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大陆学术会期间讲真相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学员。二零零六年前我每年都要参加二、三个省级学术会,还有两个理事会。在会议期间我都尽量抓紧机会讲真相,发资料。下面是我讲真相的部份实例。

二零零一年在全省的一个学术会上,学会理事长(医科大学精神科的老教授)当着近百人的参会者污蔑法轮功,当时我坐在前排(因我是理事、会上还有我的一个学术报告),理事长话毕,我没有考虑那时邪恶的环境,没顾及众多的参会者是什么心态,也根本没有想到怕,我马上就理直气壮的说:“法轮功没有搞什么精神控制,你想来就来,不来也没人过问;法轮功只是叫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同时使人身体健康。我们单位得肝硬化、甚至得癌症的人炼这个功都好了,不存在挽救不挽救的问题。”

我的话毕,在后面有个我不认识的个子高大年龄约三十几岁的小伙子马上说:“我们这是学术会,不是学术上的问题希望不要扯進来。”当时我心里很感激他,因为在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邪恶情境下还有人间接的支持我。后来在会上就没有再谈论法轮功的事了。会后也有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说,你胆子真大,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敢那样说!我说,我说的是真真实实的事实。法轮功没被迫害前怎么没听说谁神志不清干什么蠢事?我们都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这是不是应该多思考一下呢?!

二零零三年在另一个省级学术会上,一个学会的理事(军医学院的教授),那天在会议中间休息时,在会场上污蔑法轮功如何如何,当时会场还有不少人,我马上毫不犹豫的无所顾忌的声音高昂的说:“法轮功没有搞什么精神控制,你想来就来,不来也没人过问,法轮功只是叫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同时使人身体健康。”他又说恶党制造的天安门自焚,我说:“那是造谣 。法轮功认为:杀生、自杀都是有罪的,怎么可能自焚呢?在没有禁止炼法轮功时已有几千万人甚至上亿的人在炼,怎么就没有听说过谁自焚了呢?”这时坐在我旁边一个大医院医务科的科长说:“不要说得那么恐怖,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些老头儿、老太太和身体有病的人,有的人确实把病炼好了”。当时我们就这样争得面红耳赤(当时的争斗心还重),后来就开会了自然就放下这个话题了。我想要是现在我的心态会平和许多,说话的声调也不会那么高昂急促,我会语句平缓的去给他解释。

后来我悟到,这两次在众多人面前诋毁诬陷大法时都有良心尚存的常人出来说公道话,在人这一面使我感到我并不孤立,可能是师父安排来增强我的信心的;也说明还有许多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

每次学术会期间我都抓紧机会讲真相。若在本市开会早出晚归,只能在中午找人讲真相或给真相资料。若有人向我要我的学术文章,有时间我就给他们讲真相,然后再给他们学术文章和真相资料,没有时间就在我的学术文章中夹几份真相资料给他们。有时我也会主动给他们夹有真相资料的学术文章。

若在外地开会,每次我都事先调查那个地方有没有我的大学同学并想法找到他们的联络方式,准备好资料,到时好讲真相、送资料。一次到某市开会这个地方包括医院、卫校共有三个同学,我把他们约到一起叙旧之后就给他们讲真相,离别时就给他们每人一包真相资料,包括刚出来的《九评》。

一次在另一市开学术会,经调查有三个同学在同一个医学院校工作。一个同学已因病去世,一个同学退休后离开了本市,还有一个同学在校时学习成绩好但心高气傲不是那么好交往。我与她又不是一个小班的,本来就不是那么熟悉,毕业几十年也没啥联系,而她的先生又是这个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副院长,可能讲真相有一定的难度。心想师父一再强调要我们救人,作为弟子应该听师父的话,难行能行。再说,给她讲真相也是为了救她,我老远的来到这里就是师父安排我来救她的,现在不救她更待何时?为了给她讲真相,之前,我找到与她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要到了她的电话。到了她那个地方,趁报到后还有半天时间马上与她联系,结果她没有在市区学校的家属区住,而在外面买了别墅,离城较远。在去的路上我一直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我按照她说的乘车路线找到她。见面后先从她执着的别墅如何漂亮说起,再谈到我们大班有十分之一的同学去世了,这样很自然就引到讲真相上了,最后给了她《九评》等真相资料,她也接受了,我一再嘱咐她要好好看一下,拓展一下思维,对她会有很大的好处。

在外地开学术会与我同住一个宿舍的人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一次我与一个看守所的指导员在一起,经过短暂的聊天后,我问她:你们看守所有没有学法轮功的?她说:有啊!我说:他们都是好人,你要善待他们。她说:他们这些人真烦!把他们放出去了,他们又去写标语,特别是在新房子的白墙上,还在人多的地方撒传单,这样就又把他们弄進来了。(若真象上面说的那样,还有我们要注意地方和如何智慧的去做的问题)我说:传单你看过没有?她说:没有。我说:若让人说话他们还会去撒传单吗?传单上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上面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道理。很多有病的人医院治不好,炼这个功后病就好了,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他们要炼;有很多家庭经常吵闹打架,学了这功后变和睦了,为了有个和睦的家庭他们要学这个功;有的浪子学了这个功也回头变好了,为了做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他们要学这个功。所以他们都是好人,你一定要善待他们,将来你会得福报。你若不善待他们对你及你的家人都不好,特别是你女儿又漂亮又可爱,你总希望她有个好的未来吧!还讲了一些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例子。最后给了她一些真相资料和我学术上的文章(她接受了) ,并说希望你了解一下真相对你是有好处的。同时我再一次嘱咐她要善待学法轮功的人。

二零零六年开学术会与一个与邻省接界的边远地区的一个精神病医院的年轻医生住在一起。她们医院很少来参加省里的学术会,虽然我们以前不认识,但当天我刚好在台上主持了半天的会,她听别人讲我是学会的老理事了,所以还比较尊重我,信任我。我向她讲了些真相后,我问她听说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没有?她说:没有。她马上又说:但我知道有卖器官的黑市。她听说有一个年轻小伙子出了车祸,到医院去抢救,没救过来,结果器官都被掏空了。接着我就给她讲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一个证人是活摘眼角膜医生的前妻及老军医所说的情况等等。听后她感到很震惊。我又告诉她有的地方把法轮功学员弄到精神病院去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给他们造成很大的痛苦。你若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善待他们,你将会得福报的。

在我参加最后一次理事会时,我事先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些真相资料,讲过真相或送过资料的,根据接受成度内容有所不同。当大部份人都到了,坐下来快要开会时,我把资料拿出来发给每一位参会者和接送人的司机。我说:回去好好看看,开拓一下视野,对你们会有好处。大概有二十多人,一般都没有异议的接受了,有的当时就在看,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博士,大致看了一下,带着疑惑的目光,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了解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没再说什么,把资料收起来了。

还有一个理事是从一百多公里的另一市开车来的。他来时已经开始开会了,会开完他马上就要走了。我想不能把他给拉下,我急忙赶去给了他一份真相资料,并嘱咐他:回去好好看一下,对你绝对有好处,说不定因此你会一切都很顺利。他说:好!谢谢!

以上是我利用学术会期间讲真相、发资料的一些经历(二零零六年后我就没有参加学术会了),当时劝“三退”还做得不好,与精進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由于层次有限,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