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不让我们过上安宁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我的一个朋友,一九九二年患有胃病、心脏病、肾病,二十岁时就到处求医问药,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熬药、吃药。年纪轻轻的,什么事也干不了。同龄人都到外面打工挣钱,他不但不能挣钱,还得花很多钱买药治病,导致家里经济非常紧张,只靠好心的哥嫂帮助生活。只要一想到这些,他就不想活了。就这样一直闹了六年。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他到亲戚家去,亲戚给他介绍了一种功法——法轮功,还叫他看了《转法轮》。他当时不经心的翻了几页,也没在意,只记住了一句话:“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回家后,他心里总是想着这句话,一直想看这本书。于是他就去亲戚说的买书的地方买了一本《转法轮》。买回家后,一看就不愿放手。心里想:这就是我多年所寻找的。就这样,他真心按照《转法轮》里说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与人为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并且每天炼功。没过多久,他所有的病就不翼而飞了,感觉一身轻,精神也好了,脸上的气色也正常了,也能出去打工挣钱了,活着也有意思了。他的家人也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本人更是感激大法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二日,城关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到他家里来找他。(他当时没在家)回家后,听家人说派出所的人来找过他,他就主动去派出所跟他们讲真相。派出所的人员不听,还叫他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二月,城关派出所的人员在地里找到他(他当时正在地里干活),逼问他上不上北京,然后就非法闯入他的家中,搜走了许多大法资料。到了晚上,派出所的人员又非法闯入他家中,把他绑架到满城县拘留所。到了拘留所,他就被强迫照相、被逼按五个手指的黑手印,还被非法审判,逼着写所谓的“保证书”,逼着做奴工(当时有一个叫孟兰贵的,打了他两个嘴巴子,被旁边的一个人制止了才没再打)。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城关派出所的两个工作人员非法闯入他家中,说是叫他到派出所调查些事情,他就跟着去了。可是他们并没有带他到派出所,而是直接把他绑架到满城县党校,哄骗他说在这里学习几天。整天让他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看过后还逼他写“认识”和“保证书”,强迫他每天早晨做操。还被满城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着。

二零零三年十月左右,晚上九点多钟,他正和儿子在屋里睡觉,突然有人从墙头跳进院内,非法闯入屋内,到处乱搜,吓得孩子直哭,也没有搜出什么东西。当时他们来了两车人,有城关派出所的和国保大队的(城关派出所来的人员当中,有一个叫郭金海的,每次他都参与迫害)。他们也不顾孩子没人管,就把他强行绑架到城关派出所。他们对他进行威胁,逼他说出同修的名字,他不配合,他们就连夜把他拉到东马洗脑班。在那里又对他非法审讯,他仍不配合,他们就用手铐把他铐在了床上,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国保大队的赵玉霞满嘴酒气的对他非法审讯,他还是不配合。后来通过一个亲戚的关系,才把他放回家。

还有一次(记不清时间了)是他正在打工的地方干活,家人打来电话说:派出所的人员又到家里来抓人了。他就赶紧向老板请假离开,还没走到门口,就看见警车已经停在了门口,他就绕开警车走了。他也不知道去哪,也不敢回家(怕家里人害怕)。他在外面转了半天,心里因茫茫天地却无自己的容身之所而感到无助和凄凉,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在中国想做一个好人,简直太难了。幸亏遇到一个好心人,在好心人家里住了几天才度过了那次劫难。

再一次(记不清时间了)是他在地里干活,家人打电话说派出所的人有来抓他,他就赶紧放下活走了。又在好心人家里躲了几天,才得以逃过劫难。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城关派出所的人员和满城镇上的人员以及村干部,每到邪党敏感日,就非法闯入他家骚扰。有一次镇政府一个叫孙恒工作人员到他家骚扰,逼他写“保证书”,还恐吓他说:如果不写就把他送到派出所。正常生活严重被干扰,家中的老人、妻子、孩子精神上都受到了严重刺激。妻子见到不认识的人就非常害怕,唯恐又是来迫害她丈夫的。母亲和妻子整天精神恍惚,孩子也无心上学,中途退学。

以上这些就是追随中共邪党的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请父老乡亲们看一看。信仰自由是每个人的权利,而且信仰法轮功是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却受到如此的非法骚扰和迫害。在中国还有公理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