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迫害让我女儿精神错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我姓叶,是家住冀东油田的法轮功学员。自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也多次受迫害,我女儿在惊吓中精神出现了问题,成天胡言乱语,生活不能完全自理。

我女儿今年二十三岁,高三将毕业高考的时候,出现了幻听的症状,卧床不起,高考参加不了,班也上不了。三年多了,一直呆在家里,整天叨叨咕咕,骂骂咧咧,人也瘦了很多。

我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高血压好了,梦魇的现象没有了,腿沉的状态消失了,走路一身轻。十几年了,没吃过一粒药,没看过一次医生。家庭和睦了,发脾气的时候几乎不见了,做事能够为别人着想了。可是,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多年来,我屡遭绑架、关押、酷刑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几年。

一九九九年后,冀东油田公安处伍海潮(现调走)多次无理将我们关起来,让写什么放弃修炼的“保证书”,逼迫我们签字、按手印等,甚至非法抄家。我们向他讲道理说:“明明这个东西是白的,共产党非得说是黑的。我们只是坚持真理。” 伍海潮说:“那你就跟着说是黑的。”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出去在原来的炼功场炼功,遭唐海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叫来唐海公安警察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副局长是艾永忠(现调走),政保科长是刘金忠(现调走)把我劫持到唐山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非打即骂,吃的是不熟的窝窝头,水煮白菜帮子,又苦又涩。睡的是十几人挤不下的木板床,甚至铐在死人床(铁棍儿焊的床)上,不能吃,不能躺,真是人间地狱。同年某月,我们向政府部门发信讲真相,遵化政保科、唐山公安局长、唐海公安局孙敬森、冀东公安处李怀玉等一起迫害我,最后勒索二千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们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拽进警车,送到站前派出所,又用大客车拉到昌平,又送到北京第四看守所,后又劫持到唐山驻京办事处。一男人(不知姓名)把我衣服里的一千五百元现金抢走,至今不知钱的去向。然后用一副手铐将我和十三岁的女儿铐在暖气管上,站不了,只能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不让吃饭。从夜里两点一直铐到次日下午两点多。伍海潮、丈夫单位牛力(现调走)将我们拉到公安处,继续铐在他们自做的小房里的铁棍上。下午把我劫持到唐山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四十天后,公安处伍海潮等又把我劫持到开平劳教所,因身体折磨的太虚弱,经检查不合格,才不得不送回家。那时他们找人监控我,不许我出远门。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和妯娌嫂子去天津双口劳教所看望丈夫(同修),看完后准备回家,没想到公安处的李怀玉、王艳庭在外面等着,谎说送我们回家,我说我们坐火车回家,他们连拉带拽将我们拽上警车。把妯娌嫂子扔到半路,把我一直拉到开平劳教所。半路上王艳庭不让我上厕所。到劳教所,我说他们撒谎,说接我回家,为什么说话不算?我不配合,折腾了好一阵子,检查身体胳膊麻木,全身无力,劳教所拒收才送回家。

二零零一年某月,晚上十点多了,有人大声敲门,王艳庭把门上猫眼捂住,我开门一看是他们,就关门。结果王艳庭等三人闯了进来,我们母女在家。他们让我走,我说不去。他们说:“今天就是用担架抬也得给你抬走。”于是三人一人抬脑袋,两人各抬一条腿,把我悬空,想抬走。我腿一蹬掉在地上,说:就是磕死我也不去,于是脑门往地上磕。他们又叫领导,又请示的,折腾到夜里十二点多才走。

二零零一年,所谓的“自焚”造假片子播出后,公安处李怀玉、丈夫单位牛力又到家骚扰我,强行推上警车。牛力说:“小罗锅一拍就直,我不信。”我向他们讲真相,说:“如果拍电影的演员都死了得死多少人? “自焚”就是拍电影。”讲我在看守所时认识一个唐山的姑娘,修法轮功前是白血病,现在可好了,牛力说不信。我说:不信咱去看。他说:“那就去。”我想用事实说明法轮大法好,救他们。没想到又一次上当受骗。他们又把我拉到劳教所,我一看是劳教所,就说:“你们真卑鄙。”几番折腾,劳教所不收,这样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快过年了,公安处王艳庭,牛力又来到我家,说:“单位出五千元钱,送你到北京转化。”

一次次的迫害,怕心上来了,于是开始流离失所了。大过年的,家家团圆,快快乐乐,我却有家不敢回,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王艳庭等强迫我丈夫骚扰遍了我所有的亲戚,而且还挑拨我丈夫和我离婚。五年过去了。二零零六年,我终于回家了,公安处的马明东叫我到公安处,丈夫单位的书记季森林叫我去,说如果不去,就不给盖章(女儿高考用),公司的什么主任来到我家骚扰。

在我流离失所期间,单位给家属办生活补贴,只要在本单位上过五年班,就给办理,五十岁后,每月发四百多元的补贴金。我在本单位上了十多年的班,丈夫想替我要张表,他们不给,也没给我办理,理由是我不在家。回家后,我找过他们,杨宏发说:“过这村没这店。”

十几年中,冀东公安处四次勒索我六千元现金和一张两千元存折。处长叫齐国峰。

十多年的迫害,我们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女儿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及惊吓,导致了今天这种局面。法轮大法让我成为健康、善良的好人,然而,中共的邪恶迫害不仅让我在这十多年中多年饱受有家不能回的痛苦,更让我无辜的家人跟着受伤害。谁正谁邪、谁善谁恶,不是一目了然吗?

这就是我几年来遭受的部份迫害,我今天把它写出来目的是唤醒人们,不要听信邪党的谎言。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历次运动迫害好人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恶报,天理绝对的公正。迫害修炼的人更是罪上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