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气管哮喘病痊愈 百岁老母也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底在中共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时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

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的人生十分坎坷,六岁时就患上了“支气管哮喘病”,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越来越加重,发病频率也越来越高,持续的时间也更长,轻则一个星期,重则几个月,还要不断的打针吃药。什么偏方、验方、秘方用了无数,非但不见好转,反而严重到无药可治,随之引起头昏、目眩、四肢无力,腰膝酸软,苦不堪言。

为了治病,耗尽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丈夫也因此离我而去;上有八、九十岁的老母,下有年幼的女儿,全靠我一人维持,身体上、经济上、精神上的压力无以言表,就这样我在苦难中煎熬着。

一九九九年年底,在媒体对法轮功大肆造谣、污蔑、诽谤,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毫无理性的打压迫害的红色恐怖中,一个偶然的机缘使我幸遇了大法,当我第一次听到师尊的讲法录音时,深感震撼,泪如泉涌,啊!这就是我一生中要找的!我生命中所等待的宇宙大法!

得法后我如饥似渴的诵读《转法轮》,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去修炼,从而心性不断得到了提高,身体得到了净化,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了,从此感到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精神也振作了,一改过去的愁眉苦脸,脸上总是堆着笑,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

在苦难中坚修大法

二零零四年七月,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到农村去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地“六一零”的四个恶警突然闯入我家中,翻箱倒柜,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他们把我骗到派出所后就又把我关押到看守所,一个月后又将我送往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一进劳教所,最难以忍受的就是人身侮辱(搜身),由恶警带领一名吸毒犯,把我带进一单间,强行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在看守所早就被搜得一无所有)。次日早上七点三十分,由四恶警带领四名犹大轮番围攻,欺、哄、骗、吓,妄图让我放弃大法、放弃修炼、背叛师尊。直至晚上八点,尔后由四名吸毒人员包夹。

我信师信法,决心用生命证实大法,用生命捍卫师父的尊严,决不辱没大法弟子的称号。恶人经过五十四天的轮番轰炸,软硬兼施,始终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信念,我告诉她们:“真、善、忍”早已印在我的脑子里,溶化在我的血液中,刻骨铭心!你们想把“真、善、忍”从我的心中抠出去,塞进邪党“假恶暴”的东西,真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她们看我不屈服,就强迫我到拉链车间干苦役,晚上由两名吸毒犯“包夹”看管着。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我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及我单位负责人来黑窝“看”我,杨说:半年了你还不转化(放弃信仰),到期我再加你二年。我说我修炼真善忍你们把我送劳教,你们想用这卑鄙的方法要我放弃大法真是白日做梦,妄想!我相信“善恶有报”,你们助纣为虐,历史会惩罚你们的。

我为了抗议邪恶对我的加期迫害,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二月八日(大年三十)我开始绝食。二月十二日四名狱医给我强行打针,每日将1500毫升的不明药物,由四至五名吸毒犯按住我的头和四肢,强行输入体内,一个月后我的体重由七十多公斤降到五十多公斤。两名恶警将我强行拖上警车,拉到地方医院,抽血化验检查。之后每日依然强行输入不明药物,再用塑料管从鼻腔插入胃里,强行灌入1200毫升不明食物,当拔出塑料管时,血喷涌而出,过后全身奇痒无比,胃里火辣辣的疼痛,小便带血。

两个月左右体重就降到四十公斤左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心脏早搏、过速、高血压、哮喘病、四肢无力、不能行走,生活无法自理。三大队大队长还恶狠狠的说要把我当植物人“养”到劳教期满。这时我真的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但我牢记师尊的教导:“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每次被迫害时,我都大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停止邪恶对我肉身的迫害!”并正告恶警:“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恶报!”

在那暗无天日的黑窝里,身体被折磨的痛苦还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而精神上的折磨却难以忍受,不能学法,不准炼功,不准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轻则体罚,重则加期。各种限制自由的条条框框数不胜数。每天二十四小时面对的不是恶警的威逼、恐吓,就是吸毒犯的咒骂、欺辱……

在黑窝的日日夜夜,我始终牢记师父的教导,每日每时发着正念,夜深人静时,默默背诵师父的《论语》、《真修》等经文和《洪吟》。师父的教导如黑夜的明灯,照亮了我的心,师尊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眼前,师尊就在我的身边,呵护着我,激励着我度过了那艰难的岁月。

两年劳教期满,恶警要我写“百安”总结、“年终总结”“解教总结”等,我牢记师尊的教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坚决不写,为此加期十五天。还逼我交付她们强行给我输液、灌食时的所有费用12000元,不交不让出所,女儿为了让我早日离开那人间地狱,东借西凑的送了12000元给她们,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把我接回家。

从劳教所回来后,恶人没有放松在经济上、肉体上和精神上对我的迫害,但我有大法“真善忍”的指引,我心中有“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每日每时都沐浴在佛光的照耀下,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百岁老母亲得益于大法

我的母亲现在已是一百岁高龄的老人,她是大法的直接受益者。我母亲每天都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无数遍,至今头脑清醒,无病无灾,身体依然硬朗。

二零零四年“六一零”恶人来绑架我时,当时我母亲有九十五岁,她对恶警说:“我看你们就象过去的土匪,到我家里乱翻乱抢,连我的老寿衣都乱翻一通,还要抓我姑娘,我姑娘六岁得哮喘,在医院她是药剂师,好药、好针水都先让她用,吃过的中药、西药用汽车拉都拉不完,也没治好她的病。她炼法轮功后什么病都没有了。现在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为国家节约了多少钱?你们到单位去问问,那个不说她是好人!坏人你们不管,反而来抓好人,这是什么道理?”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一零办公室”恶人又来抄我的家,九九岁的母亲看到不法人员把挂在门上的“世界需要真善忍”及师父的法像扯下来,就一把抢过来说:挂在我家里的东西不准拿走,快给我挂上!不法人员骗她说:好、好、你拿给我,我给你挂上。母亲看到mp3放在茶几上,就悄悄拿了放在自己的包包里。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我深深体会到,我的一切,我的一家老小乃至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我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大法的指引,我的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离不开同修的帮助。没有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根本无法度过那些劫难。我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不辜负众生的企盼,才能不辱没大法弟子的使命。

第一次投稿,写得不好,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