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陷冤狱境况堪忧 妻子再遭绑架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市级机关幼儿园退休职工谢成新,于四月十九日左右在家里被抚琴街办谢世农等一大群人绑架,至今,相关责任人没有给家人任何通知,谢成新现下落不明。

之前,谢成新与女儿到德阳监狱看望被非法判刑的丈夫、原成都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蒋宗林时遭拒绝,监狱当局默认在搞所谓的“强制转化”。因对蒋宗林情况感到担忧,谢成新就此曾到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

半锅剩饭 谢成新下落不明

星期四和星期五(即四月二十一和二十二日)连续两天,亲人给谢成新家里打电话一直无人应接,感到非常担忧(谢成新一家曾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也担心独自在家的谢成新是否会出现身体不适等,星期五晚上彻夜难眠,星期六一早赶往谢成新家住的小区,被周围邻居告知,大概三、四天前的早上八点多,抚琴街办的610人员谢世农带着一大群人,到楼上谢成新家里将谢成新绑架走,说是“学习“,即强制洗脑。

进到家中,发现家里的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和谢成新平时在家看的《转法轮》等书籍不见了,贴在一扇房门上的贴画也已被撕掉;锅里还剩有半锅的饭,已长出了很厚的一层绿霉,发出刺鼻的酸臭味。

家人到抚琴街办了解情况,但由于周末,大门紧闭。至今,没有任何人给家人任何通知、或说法。谢成新现下落不明。

之前,谢成新曾两次被谢世农非法劫持拘禁在位于洞子口的金牛区洗脑班。第二次是其丈夫蒋宗林刚被武侯法院诬判,当时,两位律师曾陪着谢成新的女儿要求谢世农给出书面依据或说明,律师指谢世农的行为已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如今,谢成新再次被谢世农等绑架失踪。在此之前,即三月二十八日,谢成新与女儿到德阳监狱看望被非法诬判的丈夫蒋宗林时被拒绝。监狱当局无法给出不让见的具体理由,更未能出示不让见的依据。当家人问是否在对蒋宗林“强制转化”时,监狱当局未予否认。

建筑研究所长蒋宗林屡遭迫害

蒋宗林,男,现年六十三岁,原成都市级机关事物管理局下属的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曾患有慢性肾炎、偏头痛、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常年与药为伴,饱尝病痛之苦;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终于体会到无病的轻松。后任明远设计研究所所长后,本着“真、善、忍”的理念,工作上勤恳廉洁,很快将原本电话费都缴不起的研究所扭亏为盈,令周围的人们都深为感佩。

九九年之后,因坚持信仰,蒋宗林一家遭受了被非法监视、非法拘禁、冤狱等各种迫害。先是蒋宗林被撤所长一职,研究所亦再次陷入困境后被廉价抛售。后因到北京上访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臭名昭著的四川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折磨。零八年十月,蒋宗林与钟芳琼等共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被成都武侯区法院枉法诬判。整个过程中,武侯法院禁止家属旁听、禁止律师和本人发言等诸多违法和违背基本程序正义的行为,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和谴责,并被记录在零九年美国国会年度报告中。

考虑到蒋宗林曾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因劳教所的“强制转化”,受到的各种非人虐待,家人对年过花甲的蒋宗林目前在狱中的情况感到非常担心。同时,家人也表示,“强制转化”本身是在扭曲人的心灵,践踏最基本的人权,也违反《宪法》,希望德阳监狱停止对蒋宗林的此行为。

谢成新曾于四月中旬到监狱管理局反映其到德阳监狱探望遭拒一事,但监狱管理局说上访部门的人外出开会,谢成新准备第二个星期再去,不曾想却突遭绑架。不知她是否已到监狱管理局反映过此事,不知监狱管理局是如何回答和处理此事的。

原本打算四月下旬再到德阳监狱看望,但谢成新本人现在也下落不明。蒋宗林在狱中的情况也就更为令人担心。

抚琴街办综治办
地址:光荣路19号
电话:028-87702031
谢世农 1318380113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