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使更多人走入修炼

|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肖妍综合报道)十二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发生了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其深远的历史影响,人们无法估量,带给人们的冲击和震撼,触动和好奇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四•二五”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原中科院工程研究所博士王斌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我们中科院的学员三三两两地来到中南海西门的府右街,那时已经有很多功友到了这里,据说有很多是头天晚上就到了。长长的队伍中没有任何标语,没有口号,甚至连嘈杂的声音都没有,秩序非常好……到中午时分,……我们在外面开始吃盒饭或自带食物,一些衣着整洁的学员,自愿四处收集垃圾。他们连警察扔的烟头都捡到了小推车上……许多行人驻足惊叹:‘中国有希望!’好些当地居民对我们说:‘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见过,有哭的、喊的、闹的、打的、往里冲的,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看到这样的场面,这辈子真是没白活’;还有的当时索要《转法轮》。警察也消除了对我们的戒备心理,有的和功友们亲切地攀谈起来,赞不绝口,说我们是真正的好人!有的告诉我们他自己家里人也在学大法。”

法轮功学员平静祥和,秩序井然,给在场的中外媒体和北京市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现居荷兰的朱女士谈到当年荷兰媒体的报道时说:“我们荷兰有一个记者在四•二五当天亲自到中南海采访法轮功学员。他写道: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队伍,并把《转法轮》称为蓝色经书。他在后面写道,他们(法轮功学员)有神的纪律,走后地上没有留下任何脏东西。”

目前旅居加拿大的吴艳霞女士回忆,当时她有一位朋友名叫赵光,开车送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太太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亲眼目睹了那个场面后,深为震撼,“结果到了那个地方以后,赵光一下子就惊呆了,在他看来,虽然当时报道上万人,在他看来,不止上万人,就是人山人海,他觉得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那么多人,头看不见头、尾看不见尾。所有的人都静静地站着,没有口号也没有标语,他说在他人生旅途中第一次感觉到,和平、理智、祥和是什么含义。因为他大概是六十年代出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他出生之后不久赶上文化大革命,都是游行呀、喊口号呀,争呀斗呀,都是那种场面,所以这次一下把他给镇住了,所以四•二五以后他就到处讲这个四•二五的真相、讲法轮功的真相,从此以后开始读《转法轮》,从此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

来美国已经十二年的迎春说:“十几年前来到美国时身体比较不好,偏头痛,长期胃痛、便秘,十年睡不好觉,生不如死的感觉,很想死。

“大概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下旬,那天我们在超市买菜,然后就看到当地一份中文报纸,头版头条有一条很醒目的标题:法轮功包围中南海。当时(报纸)登了(李洪志)师父的大照片,整版都登了这条消息。当时我就惊了一下子,具体怎么报道的想不起来了,是负面报道了法轮功。当时我的内心很震动,产生了想了解法轮功是什么(的想法)。

“我以前在国内也学过气功,但学到后面,问一些问题,老师回答不出来了,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个明白的师父。那时就想到台湾去找一个明白的师父,就有这样的愿望,没想到在美国找到了真正的师父。后来就把法轮功的九讲录像看完了,大约就炼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就发现全身的病痛明显好转,后来(病)就没有了。很神奇。我就感觉说,人这个没有病的身体原来是这么轻松!我就很开心。”

当时在新加坡工作的洪先生说,四•二五事件使他第一次了解法轮功。因为新加坡有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华人,因此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事件在新加坡也会有较大的反响。事件发生后,在新加坡媒体上的报导基本上都是转载了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

洪先生说:“在餐厅吃饭时,我们同事之间都在议论这件事。我当时的直接反应就是不愿苟同大陆官方媒体的报导,因为北京在八九年‘六四’发生中共屠杀学生的事件时,我就在北京,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中共的媒体是怎么骗人的。

“后来有同事告诉我,我们单位就有一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吃饭时,我特地坐在他边上,我想听听他是怎么看待四•二五事件的。当时他是如何给我解释四•二五事件的,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原原本本地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是什么。我一听,法轮功这么好啊,那我也要试一试。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他就帮我借来了师父讲法和教功的录像带。我也去当地的书局买了一本《转法轮》。

“不炼功不要紧,一炼,简直太奇妙了。炼功的头三天,脑子那个清新哪,别提有多舒服了。晚上只睡了两、三个小时,但白天一点不困,还特别清醒。因为我以前有失眠的毛病,头常常是昏昏沉沉的,因此这种头脑清新的感受带给我的震撼相当强烈。”

许多民众透过媒体报导,第一次听闻法轮功。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所展现的祥和与高尚的风范,很多人受到触动,纷纷前来学炼法轮功。在台湾各地炼功点,大量涌入新学员,九天学法炼功班场场爆满,每班平均七十名以上,每班都在紧急征求老学员支援,帮忙教功。

黄埔新村炼功点的辅导员表示,有时需开放炼功房和学法房,两台电视同时播放才够用。铜山街炼功点的辅导员林先生说,开办的九天学法炼功班,连续三期均都涌入一百多名新学员,连前院玄关都挤满了人,两台电视同时播放都还不够。由于人数众多,学炼功法时较难伸展开来,许多人还提前半小时甚至一小时到点上学炼功法,弥补前一天的不足。

中国大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于“四•二五”大上访事件之后,台湾学炼法轮功人数激增,各地炼功点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由原先的几十个炼功点,蓬勃发展至今已有一千多个炼功点,学炼人数超过五十万,涵盖大学教授、医生、律师、工程师、公务员、军警、士农工商、学生、家庭主妇等各阶层,是中国大陆以外修炼法轮功人数最多的地方。学炼者身强体健、心性道德提升,普遍受到政府部门及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与欢迎。

“四•二五”之后约三个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因“四•二五”事件而听闻法轮功的国际社会,在其后的十二年里,因法轮功学员不懈的反迫害、讲真相努力,而越来越了解法轮功。如今,法轮功已弘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30/12478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