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解体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二年,一位刚从邪恶黑窝出来的同修找我去打工,她们夫妻俩和我共三人负责喂养几千只雏鸡,一个月五百元的工资。此同修从黑窝出来以后,一段时间停止了修炼大法,并搞起了传销,欠了一些债务。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要我唤醒同修。

借工作之便,我与她谈起了师父的后期讲法及当前的正法形势。同修一听,便马上决定要学《转法轮》。可是她的丈夫当时由于受邪恶的谎言欺骗与惧怕邪党的淫威,非常反对她修炼大法,要我把书拿走,不准给同修看。

由于雏鸡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喂养,所以场家要求无论白天、晚上都得有人值班。同修和我主动提出晚上后半夜值班,前半夜由同修的丈夫负责,这样可以减轻同修丈夫的劳动负担,并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而同修就利用后半夜的时间学法、炼功。白天我和同修就尽量多干活,让同修的丈夫尽量少干,在吃饭的时候,同修就给丈夫讲真相,慢慢的同修的丈夫也不干涉同修学法、炼功了,并且我们还给其他鸡舍的饲养人员讲真相。

邪共十六大期间,同修的丈夫突然在一气之下将我们告到了场部,场部的相关人员将我叫了上去,问我是否有大法书籍,并要求我将大法书籍交出来。我说:“我们师父告诉我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最起码要对得起自己的这份工资,而我正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所以才会这么兢兢业业的干好自己的工作的,至于说大法书籍我是绝对不会交给你们的。”他一听便无语,说是要我先回去好好想一想。而另一方面他也让人去找同修,同修郑重的告诉他们:“即便是失去生命,也不会将大法书交给你们的。”邪恶的阴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下最终没有得逞。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的大法弟子都站在方舟上,每个人的脚下都有一个方舟。而在方舟下面则是犹如猛兽一般的滔滔洪水,有的人在洪水巨浪中连人带舟全被淹没了。可是好多的大法弟子站在方舟上任洪水如何汹涌,却稳如泰山,连一滴水花都溅不到身上。醒来后我告知同修,并相互鼓励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点化我们要坚信师父,坚定大法,要站稳修炼人的位置。“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第二天中午,场子的大老板亲自来我们鸡舍视察,看完后说是场子里的所有鸡舍就数我们的鸡养的好,个也大,鸡亮、屋亮、人也亮。提起了炼功就说:“工作的时候把鸡养好,有空的时候就炼吧。”他笑了,我们也笑了。而同修的丈夫从那以后再也不干涉她修炼大法了。

由于我和同修都去过北京证实法,所以当地政府在邪共十六大期间下村“视察”,知道我们在某地养鸡之后,市里的邪党人员都来了,说我们是重点人物,会给场子带来麻烦,万一出什么事场家会受到牵连。可是场子的那个大老板却亲自为我们签字担保,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我和同修知道后,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呵护着弟子。正如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所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

事情好似平息了,可是那个让我们交书的人却仍然对我们有敌意,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的讽刺与不悦。同时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感到压抑,那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做垂死的挣扎。也许是我们的真相还未讲清,世人的心结还未打开。但是我们清楚的知道对于那些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及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都是必须清除、解体的。

除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固定的时间段发正念外,每天晚上的六点钟我都延长发正念的时间。正念中请师父与正神加持,解体一切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清除这个场子里一切干扰世人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并针对那个找我谈话的人有针对性的发正念,让他背后敌视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全部解体。过了一段时间,当同修和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居然笑了,眼睛里的光芒清亮了,透着善良的信息。我们知道这是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人的这一面也就正过来了。

这期间在我身上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天晚上我开始盘坐发正念,当时正值夏季,晚上床铺上罩着蚊帐,当我开始立掌除恶的时候,忽然床铺下面有一个东西乱窜,在铺下直打圈圈。我还是继续发着正念,过一会儿那个东西居然窜到了我的蚊帐里。我睁眼一看,原来是一只小老鼠,它在我的蚊帐里又转个不停。我还是没有理它,接着莲花手印继续除恶,待发完正念之后,我就把它放了出去。

由此我体悟到无论大法弟子在什么地方,不管身在哪里,都在起着镇邪、灭乱的作用,这是大法威力在弟子身上的如意体现,尤其在发正念的时候,大法弟子打出的这个场是纯阳之场,所以那些阴性的生物在修炼人强大的正念之场中是受不了的。

一晃十来年的光景又过去了,当时的那些细节与体悟有些已经记不太清了,有些感受是无法用语言能够表达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