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修炼大法 幸得师尊护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九六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朦胧中,听见家里房梁上有一种清脆悦耳的,好似庙里敲打木鱼声音和铜铃声传入我耳中。早晨起床和妻子提起此事,她说也有同样感觉,我们觉的很稀奇。和一位法轮功学员说起此事,他说这声音是从另外空间传过来的,是师父的点化,是我们要得法了。我们感到无比喜悦和殊胜,有一种非常幸福美满的感觉。

从那时起,我把《转法轮》这本宝书请到家中,开始学法炼功,走上了修炼的路。炼功时,特别炼到第四套功法随机下走这一环节时,感到法轮在我身体的周围嗖嗖的转个不停,给我学法炼功增加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使我修炼大法信心十足。

通过和同修切磋交流,我从心里感觉到大法确实是好,无病一身轻,干活也不觉的累,走起路来轻飘飘的。通过学法炼功有些神奇的事也出现在我的身上。

下面我就把在我身上发生的几件事情和亲身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开水烫不坏

我是一名司机,有一次去北京拉货,回家的路上因拉的货物超载,车在爬陡坡时水箱温度比较高,车爬到中途时水箱温度急速上升,水温表指针指到100度,水箱的水已经开锅了。如果再继续行驶就会造成事故。车走不了了。我把车停下,就听见水箱里的水咕嘟咕嘟在响。当时由于急于赶路,想尽快将水温降下来,我就用一条毛巾合起将水箱盖子包住,把水箱盖拧开。

就在打开盖的一刹那,翻滚的开水溢了出来,从我的头顶上流下来,当时我的头就象刚从脸盆里洗过一样,只觉得热乎乎的,没有烫疼的感觉。车主看到急问烫坏了没有。我当时就用毛巾擦了擦脸上和头上的热水。我想起《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就对车主说:“没事”。这次只是手腕上起了点水泡,没过三天就好了,一切恢复正常。我悟到,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使我闯过了这一关。

信师信法,创伤迅速痊愈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我和车主与另一名司机三人开一辆大挂车去河北唐山送钢材(大卷),当时车上装着五个大卷,总重量大约在七、八十吨左右。因走山路坡度比较大,再加上超载行驶,车辆发生故障,刹车气压急剧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必须马上停车。但是因为刹车气压不足,在陡坡上又停不住,必须有一人在车上踩刹车,我和另一个司机下车马上采取其它措施。在路上找东西又没有,我就从工具箱里找到一根长木方子,想用木方子塞到车轮底下使车停住。我拖住木方子往车轮底下塞时,还没来得及把手撤回来,就听见“叭”的一声,我的右手食指和木头方子同时被压在车轮底下,手拿不出来。危急之下我用尽力气将手拽出,因用力过猛,右手食指第二关节的肉和皮还有指甲全脱掉,露出白骨,随后就是鲜血淋淋流不止。车主在驾驶室里不知道,那个司机在车另一侧也不知道,我也没告诉他们。车又向前走一步,等车停住我才告诉他们我右手受伤了。车主把毛巾撕下一条将我的右手紧紧缠住才止住血。

当时是凌晨三点钟左右,在山区附近又没有医院处置。等到天亮六点多钟,车正好路过一家医院,车主叫开了门,大夫对我的右手食指进行清表处理,疼的我真是难以忍受。大夫说我的食指第二关节须截肢处理,怕感染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在有法在,我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不用截肢手术,你给包扎一下就行了。”在车主和大夫的劝说下给我打了一支血清,还开了不少药,包扎完后就随车主送货去了,也没住医院。在车上车主劝我吃药我只吃了一次。到家后,车主说到医院再开点打针的药和吃的药他给报销。我悟到,我是炼功人,只是到医院包扎过几次。通过学法炼功,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右手脱落的皮和肉从新长出来了,也长出了新指甲。这真是奇迹,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我从心里感谢慈悲伟大的恩师。

危难之中有惊无险

在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在单位上班。铁板垛上边有一吊铁板没放正,往一边倾斜,容易塌落砸伤人,很危险。班长叫我和另一个人把倾斜的铁板吊下来。人在垛下面无法挂钩,铁板垛又高,只有上到垛顶才能挂钩。我刚上到铁板垛上还没等挂钩,就感到板垛向一侧倾斜下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往下跳,板垛哗啦一声,我随着板垛也下去了。板垛滑倒的前方正对着一个二十几吨重的带钢大卷。我一看不好,双脚迅速跳起,滑倒的铁板正好撞在大卷上,而后我的双脚又站在了铁板上。真是惊人的一幕啊,如果我不是急中生智迅速跳起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想,这都是师尊给了我聪明的智慧,才使我采取了果断措施,身体没有受到伤害,转危为安,有惊无险。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真实经历,我知道我做的点点滴滴,和修炼好的同修相比是微不足道的,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可是我有决心、有信心,精進实修,用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紧随师父圆满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