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持节守正 德厚福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古语云:“为善者天报以福,为恶者天报以祸”。天道无偏无私,常与人人相随,不必询问而能巧妙回应,不必召请而会自然来临,奖善罚恶,一一报应。所以人们应尽己心力,抑恶扬善,顺应上天,而不可有丝毫的不德之心。

《文昌帝君阴骘文》是明清年间广为流传的一篇劝善文章,汇集了儒教、佛教和道教的一些向人劝善的做人准则。文中提到:“做事须循天理”、“广行阴骘,上格苍穹”、“欲广福田,须凭心地”、“百福骈臻,千祥云集,岂不从阴骘中得来者哉!”意思就是说,做事要按天理而行;广积阴德,就可以使生命升至天界;要使自己的福运广大,就要修自己这颗心;百种福份汇聚,千种吉祥云集,难道不都是从阴德中来的吗?!

“阴骘”,就是冥冥之中神灵对人的提升和肯定,被人们引申为“阴德”的意思。“骘”字上半部份的“陟”字,本为人的双脚朝上沿台阶登高的象形,加上下边的“马”字可理解为快速升高之意。因为“骘”涉及高度,因此也就有了评定高低的意思。中国人自古讲要做善事,积阴德。就是因为在另外空间中,有专管人类生死祸福的神灵,时刻在监察着人的善行恶行,从而给予人相应的报应。“上格”的“格”字可理解为到达之意。

相传文昌帝君为掌管人间禄籍之神,因此可以决定文人对功名的求取。并曾有言:我在春秋两季的科考中,经常是临时决定取舍。原本该考中,而被一笔勾销名字的人,只因为其德行有亏;而那些原本不在录取之列,后被增补上来的人,是因为其守住自己的名节。考场中处处有神,可惜呀,考卷上字字珠玑,却忽然被灯灰落纸毁卷;遗憾呀,文章篇篇锦绣,却无缘无故被墨迹污脏。当时实际上就是我在主持考场,怎么说老天没长眼睛呢?

下面是几个与科考和功名有关的故事,可以让我们看到善恶有报的天理是怎样体现的。

(一)持节有福

明朝万历年间,湖南长沙府的陆德秀,在他十六岁时,看到城外顾家花园清静,便借住在那里用功读书。时逢乳母王氏一家为顾家看园,王氏继女惠儿,年纪也十六岁,见陆德秀少年俊雅,就殷勤的端茶送水,陆德秀很觉过意不去,便客气相让。惠儿以为陆德秀有意于他,便在一日晚间,轻轻走到陆德秀卧房门口,道:“相公开门,莫负奴的来意。”陆德秀道:“我是孤男,你是寡女,暮夜相见,必被旁人谈论,所以不开门了。”惠儿道:“不过你我两人,有谁知道?”陆德秀道:“人纵瞒了,天是瞒不过的,你去罢。”惠儿只得回房。第二天陆德秀别了王氏,悄然竟去。

陆德秀同窗潘再安,见这里书房空了,也搬来此处读书,与惠儿眉来眼去,二人遂为非礼。那年秋试,潘再安父亲梦见有无数报人拥进门来,报道:“潘再安已中第二名举人。”正在高兴,又见一人走来,将报条夺去,道:“潘再安做了亏心事,举人已让与陆秀才了。”报人纷纷而散。其父梦中拖住那人道:“哪个陆秀才?”那人答道:“你儿子的同窗陆德秀。”开榜后,陆德秀果然中了第二名举人。潘父责问儿子:“你做下什么亏心事?”潘再安只得实说,父子二人嗟叹不已。陆德秀十七岁便中了高魁,后又中了进士,点入翰林,人人称羡。

陆德秀只因持节戒淫,便至仕途显达;潘再安只因违德贪欢,遂至功名无缘。看到这些不应叫我们猛省吗?

(二)守正家兴

清朝顺治己亥年,昆山徐立斋刚中状元不久,当地有一个传闻,说有人到城隍庙烧香,宿于庙中,半夜看见城隍威严升座,把他叫到面前对他说:“你知道徐立斋中状元的原因吗?徐氏家族世代没发生邪淫的事,久积阴德,感动上天。这回中状元才是好报的一个开始。功名之事,虽然奥妙难测,而因果报应却是很明显的。世上那些迷恋于万恶之首的人,可以醒悟了吧!”城隍说完,即在属下鸣锣开道中走了。那人记下城隍的话,广为传播。后来徐立斋的两个弟弟徐健庵、徐彦和分别中了庚戌年、癸丑年的状元。同胞三兄弟,中了三名状元。他们的子孙也接连不断地登科。

俗话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因此,教育儿孙明白因果报应,恪守道德良知,才是家业兴旺的根本。

(三)口业害人

清代时江苏宜兴有位书生叫潘书升,在康熙甲子年秋的一天,他梦见自己到了关帝殿,正逢发考卷,只听殿上叫第一个人上殿,这个人就到了殿上,但却马上被踢下去了。第二名就是潘书升自己。第三名、第五名都未到。这时潘书升又看见墙壁上挂了一张黄榜,榜首的名字是“为楫”二字,单单看不到姓。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红脸人,将他自己所戴的头冠取下来,戴到了潘书升的头上。潘书升梦醒后很觉惊讶。等到考试发榜,潘书升果然名冠考生,得了第一名。

为此潘书升到处访问名叫“为楫”的人,不久就得知是娄县的傅鹿野。于是前往拜访,得知傅鹿野平素以文章驰名,考试时主考官果然把他定为第一名,头两场考试的文章,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不料第三场的考卷却丢失不见了,为此考官只得对他放弃。原来,傅鹿野很有口才,但平常所言多是华而不实的夸夸其谈,而且喜欢宣扬别人的短处,所以才得到了这个报应。考试揭晓后,主考官因为特别喜欢他的文章,还特意请他见面。但自此以后傅鹿野就怏怏不乐,非常苦闷,没过多久,就暴病身亡。

由此可见,怎样说话也不是小事,事关德的积散、业的大小。言语不实,必会言行不一,欺世欺人;扬人之短,必会增人痛苦,损人自尊。因此,为人处世要时时把握好何者该说何者不该说,多说实在不虚、宽厚包容的话,才会不致造业,免遭恶报。

(四)劝善感神

清代时嘉兴县有位书生,参加科考,总是落榜。但为人敦厚,平日抑恶扬善,凡是听见同学或亲戚朋友谈论违背操行的不正当之事,便严正地加以阻止和训诫,并且写了一篇“戒口孽文”规劝他人。他屡屡劝人多看善书,切莫无端造业。有一年,又去参加考试,放榜前一夜,梦见他的先父告诉他说:“你前一生,少年考中进士,由于你恃才傲物,上天罚你,今生屡试不中,终生不发达。但因你作‘戒口孽文’,又劝勉他人看善书,文昌帝君认为你劝人向善,阴德很大,故特奏上帝,补列你的功名,盼你更加修德,报答天神。”书生听后,惊喜不已。放榜果然考取,作官后愈加谨慎,力行善事,后来官至御史。这种劝人改恶从善的慈悲之心,也足以感动天地使祸移福积,获得善报。

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实在是万万不假之言。因为天理不可违,而神明无时无地不在鉴察善恶。所以说,心存善恶有报的天理,成就善恶分明的品行,才能得到源远流长的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