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师尊时刻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医院职工,虽然文化较低,但是为了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为了证实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我还是想把我心中的真话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晚更要精進

我是一九九九年八月得法的,各方面比起老学员来差得很远,自己总有一个来不及了的感觉,深知必须精進实修,才能跟上正法進程。因此每天大量学法,经常通读《转法轮》三讲到五讲。所以得法后我的思想和身体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得法前我全身都是病,天天吃药,由于我在医院负责管理药,一来好药我就吃,结果越吃病越多,越吃病越重。刚开始得的是胃溃疡,后来什么胆囊炎、尿结石,低血压、心脏病、眩晕症等都上来了。右脚背长个瘤,手术后又长一个,走路都困难,胃溃疡潜血四个加号,医生说要恶化;没想到我得法后身体发生巨变,仅一个月的时间,脚背上瘤子不见了,走路脚也不痛了,所有的病都没有了,走路一身轻,人也比原来年轻了许多。

二、淡泊名利

我的思想也升华上来了,举个例子,我是一九九三年退休的,二零零一年六月,突然间单位来电话,说我管计划生育时,有个职工有一百八十元儿保费没有得到。我当时想,所有发的钱都有账,我可以到单位去查帐,我到单位发现所有的帐都没有了,当时接我班的人不承认,我要坚持强调帐是她给毁了,她当时就得下岗,我当时就想:我学了大法,就得听师父的话,在利益上不能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因此我决定这笔钱由我来承担,最后领导同意我拿一半:九十元。我想我要不学大法我不会这样做的。后来我给厂长、计生委主任、室主任等领导讲真相做三退时,我把师父教我修心性,做好人等这些事情告诉她们,她们都感到很吃惊。

三、师尊呵护 進京护法

二零零二年间,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找到了我的好朋友同修,她后来对我帮助很大,给我提供真相资料,我们俩天天在街上讲真相,告诉世人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演戏,“杀人”也是假的,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二零零四年我一直想去北京正法,在九月份同修告诉我她想去北京,就这样我们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九月七日,我俩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在火车上同修就给对座的有缘人讲真相,这时突然过来一帮警察说要查身份证,我们俩谁也没带身份证,不带身份证要登记家庭详细地址,当时我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学真善忍,不能报假地址,得说真话,可是一说真话,就不能去北京了,就在这时我想起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怕,铲除邪恶迫害,请师父加持。后来眼看就要到我们跟前时,我请师父给我们下一个罩,让邪恶看不见我们,这时五个警察从我们身边过去了,谁都没看见我们,当时我激动得眼泪马上流出来了,是师父保护了我们,谢谢师父救命之恩,就这样我们一路平安到达北京。

我们俩在北京共住了七天,每天到天安门前去发正念,铲除北京地区的邪恶,同时我俩还到居民小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拿笔写真相标语等,有时发现有便衣跟踪,我们就发正念解体邪恶,一次次顺利的走脱了,就这样我们顺利的回到沈阳。

四、讲真相救世人 兑现誓约

从北京平安回沈后,更增加了我们精進实修的信心和决心,为了兑现史前对师尊的承诺,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我们俩天天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我俩到公园讲真相,同修给那个人一个护身符,一下子叫蹲坑的恶警发现了,他跟着我们一边走一边打手机,我一看不行,得赶快想办法脱身,我和同修一边发正念,一边过马路,正在这时,师父又来保护我们,当时马路由绿灯马上变成红灯,那个恶警没过来。可当我们回到医院挂号室,我把外衣一脱下来,那恶警就认出我们来了,我俩立即离开医院边发正念边出医院门,这时抓人的警车都开过来了,可是他们看不到我们,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在邪恶眼皮底下又顺利的回到正法中。从二零零五年,师尊发表《向世间转轮》经文后,我们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在大街上发《九评共产党》,讲真相、送护身符,劝三退,在师尊时时刻刻呵护下,我们一直走到今天。

五、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二零零八年十月,老伴(常人)突然得脑血栓,我和同修就分开了。我想我今后的路如何走下去?师父说:“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在师父的点悟下,自己决心冲破一切困难,坚持做好三件事,每天不管刮风下雨,大雪封门,都坚持走出去讲真相。上午给老伴读法,中午老伴睡觉,我就出去讲三退。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我家成立一个学法小组,这样我每周能见同修两次,这对我两年来单人出去讲真相起到了很大作用。

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出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我那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要在家干点家务,就让孙女照看她爷爷,下午两点我去扶老伴起床,他正看电视,我往电视一看:朱魔像和毛魔像,我就随口说了一句:灭!可是刚回到厨房,就觉得我就象马上要离开人世一样,不能说话,手冰凉,腿不能站,眼也睁不开,头痛的很厉害,心脏要停止一样,我马上上床靠墙坐下,开始发正念,这时邪恶不让我坐着,让我躺下,我想我不能躺下,躺下我就完了,我坚持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看到我身体所有的神都没有了,元神要离体,我求师父快来救我,我说我不能走,我还要救众生,师父快快救我,我就背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不许邪恶干扰我,我是李洪志老师的弟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家人让我上医院,我说我没有病,我就是死了,也不遗憾,我都得了法了。老伴也很坚定的告诉儿女:你们谁也别管,你妈有师父管。我从两点发正念一直到晚上八点,这时我觉得好了许多,说话别人也能听清了,头也不那么痛了,我告诉家人我没有事了,师父把我救过来了。到半夜十二点我起来发正念,感到好象大病一场一样,全身无力,我还是坚持发了正念。到凌晨三点四十分,我想我还要坚持起来炼功,尽管全身无力、腿站不住,我强忍着坚持作完了五套功法,这时身体比原来好多了,第二天我又能出去讲真相了,女儿来电话,问我怎么样,老伴说:“你妈又能出去了。”

在这十二年的修炼路上,师尊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保护着我,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的命,我用人类的语言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救命之恩,我唯有精進再精進,直到跟随师父到正法结束,请师父放心。

最后请允许我跪拜师恩,泪如泉涌,师恩难报,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双手合十祝师尊六十大寿生日快乐!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