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的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修炼至今已经十二年了,回头看看修炼路真的很神奇,如果没有师尊的保护,我是走不过来的,所以想借此机会给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妈妈由于修炼法轮大法重拾了生命,也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希望。但是好景不长,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法轮大法后,中共的专横独裁恐怖也降临到我们的家庭。

我的爸爸是一名警察,爸爸由于恶党宣传毒害与上级的压力也开始反对我和妈妈修炼法轮大法,那年我上初二,现在想想真是不堪回首。有一次爸爸突然暴跳如雷,拼命的往外拽妈妈,要赶我们走,妈妈为了挽回破碎的家庭极力的抵抗着。爸爸为了使我屈服拿起菜刀架在我的脖子上,那种疯狂而仇恨的眼神至今难以忘怀。我当时很镇定,那样的坚信着大法会保护我,我严肃的看着爸爸,那把菜刀一下子滑了下来插在地上。

爸爸一看不行就一把抢走了妈妈的背包(妈妈一直背着,里面有大法书),就冲出了门外。情况紧急,我怕爸爸毁书连鞋也没穿就立刻跟着冲了出去,妈妈也在后面跟着。但是爸爸的速度太快了,尽管我也很快但是距离爸爸还是有一层楼梯,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跳了下去(正处拐弯处,栏杆挡着,我也不知怎么跳下去的),摔在爸爸跟前,然后立刻站起来跟爸爸来回抢包,我抢回了包,抢回的一瞬间飞出纸张的碎片,然后爸爸跑了,我当时抱着妈妈,流着眼泪心想,千万不要弄坏大法书啊,打开一看撕碎的是电话本。

那天被爸爸打得流了鼻血,晚上一看浑身瘀青,但是哪里也不疼,哪里也不难受,弟子知道是师尊保护了弟子。

后来妈妈進京上访被迫害劳教,在那期间,爸爸用尽了一切办法逼迫我放弃修炼,还告诉我们学校的领导我修炼的事情,要给我退学。当时我的小朋友们都默默为我流泪,他们看着我的遭遇也开始认识到大法被迫害的事实。当时爸爸在学校给我办退学时说:“像你这样还学习干什么,已经没有希望了,我要把你放到山上去。”我没说一句话,即使那样也不能使我放弃大法。过了一会儿我以为要离开学校的时候班主任过来对我说:“好了去上课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退学的事情不了了之。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之后校领导天天找我谈话,课任老师也找我谈话,找我谈我就讲真相,当时也是因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好人,所以我的人缘很好,再加上大法的超常让我的成绩也很好,这一点我感到很欣慰,能让接触到我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不象中共造谣的那样。

还有一次,对我来说真是一次痛苦的回忆。那个时候我每天放学回家的脚步很沉重,因为爸爸每天变着法子折磨我,从搜走大法书开始,到对我拳打脚踢,打我骂我我都能忍,因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深能够体会被中共镇压下的普通老百姓的无奈,我理解爸爸的痛苦。但是最让我难以承受的是爸爸由于绝望开始漠视人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有一次很晚很晚爸爸喝醉酒回家,我出去迎接时发现额头上在不停的流血,我被吓坏了,马上把爸爸扶到床上,我想给他止血。但是他不让,痛苦的在我面前边哭边发脾气,我的心都碎了。我感受到了心在滴血,我马上给爸爸的朋友打电话叫医生过来,折腾了两个小时伤口包扎好后爸爸睡着了,我站在爸爸的床边看着他哭了很久,心里反复背着《洪吟》,对爸爸说,“爸,虽然您现在不理解,但是以后您一定会为有这样一个女儿而感到骄傲的。”

后来我顺利的考上了大学,爸爸的态度开始有了转变。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爸就断言说你这辈子都完了,上大学就更不可能,诸如此类的话不知说了多少遍,但是法轮大法一次一次的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了奇迹。有一次爸爸对我说:“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能考上大学!”

我写这段经历想要说明的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神迹,而是对我这个人的改变,每次陷入极度痛苦时师尊给我鼓励给我点化,给我化解矛盾;在这种扭曲的环境中不仅没有让我迷失,现在的我宽容、善良、正直且很健康的充实的过着每一天,这就是最大的神迹!

当然在修炼的路上还有说不完的修炼人在正信下的神迹与点化,有的甚至微妙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然而大法弟子们却是深知修炼其中的奥妙,现在我的生活和以前大不一样,没有大法我是走不到今天的。

最后我想再次感谢我们伟大的师尊,师尊谢谢您!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