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慧兰遭迫害面临截肢 看守所推卸责任(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境内新华农场现年六十岁的宋慧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刑讯逼供,在汤原县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原本健康的能自由行走的人,被迫害得记忆恍惚、腿脚变黑、小腿腐烂的露出腿骨,面临截肢的危险。汤原县看守所声称不负责任,而新华农场国保大队李勇等人伙同当地派出所还追着骚扰宋慧兰家人。

四月十一日下午,新华农场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勇等人和横头山镇派出所的不法警察开警车去横头山镇中学去找宋慧兰的外甥女婿问宋的住址,并说她是取保候审,每月必需见本人一次;又问是她女儿对象在下面(车站停车场)开车吗?并说出他的名字。然后他们又开车去停车场,去问她女儿的对象,也问她们住址,并问她女儿在哪上班,手机号等,使宋家人不得安宁。

宋慧兰被迫害后,腿脚变黑、小腿腐烂,面临截肢的危险(慎入)

宋慧兰在修炼法轮功前疾病满身;肾盂肾炎、子宫肌瘤经常流血、肾结石、风湿症、关节炎、肝炎等,苦不堪言,夫妻经常吵架。一九九七年她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也和睦了。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宋慧兰去横头山办事,临时住在同修左秀文家,十二月十三日上午横头山派出所所长王训杰、干警于木春,桦川县国保大队的董洪生、贾友、刁姓警察等翻墙进院,非法闯入左秀文家,象土匪一样抢劫,并绑架宋慧兰、左秀文、王丹和其母亲。

在桦川派出所、看守所,宋慧兰遭毒打、逼供,绝食反迫害,被拉到桦川县医院输多瓶不明药物。桦川县看守所以庞所长为首,每天十多个警察昼夜轮番值班加害宋慧兰,每天晚上都给宋慧兰双脚戴上脚镣子,双手铐上手铐,呈大字型抻在床上,野蛮灌食。十二月三十一日,宋慧兰被转送到汤原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对宋慧兰说:“宋慧兰,你又回来了,你还想象上次那样绝食出去,你死了这份心吧,没门”。在东北的冬天晚上零下二三十度的情况下,他让宋慧兰睡在冰冷的地 铺上,只盖着薄得透亮的被褥。宋慧兰每晚被冻得浑身发抖,以至造成子宫脱垂,鲜红的肉从阴部垂下,夹在两腿之间,非常痛苦。

宋慧兰继续绝食抗议迫害。闫勇、李管教、姜管教,还有一姓蔡的、一姓李的,及一个叫杨丽的管教等人,死死的将宋慧兰按在铺上,使其动弹不得,并给宋慧兰戴 上手铐,强行、快速静滴了一瓶不明药物。这瓶不明药物使宋慧兰剜心的难受,满地打滚,连话都不能说,痛苦极了。还有的警察过来讥笑、嘲讽,说:“没事,没有副作用。”一个叫乔云亭的所长还过来威胁说:“不行,给你铐地环!”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宋慧兰在极痛苦中熬到晚上,发现右腿膝盖以下和右脚全变成黑色,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不能行走。医生过来了,警察也在场,宋慧兰说:“我这腿就是你们打针打的”。女狱医看过宋慧兰的腿和脚之后说:“这腿废了”。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汤原县看守所怕宋慧兰死在看守因此承担责任,给宋慧兰家属打电话,让接人。宋慧兰是被家人从看守所抱出来的。当时的宋慧兰身体僵直、眼神发呆、不会说话,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象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反映和知觉(当时 家人只看外表这样,还不知腿和脚的实情)。回到家后,家人才发现,宋慧兰的右腿以下,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淌黄水,摸上去硬梆梆的,象铁板一样, 一敲呯呯响。

家人于第二天、第三天连续带宋慧兰到佳木斯市的两大医院诊治,大夫看过之后都不收留,告之:已无治疗价值,只能截肢,还有生命 危险。家人悲伤痛苦、气愤至极,回头找汤原县看守所要求其出资给予治疗,质问:“你们用什么药把她害成这样?”姓乔的所长心虚的说:“没用啥药,就管心脏的”,负责纪检、姓兰 的书记说:“人那样了,你为什么还接走,第二天咋不送回来呢?”并且百般威胁、敷衍家属,开脱罪责。

下面是家属当时在汤原县看守所所长乔云亭的办公室与他的对话,当时屋里还有个纪检书记(姓兰)。

家属说:人很危险,医院让我们上哈尔滨,但得要原始病历, 不然没法确诊!
乔 说:没有原始病历!
家属说:你们给她看病,不都写病历吗?
乔 说:那不能给你,复印一份可以。
家属说:人很危险!脚腿都黑了!你们得负责任!
兰书记:人那样你们怎么还接回去呢?(态度很凶恶)
家属说:当时你们叫我们来,我们就坐车过来了,你们把人抬出来时穿着衣服和袜子,我们没有看到他脚的症状,等到家后才发现!
兰书记:那你们第二天为什么不送回来呢?(态度很恶)
家属说:人都那样了,我们不得上医院吗?
兰书记:上哪个医院?
家属说:佳木斯二院!
兰书记:哪个科?怎么看的?
家属说:我们做了彩超。
兰书记:我看看。(家属给兰看了彩超。兰看后,溜走了。)
家属(对乔)说:你们给她打的是什么药啊?把她折腾成那样?满地滚使她的腿变成这个样子了?还威胁她要给她铐地环。
乔 说:没打什么药,是管心脏的!
家属说:她没有心脏病你给打什么管心脏的药?你们把她迫害成这个样子,你们得给我们拿医药费!
乔 说:我们哪有钱啊?
家属说:我们是农村的,我们没有钱。
兰书记:你们人接走了与我们没有关系!
家属说:既然你们说没关系,那你们就给签个字吧!
乔 说:我不能签!我知道你们要打官司!(乔云亭不承认宋慧兰的腿和脚趾头都是黑的,说没这样。)
家属说:你们这不是打赖么?我们接完人第二天就去医院了。
兰书记:你有诊断吗?家属把诊断拿出来,兰看后不吱声了。
乔 说:你可以往上找!
家属说:哪是上啊?上面是谁啊?
乔 说:公安局。(办案单位)
家属说:那你给我们签个字吧。
乔(拒签)说:你们回去赶快治病,把所有票据搁着,以后说给补偿。有国家赔偿法。
家属说:人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给她取保候审逼着家人签字,这样对她恢复身体有影响,你们把她撤销(取保候审)吧。
乔:你懂不懂法?这是公安局的,与我没关系。
家属说:你触犯国家法律,这是故意伤害罪。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浩劫中,宋慧兰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她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三月,她再次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她 又一次被警察绑架,看守所警察强迫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天两夜,还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宋慧兰和汤原县九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汤 原县吉祥镇守望村发真相资料救人,遭恶人绑架。在汤原县看守所,宋慧兰绝食反迫害直至生命垂危,恶人怕担责任才放了她,她是被家人抬回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