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应试教育与中共谎言洗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应试教育,又称填鸭式教育,是一种通过考试成绩来衡量学生水平的教育制度,与素质教育区别最大的一点就是受教育者只能一味的接受,而缺失了自身的独立思考能力。受教育者要想得到一个理想的成绩,也只得依照“出题者”原本规定好的唯一答案来完成答卷。

而这个“出题者”最大股东就是中共了。中国大陆这几十年一直坚持应试教育,也是中共一直心虚其窃国起家的不光彩历史,并极力隐藏其对中国人民犯下诸多罪恶的事实,故充份利用和放大了应试教育的弊端,对学生从小孩开始就在灌输中共党文化,加强对精神意识领域的控制。应试教育被讽为“应试教育是个筐,什么垃圾都能装”,而中共充当了“垃圾制造者”这一角色。在一遍遍的重复灌输下,在一代代的交叉感染中,社会道德下滑,民风败坏,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被扭曲,辨别是非的能力也在退化。

因而,在中国大陆,对受教育者来说,应试教育已经代表着一种权威――强权加淫威。学习中国现代史,目的之一是让学生接受被歪曲了的历史,承认中共的合法地位;学习政治,是让学生死记硬背,拥护党的独裁统治,但如有人提出异议,则会被扣上“参与政治”帽子。虽然中共作假的手段拙劣,但在没有选择和比较的情况下,在先入为主的因素影响下,众人被灌输了虚假的东西却不容易、甚至不愿去辨识是非和曲直了。

比如,小学的语文课本也被整的漏洞百出,下面列举网络上爆料的几篇课文:

“爱迪生”课文:爱迪生的妈妈得了急性阑尾炎。医生苦于房内只有几盏油灯,无法进行手术。刚满七岁的爱迪生,利用镜子的反光原理,让医生在明亮的反光下,为妈妈成功进行了手术。

疑问:医学史上对于阑尾炎手术的最早论述是在一八八六年,而爱迪生生于一八四七年。也就是说,爱迪生七岁时,不会有阑尾炎手术。一位有着二十多年经验的外科医生说,油灯反射属于“有影灯”,这样的条件根本无法进行阑尾炎手术。

中共诋毁法轮功创始人的手段不也是类似吗?

《人民日报》曾登过一篇有一老妇人在几十年前为李洪志先生接生的事,八十多岁接生婆竟然清楚记得一九五二年为李先生接生时,用了催产素。但被揭发出来她所用的催产素,在那年还未临床使用,使《人民日报》贻笑大方。

黄继光课文:火力点里的敌人把机枪对准黄继光,子弹象冰雹一样射过来。黄继光肩上腿上都负了伤。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更加顽强地向前爬,还有二十米,十米……近了,更近了。……黄继光突然站起来了!在暴风雨一样的子弹中站起来了!他举起右臂,手雷在探照灯的光亮中闪闪发光。

疑问:美军在朝鲜使用的轻机枪,弹丸初速为853.4米/秒。高速枪弹遭遇人体骤然减速时,造成比弹丸直径大许多倍的严重破坏。当穿过人体而去时,弹道周围组织又将刚刚吸收的动能向体内猛烈扩散,造成类似“爆炸”般的效应,使人体内瞬间爆出一个比弹丸直径大十几倍的伤腔。一颗即足以打烂一个拳头大小的区域,黄继光不可能“举起右臂”,从离心脏十几厘米远的地方通过,心脏也可能在瞬间伤腔出现时遭到强烈挤压而破裂甚至被捣烂。

中共栽赃法轮功修炼者的“自焚”谎言不也是类似吗?

从“自焚”谣言录像片中王进东被抬上救护车的镜头看到他双腿不知用什么裹得粗粗的,衣服也没烧坏,让人觉得他是否事先包好了石棉布;但从他两腿间放着的那个完好无损的绿色塑料瓶又使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点着火;那个烧到重伤无法救活的十二岁刘思影竟能在被人抬走的时候喊出那清脆响亮的“妈妈──”,令人不禁产生“这是否刘思影的声音”或者“刘思影是否已被烧得那么重”的疑问……

“草帽计”课文:红军长征期间,贺龙用计谋,不费一枪一弹,使敌人自相残杀的故事。一九三四年,中国工农红军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贺龙带领一支红军队伍,由湘西向贵州进发,蒋介石的……派飞机在天上跟踪轰炸、扫射。那时,正是炎夏,地上的草木都被晒得枯焦了;指战员们虽然人人头上戴了一顶草帽,仍然热得汗流浃背。”

疑问:查阅历史资料得知,一九三四年的“炎夏”,贺龙和夏曦领导的红三军还没有开始长征,而是在湘黔川交界地区游击战。红军长征始于一九三四年十月十日,此时的贺龙,并不在江西中央苏区。当 “长征”、“飞机”、“从湘西向贵州”,这些条件都可以满足了,已是十一月了,并非“炎夏”。没了炎夏,草帽计怎么可能实现呢?

中共就是这样用“假、大、空”宣扬成了“伟、光、正”,将真正抗日的描述成下山摘桃子的,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偷得桃子。

今天,得知这些不辩的事实时,却有几分震惊、几分好笑,继而是十分的沉重。在这短短几十年里,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被中共破坏殆尽,八千万的中华儿女被夺去性命(《九评共产党》里已经详细剖析了这一切来龙去脉),当今仍旧有着难以计数的人们为坚持真理、不妥协于中共淫威而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