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赵连敏生前惨遭毒打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在狂风怒吼的这几天中我的同修--赵连敏含冤离世了。赵连敏是河北省涞水县涞水镇第四位死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他三位分别为张秀仙、曹晓铃、夏树芹。

赵连敏,女,河北省涞水县涞水镇东关村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幸运的开始修炼“真善忍”大法,刚得到这部大法,她如饥似渴的学,读完《转法轮》后,她激动地说:我要早得到这部大法就好了。得法后,她身心健康,修炼人的祥和之场,常常带给她家里欢声笑语,丈夫、孩子见到她的变化都很支持她,还时常陪她到炼功点学法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恶党及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刚刚才看过几遍《转法轮》的赵连敏也随老学员进京上访,想告诉政府她学法后的身心变化,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就这个简简单单的行为,却不为邪党所容,邪党夺去了她与家人的美满幸福生活,残酷的迫害使她精神失常。

一九九九年十月四日,她从拘留所被转到涞水县“打靶场”洗脑班强制转化。此洗脑班以县委书记韩雅生、副书记孙贵杰、政法书记张海利、公安局局长谭书评、公安局政法书记刘耀华、公安局政保股李增林为首,在涞水县大规模的迫害大法弟子。赵连敏在“靶场”被迫害的死去活来,家中不修炼的丈夫被涞水镇邪党人员绑架到涞水镇大院三楼非法关押,说是怕他为妻子上访,家里只剩下两个孩子。丈夫无端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最后在亲戚的担保下,被罚款一千元才放回家。回到家,见到两个孩子正学着爸爸、妈妈的样子给鸡场的鸡打针(赵连敏夫妇经营着一个鸡场)。在被非法关押的一个多月里,新进的上千只小鸡雏因无人及时观察、预防鸡病而全部死掉,大鸡也所剩无几,鸡场损失惨重,连本儿都赔了进去,鸡场处于瘫痪,一家人的生活来源被截断。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涞水县邪党官员第二次大规模迫害大法弟子,其恶首为:涞水县邪党委副书记孙贵杰、政法委书记张海利、公安局政法书记刘耀华、公安局政保股长李增林(现已退休)、涞水县法院崔继坤。邪党人员们把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分成三组,分别由公、检、法所谓的执法机构、执法人员直接迫害大法弟子。赵连敏被公安局一组强制转化,恶警强制赵连敏跪在砖块上,把铁锨柄放在她的小腿肚子上,然后上去几个恶警踩,惨叫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那样的凄厉悲惨,让人听了心碎。孙贵杰还亲自下手拿鞋抽打赵连敏的脸,赵连敏的脸上被打的满是鞋底花纹。

中共恶党及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后,涞水镇邪党书记胡玉祥、镇长刘振福,在涞水镇政府大院私建牢房,赵连敏与其他大法学员被长年关押,不给饭吃,不许随便上厕所,不许家人看望。涞水县邪党副书记刘新建在镇三楼用钢筋把赵连敏打的不能动弹,背部都是刘新建打的条条伤痕,好长时间她还不能翻身,只能趴着。看管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嚷道:“说个不练了,省得他们这么打你”。

二零零三年,赵连敏又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在那里她遭到恶警们的疯狂迫害。每天她被提出去在拘留所的大院遭毒打,恶警们就象地狱的小鬼儿,也不分哪儿,揪过来就打她。她的惨叫声不断的从高墙内传出。

她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接回家的赵连敏,思维迟钝,目光呆滞,身体也迅速的胖的变了形,家人也被恶党威胁的不敢叫她再学法炼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