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无人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一所)位于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二十六号(具体位置在江北区沙堡,金科十年城旁),被劫持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一百人,全部非法关押在该所的四大队,六十岁以上的有二、三十人,还有七十多岁的。我曾经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亲身经历并目睹了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种种迫害,近期才从这个黑窝里出来。现将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叙述如下:

一、严酷“整训”,肉体折磨

“整训”即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折磨。

1、逼迫法轮功学员全天站军姿,蹲军蹲,甚至于蹲几个小时都不准换脚,名为“严格整训”,实为严酷体罚。法轮功学员被要求早上六点半起床,然后被“整训”到晚上十一、二点,脚、腿肿得很大。

劳教所还将非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隔离室,睡地板。那些包夹(吸毒劳教或其他劳教人员)乘机施暴,外面的人并不知道。大概是在二零一零年上半年,曾经有几次听到三楼小间有人喊:“法轮大法好!”随即听到打人的声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一次,大法弟子张臣英在操场喊:“法轮大法好!”被几个包夹按在地上施暴,然后关小间。恶警陈雁彦(原四大队的第二队长)气急败坏,大骂大法和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看到张臣英被迫害得嘴都歪了。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经常挨打,我亲眼看到有学员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警察对此视而不见。张杰下组一个多月还看得见她身上的伤痕。曾经有一次,大概是在二零一零年上半年,恶警陶忻对一个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另一法轮功学员司志敏提出抗议,反映到所部也是不了了之。从新声明高压下的妥协作废、走回大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沈凤梅、马逸先被加刑、延教,被“严格整训”直至出所。

2、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只准吃半份饭菜或一点点饭,不准买小食品,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解手。

大法弟子雷昌蓉就饱受其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雷每顿只能吃半份或铺碗底那么一点点饭,包夹李亚利和陈志还骂:“你这老不死的,不报数,不打报告,还该吃饭吗?”十二月中旬的一天,从早上起床一直到晚饭前都不准雷昌蓉上厕所,她就在坝子大声揭露:“这是什么规矩,不准上厕所?就是死囚犯也准屙屎屙尿嘛!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有一天,雷昌蓉已憋不住尿了,胀慌了,说声要解手,急忙走到厕所,动作很快蹲下去解手时,被跟进来的包夹李亚利和陈志从厕所拖出去,经过三楼走廊往警察值班室那儿拖,雷昌蓉一直光着屁股,尿一路流淌着。当时三楼各监舍许多人都出来看,包夹还无人性地骂:“你这个老不要脸的……”,恶警还指责这位备受折磨的法轮功学员。真是良知泯灭,人性无存。

3、强制吃药

法轮功学员本来没有病,被劫持到劳教所后,医生体检说有高血压,有这样病,那样病,强行吃药,不吃就施暴,或偷偷把药放到饭里面,也不知道吃的什么药。雷昌蓉不吃药,包夹组长陈渝说:“你不吃药我们有的是办法”。之后,在雷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包夹把药弄成粉放到她饭里面,吃了很久。吃药后,雷的记忆力明显下降,思想混乱,身体不舒服,咳嗽等。

4、夏天烈日暴晒,晒得皮肤黝黑。在寒风透骨的数九天,不准买冬天穿的衣裤鞋袜。账上有钱也不准买,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帮助都不行,如发现两个都要受惩罚,也不准家人送穿的进来。二零零八年整个冬天,法轮功学员雷昌蓉就穿一条单裤,脚上穿一双丝袜和一双胶鞋,冷得直哆嗦。法轮功学员何天珍想送双棉鞋给雷昌蓉穿,包夹却不准。雷昌蓉还要从早上六、七点被“整训”到晚上十一、二点。

5、不准洗漱。被劫持进劳教所时恶人就把杯子等洗漱用具给没收了,不准再买,也不准喝水。法轮功学员雷昌蓉戴的是假牙,时间久了,嘴是很臭的。包夹一边侮辱、乱骂,一边就是不让洗漱。

二、强制洗脑,精神折磨

白天强制法轮功学员看栽赃诽谤大法的碟片和书籍。晚上“整训”到十一、二点后,再写“思想汇报”。如果包夹认为写得不合格,就撕掉,让重写。雷昌蓉没有按照包夹的邪恶要求写,包夹将她写的文章撕掉,叫她蹲着重写。经常写到凌晨几点钟才睡觉,睡在隔离室的地板上,包夹冯雪霜和曾燕还骂她:你还不“转化”,我们象守尸体一样。雷昌蓉有很多次刚睡下就起床了。第二天还不准打瞌睡,一打瞌睡,包夹和“帮教”就说她“学习态度不端正”,马上就叫她蹲着,并且不准上厕所。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强制洗脑时都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一边被残酷体罚,一边被强制洗脑,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并行。邪恶迫害的目的就是要把修炼人本来很纯净的思想弄得乱七八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背法,目的就是让“转化”。有部份坚定的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隔离室,遭受更加严酷的迫害。张素芳被迫害得一身皮包骨,又黑又瘦。

三、奴工迫害

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如此高压下被迫向恶人妥协了,就被强制去做奴工,要求完成繁重的包糖任务,任务完不成还要受惩罚,有些人的手都包变形了,因为长时间坐着不动,臀部上起了疤。

恶警苏畅(原四大队的第一队长)还经常在吃饭集合时嚷:“这不是养老院,是劳教场所”。上厕所后不准洗手,继续包糖,谁开水龙头,被发现了,就要受处罚。

没到时间不准上厕所,特殊情况(比如拉肚子,忍不住了等)也不准。有一次杨明恶警值班,法轮功学员李基明就拉到裤子里了,杨明还说:“不能因为你一个人打乱了劳教所的规矩”。有一次恶警简丹(现任四大队第四队长)值班,法轮功学员卢光秀要求解手,无论怎么说简都不同意,卢脸都胀红了,也胀哭了,简就是不准,胀得晚饭都吃不下,再次要求上厕所,简还继续吵她。

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没有人性。希望大法弟子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解体它,解救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一年二月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一所)恶警名单:

第一所所长姓甘,政委姓孙,还有个所长刘玲;
现任四大队的第一队长:王志桃;
现任四大队的第二队长:胡晓燕(原是第四把手队长);
现任四大队第四队长:简丹;
原四大队的第一队长:苏畅(现已调去所部);
原四大队的第二队长:陈雁彦,很邪恶,现调去二大队;
主管迫害"转化"的攻坚队长:陈雁彦、贾征、杨轶、杨倩、陶忻、朱昱、幸利莎、严心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