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六年,姐姐请回两本书送给我,叫我看,叫我学,开法会,交流会都带上我。一段时间后,我才真正开始炼功,看到书中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济南讲法答疑〉)。心想那好哇,我家里的人都受益真不错,往后的日子里所有发生的事情也确实是这样的。

全家受益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母亲在生下我以后得了精神病,听街坊邻居这样说,她吃了很多苦,冬天穿夏天的衣服,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挨别人的打,听别人骂;弟弟也在长大后因为某件事不如意承受不了打击,不能坚强的挺过去而成为精神智障。家中的家务事大多数都是姐姐做了,姐姐也是个敦厚老实,没有心眼的人,思想很简单。

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我,没有人教育我,没有母爱,跟着社会上的一些人学,讲究打扮,吃,喝,虚荣心强,妒嫉心强,性格内向,偶尔也去打打牌,跳跳舞,染上了一些不好的习惯,心中一直很想摆脱这样的环境,于是在十八、九岁那年就匆匆忙忙结了婚,以为选择了结婚能让自己愉快些,谁知还不如在家中,好似掉進了一个烈火坑中,时时处在被火燃烧的痛苦中。

我的丈夫好酒,喝完酒回家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拉起我就打,拳打脚踢,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晚上我睡了,从被子里拖出来打。后来有了孩子,他连孩子一起打,从不顾家,酒醒了又对我很好。我整天以泪洗面,后悔怎么嫁给了这样一个人,命运怎么对我如此不公。结婚十四年,就这样吵吵闹闹,争争斗斗,挨打十四年。

我开始炼法轮功后一个月,丈夫喝酒回来又要打我,一个电话打来,他接电话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中,我马上求师父救救我,只有一念快走,就到姐姐家中睡了一晚上。从那以后,丈夫没有再打我。

我的母亲也受益,她自己知道回家穿干净衣服,把自己收拾好,并象一个真正的母亲那样管家,洗衣,做饭,买菜,正常的和邻居交往说话,把家中收拾的有模有样。

所有认识母亲的人都对我说:咦,你的妈怎么变了个人?三十多年都是疯疯癫癫的,怎么到老了病还都好了?我说是我炼了法轮功,我妈受益了。邻居们都抢着看大法的书,是什么宝贝竟能改变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

我按师父说的话做,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在哪里都做一个对别人有好处,道德品质高尚的人。丈夫有时骂人说脏话,我都不计较,性格越来越开朗。我的女儿看见大法在我身上美好的展现也开始修炼,在她上初中时,她骑旧自行车上学,丈夫给我买了新自行车,我就把新自行车让给她骑,丈夫不同意,可我坚持,过了两天,孩子哭着回来说新自行车不见了,听她说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安慰她丢了就丢了,也不是你愿意丢的,没事。

孩子从那以后与我很亲近,有什么事都愿意告诉我,以前没得法时,不会教育孩子,也没有什么好言语对待她。学法后,我能教她一些做人的道理,在学校尊敬老师,遇到和同学的矛盾,不与同学争吵,不要斤斤计较,还要学会帮助困难的同学,等等。我从不给她压力,也不要求她非得考第一,只要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尽了心就行了,告诉她学了大法能开智开慧。她也愿意学,一直坚持到现在。

当时看到家中巨大的变化,我惊喜万分,让我越炼越有劲,越炼越想炼,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什么事也阻拦不了我。有人说,现在的人都追求钱,你这么年轻干嘛要炼功?我告诉他们我家中的情况,我非常愿意炼。

我的丈夫也受益。有一回,他在外地工作时,吊车吊的大铁筒突然掉下来,他正在下面上螺丝,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飘起来,移向旁边,铁筒在他身下滚过去了,身边的同事脸都吓的发白,回来告诉我:你这个功炼的真好,我差点被铁筒砸死,真的有神保护我,你好好炼。他厂里的厂长、同事都相信了,都知道大法好,都亲眼看见丈夫飘起来,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怎么能随便飘起来呢?厂里人都知道他脾气很不好,他经常说:谁的老婆都没有我的老婆好,身材越来越苗条,皮肤白里透红,在家中也不争吵了,性情变得温和了,性格也越来越好,把孩子也教育的好。有时我到他厂里去,他的同事告诉我,丈夫经常在厂里夸赞我,这个功学得真好。

这是师父教得好,把一个无知、心胸狭窄、斤斤计较、自私自利的我变成了一个愿意为他人着想,时时刻刻自我约束,思想境界慢慢提高的修炼人。

以前,我做什么事遇到困难就退缩,在哪个地方做事干工作都做不长。学法后,遇到困难我就会想起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咬着牙也要坚持下去,挺过去,受多大的委屈也要坚持。全都是大法支撑着我,让我懂得做人要有责任感,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善始善终。后来做过的工作虽然薪水不高,但我却能坚持做下来,其中有很多矛盾,也有魔心的,我都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对待,严格要求自己,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用自己真诚善良的宽广胸怀接纳常人包容常人的一切,终于常人被感动了,说前面做了几个人都是受不了严苛挑剔走了,我一做便是三年。最后我因为要回家照顾老人而辞职,常人都是依依不舍再三挽留,还让我有时间经常回去玩,什么时候想回来做都行,随时为我开着大门。

现在出门我没有了自卑感,不再嫉妒别人的家庭环境好,生活过得好或是盯着漂亮的衣服,没有了虚荣心,能很坦然的面对人生中、生活中的种种艰难困苦,是大法让我从风吹两边倒,遇事无主见,逐渐变得能忍耐、能面对、能坚定、能随和、能撑起这样的家庭。以前丈夫那样对我,我天天想和他离婚,炼功后又想和他离婚,可书中说不能因为炼功而离婚,师父挽救了我的家庭,我真想高声呐喊: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反迫害 讲真相

“七二零”时,派出所来抄我家,说不让炼,电视上也播出,好象一记闷棍打来,我呆呆的坐在家中不能接受这个,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恶警把我和姐姐骗到派出所,并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月,家中的亲人都受到精神摧残,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我和姐姐成了典型,拉到外面到处去被拍照,被摄像,被游街批斗。我的言行举止没有触犯任何一条国家法律,也没有给社会、给国家、给人民、给家庭带来任何危险,任何伤害,这些让我的头脑更清醒:邪恶就是邪恶,永远胜不了正的,我的选择没有错。

在以后的面对使用暴力的警察,在押的犯人,世上的常人,都被我们感动,都说法轮功好,并不是电视上污蔑的那样,警察问我为什么要炼?我说这功好,炼功的人群好,没有争斗,都对人好,对人真心实意。同修对我好的真像母亲对自己孩子般的亲切,没有分别,把常人中的坏习惯,坏脾气慢慢改掉,能坦然面对不用遮遮掩掩,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也不计较,谁不想好,谁不想学好呢?几十年没有人把我教育好,只有法轮功把我变好了,自觉自愿变好了,走到哪里与人慈悲的说话,别的人从内心感受到我们的真诚善意,不求回报的对任何人好,发自内心的尊重我们,并且把我悲凉、痛苦,每天过的生不如死的日子这样的命运都改变了,怎么能说叫我不炼了,那不是要我的命吗?

我详细讲了我的经历和亲身感受,警察都被感动了,和那些犯人在一起时,她们特别愿意听有关法轮功的一切,在外面只能听到一个声音全都是负面宣传,这么多的人都在学在炼,难道他们没有头脑,不会考虑吗?真的是宣传的那样吗?当我说起以前只要有钱就去买衣服,家中无吃无喝也不管,只管自己面子光,表面好看就行;炼功后身体变好了,心也变好了,也不讲吃喝打扮,只想着怎样关心别人,一心愿意别人好,把我整个人的性格都改变了,变得越来越祥和,越来越宁静,告诉她们人要学好,才会有福份,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心想事成。她们都说我讲的好,都愿意一听再听。

警察非法关押了十个月才放我回家,以后又陆陆续续抓了我几次,我没有被吓倒,也没有被压倒。我有时有怕心,随着深入的学法,和同修一起发资料的次数多了,怕心也小了,正念越来越足。

我们还需要集体学法的环境,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和同修一起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感受很多,毕竟是在人中修,在人中养成的不良习惯,染上的坏毛病,坏习气,也不是一朝一夕,一日两日能马上去掉的。能改掉的,遇到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或烦恼,对同修说一说,切磋切磋。同修会安慰我,在法理上指出我的不足,鼓励我再做好,我也舒坦了。

有一次我照顾外孙晚上九点才回家,有一个同修等着我,从早上八点等到晚上九点,说有警察有蹲坑的,想在我这儿住几天,我说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有困难想到了我,没事,就在我这儿住。她很感动。我和她在法理上切磋,不用怕,我们没有做坏事怕什么。有同修说,警察来了,正好给他们讲真相,居委会的人也来了,讲过几次没有人再上门,给她讲这个例子,她明白后,怕心没了,堂堂正正的回家。以后的学法,她都是风雨无阻的来参加。

还有一位同修在家躺了两年,手脚不灵便,参加学法小组后,慢慢的状况越来越好,脸色变好了,腿也好了,手还有一点点,同修们生活上帮助她,修炼上鼓励她,在法理上切磋。很快她站起来了,与我们一起去讲真相,救世人。

谁没有来我们都惦记着,同修们无私的关心,真的比亲人还亲的问候,切磋鼓励在法中的提高,给我们每个人都是很大的帮助,这一切都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写出来的这些只是我十几年修炼的很小很小一部份,这是能用言语说出来的,还有许许多多不能用语言,说不尽师父对我们的珍惜。不管我们做错了什么,师父都是一再给机会让我们改,直到我们改好,从不嫌弃我们。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我应该做的,来回报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