法劳教于天津建新劳教所。在天津建新劳教所关押期间,由于他不放弃信仰,坚持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二零零三年一月一日这一天,零下十五度,下着雪,沙立田被扒光衣服,关在铁笼子里七天七夜,恶警还打开门窗,打开电扇,三四个恶警穿着棉大衣。拿着电棍隔着木笼电他的嘴、脸。老人的嘴被狱警电得肿起老高,脸被电得变了形。在三伏天恶警关上门窗,给他戴上头盔打他的头迫害他。还曾经四十天不让睡觉折磨他。直到生命垂危,劳教所为了逃避责任,才通知家属接人,勒索了家属几千元钱名为“医疗费”。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八日天津武清区豆张庄乡西洲村法轮功学员沙立田,在大孟庄乡喷写真相标语时,被大孟庄乡派出所绑架。六月十九日沙立田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后在看守所被灌不明药物至呆傻状态,还被非法判刑五年,至今没有恢复。

(十三)聂宝利

聂宝利,男,五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他依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绑架进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二十天,扣押二百八十元钱。自此每到节、假日育才路警察就到他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他回老家,还没到家就被武清区刑警队非法绑架。在刑警队一个姓高的恶警把他的双手背到身后戴上手铐,叫他跪下,他说不跪,就用脚踢,把他按倒在地,用竹竿往身上抽打。并从他身上拿走二百元钱,然后把他送进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

他被关在看守所,每天给他分三个人的活,由于给的活太多,干不完活恶警就不让睡觉还每天毒打,用鞋底抽嘴巴、用脚狠命的踢他的前胸、两肋,恶人把他的右手小拇指打骨折。犯人还叫嚣炼法轮功就打,说管教让打的。管教警察姓卢,教导员姓张。

他在武清区看守所里被折磨得身体由原来的六十四公斤降到只剩下四十公斤,五个月后,他被武清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送进天津市第一监狱。由于在武清区看守所的非人折磨,身体受到了严重伤害,吃不下饭,走路都非常费力。在第一监狱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又转送天津市港北监狱继续迫害,在港北监狱,他腹部经常疼痛,吃不下饭,走路都非常艰难。监狱看他的生命有危险,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让家属接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他回家不久,育才路派出所经常到家进行骚扰,跟踪、盯梢。二零零二年九月份,他在石各庄打工,石各庄乡派出所恶警闯进他的住宅,抄走了大法书,并把他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进行迫害,用电棒点击他的头部及全身。在他昏迷不醒时,用凉水浇他的头。事后武清区公安局、六一零不法人员再一次把他送进港北监狱。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每天蹲坐十多个小时,为抵制迫害他绝食抗议,结果被关小号。狱警张士林、狱政科长(姓杨)他们二人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和迫害的。

在绝食抗议期间,监狱不法人员每天对他灌食迫害,每次灌食六个犯人按着,灌得上不来气,昏迷过去了,就叫狱医给扎刑针(就是钢丝),往十个手指扎,见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他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他、经常用脚踢、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往地下摔,他的后背骨给摔裂了。狱警张示林和(姓蒙)院长说:“天津市政法委叫我们把你整死。”在非人的折磨下,他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心跳每分钟只有四十下。监狱怕承担责任,才再一次通知家人把他接回了家。

(十四)肖晓文

肖晓文,女,原天津市武清区杨村四中教师。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以后肖晓文就开始被迫害。一九九九年四月的一天,肖晓文被武清区杨村四中非法扣留一晚,遭监视。

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正是暑假),肖晓文去北京上访被南楼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李键电击。又因时值哺乳期当晚被送到杨村四中关押,六天六夜不让睡觉,九个月的孩子在家日夜哭。六天后,学校就强迫她每天带着孩子去学校,实为软禁。当时任南楼派出所所长的是宋某某。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肖晓文连同一周岁的孩子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学校。二十天过后,孩子发起了高烧。当时杨村四中校长:耿兆奎。

二零零零年底刚放寒假,准备过年,肖晓文再次被非法关押到武清区黄庄洗脑班遭受折磨。武清教委和四中校长强行给孩子断奶,直至正月十四被放回。与此同时,校长耿兆奎自二零零零年底开始扣发她十个月的工资,合计四千余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夜里十点多,武清区泉州路派出所伙同南楼派出所及刑警队共十多个人翻墙闯进肖晓文的家将她绑架到泉州路派出所。随后恶警开始非法抄家,除抄走大法书籍外,掠走手提箱一个(二百元)、摩托罗拉V998手机一部(二千多元)、随身听一台(八十多元)、人民币四百多元。

在派出所恶警对她刑讯逼供,把十六开大法书卷成卷猛力打她的头,逼迫她光脚踩在水泥地上。三天过后,不法人员将她非法关押到武清区看守所四十五天。后来教委和学校以她不能及时到校上班为由,强制她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三年六月武清区河东法院王会洋在肖晓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判她离婚。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下午,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派出所所长杨××及警察刘学贵等六人,闯入法轮功学员肖晓文娘家,欲绑架肖晓文未遂。后又多次上门骚扰肖的家人追问肖晓文的下落。

(十五)张汉平

张汉平,女,五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二中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多,杨村镇育才路派出所六七个警察没出示任何手续直接将张老师绑架到看守所,十三天后放出。一九九九年中秋,她在杨村二中被非法监管七天,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育才路派出所警察苑祝才,所长武文申等把她非法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期间被野蛮灌食,戴脚镣,三角带抽打等致使张老师高烧不退,身体严重受损。二零零零年春,张汉平之子慈维朝被育才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十天,同年七月被武清教育局伙同杨村二中无辜剥夺高考权利。二零零零年中秋,张汉平又一次被杨村二中非法监管七天,不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以局长程志平为首的教育局伙同杨村二中将她绑架到武清黄庄职专(洗脑班)迫害,于年后正月十六转入武清看守所继续迫害十五天,后武清教育局又伙同派出所将她又绑架到武清梅厂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迫害四十多天,四月四日又将她转到武清看守所迫害十三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两年后劳教期满那天,县六一零,公安局,教育局共去了五六个人,他们把劳教所开出的释放证抢走,又将张汉平绑架到板桥劳教所的洗脑班二十五天,直到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才脱离魔掌,回到家中。此次迫害共历时二年零三个半月。参与此次迫害的主要人员有:

县委政法委 人称柴主任
县委工 会 人称沙主席
县委宣传部长 李红年(音)
教育局副局长 吴启凯

(十六)张淑苓

张淑苓,女,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武清区刑警队、大良镇政府、派出所共十一人到她家骚扰,恐吓她,并掠走师父的法像,强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以后又多次骚扰她。二零零零年春天,大良镇政府、派出所的人到她家将她绑架到派出所,恐吓她,不让她炼功,打她的头,非法扣押她一个上午。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中午,大良镇派出所魏××和片警从日成及镇六一零人员三人非法绑架了她,并遭到抄家。中午她被铐在铁柱子上暴晒六个小时之久,晚上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

(十七)赵红俊

赵红俊,女,四十六岁,原天津市武清区东浦洼乡后河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因去南菜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被东浦洼乡派出所绑架,在武清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十八)马云华

马云华,女,六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梅厂镇张大庄村人,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身心受益,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大法蒙冤时进京上访,证实大法,曾三次被绑架去看守所,并被非法抄家,使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含冤离世。

(十九)徐向凤

徐向凤,女,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去北京上访,被武清区杨村镇育才路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因“十一”国殇日又加十天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七月,被育才路派出所张永诬告,绑架后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晚,泉州路派出所高常明、李光华骗其家属带领去北京女儿家将徐向凤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看守所徐向凤绝食反迫害结果劳教不了了之。

二零零七年三月武清国保、泉州路派出所等又一次预谋绑架徐向凤。结果在师尊呵护下,徐向凤在同修帮助下走脱,被迫流离失所。迫害十一年了,武清区杨村镇政府的下属杨村镇河西街道办以及泉州路派出所等单位的不法人员,一直不断骚扰徐向凤及其家人,给她们全家的生活带来的诸多不便,这些不法人员的行为也让周围的百姓更加看清了邪党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丑恶嘴脸,更看清了他们的真实面目。

(二十)戚玉凤

戚玉凤,女,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徐官屯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七点,武清区泉州路派出所黄姓、沙姓警察骗戚玉凤到派出所谈话。结果七月二十日凌晨一点被送看守所非法拘留七天,当晚还非法抄走了“真、善、忍”镜框、法轮图、打坐垫子等许多私人用品。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戚玉凤去北京证实大法,招致泉州路派出所伙同北郑大队,派一辆汽车黑、白天在门口蹲坑。

二零零零年三月为了证实大法戚玉凤去公园炼功,被育才路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拘留了三十天,且勒索四百八十元钱。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戚玉凤去北京证实法,被武清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武清国保伙同徐官屯派出所靳宝江、杨金立,非法抄走戚玉凤家里的师父法像和VCD一台、复印机一台、收录机一台、磁带六十三盘、光盘三十八片、录像带五盘、彩神六盒、大法书以及一些周刊。

二零零九年十月,戚玉凤外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并绑架到泉州路派出所。泉州路派出所介机敲诈了戚玉凤和另一学员的家属各三千元。

二零一零年七月,徐官屯派出所郑治风等几个人,在戚玉凤不在家之际拿万能钥匙打开她家组合柜,抢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

(二十一)兰秀芹

兰秀芹,女,四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下午被单位骗去局里,让写不炼功保证。兰秀芹不答应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八月九日,去北京证实法又被非法拘留三十天。在看守所兰秀芹炼功,被张姓教导员用电棍毒打,回来后单位不让上班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日,兰秀芹再一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到家。被单位骗到局里,等待她的是一张一年的非法劳教票。后来当地派出所和公安内保科人员又多次骚扰过兰秀芹。

(二十二)杨春香

杨春香,女,四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大碱厂乡政府不法人员把杨春香骗到乡里非法关押了七天。期间让她们看诽谤大法和邪悟的歪理邪说录像。二零零零年夏天,大碱厂乡派出所又把杨春香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骗到派出所里非法关押了七天。

(二十三)高丽霞

高丽霞,女,四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九街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以后,杨村九街大队一直对高丽霞家不断的骚扰。二零零零年三月,高丽霞去公园炼功被育才路派出所绑架至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正月,高丽霞又被杨村九街大队伙同武清国保大队,绑架到梅厂洗脑班非法迫害二十天并勒索人民币。

(二十四) 付胜军

付胜军,男,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九街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付胜军刚外出回来,就被泉州路派出所不法人员骗到派出所,夜里被非法送看守所拘留九天。二零零零年三月,付胜军去公园炼功被育才路派出所绑架至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期间付胜军上中学的儿子付然,多次受到杨村二小和杨村六中骚扰迫害,致使十几岁的孩子不得不放弃学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