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自己是在维护法 还是维护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有一件往事刻骨铭心,在一九九九年发生全面迫害之前,大家每天到炼功点上炼功。周末炼完功大家还交流一下。一天炼完功,炼功点上的学员开始议论,说今天我们点辅导员把一个来学功的婆婆赶走了。我一听就急了,说怎么能把来学功的人赶走呢?我就走过去对辅导员说:不能把来学功的人赶走啊!辅导员说那个被赶走的人练别的功,我说我们没有权力赶人走。辅导员还在那解释。我听不下去了,非常生气。

就想去辅导站去反映我们点辅导员赶人走的事。但好象我还没有勇气去找站长讲。正在犹豫,突然看到辅导站的一个工作人员经过这里,我就开始跟她说了这事,目地是希望她把情况反映给站长。她听后平和的跟我说,你再找那个辅导员谈一下。我一听急了,非常生气的说,我跟她谈了,她不听。那位学员对我说,你跟你们片里的辅导员谈谈这事,让他去处理这个事。我说没有用,我心里嘀咕道,我们点的辅导员和我们这片里的辅导员走的很近,关系很好,片里的辅导员肯定帮我们点上辅导员说话。

过了一天,我又碰到辅导站里的另一个同修,我又把我们点上辅导员赶人走的事说了一遍,她对我说,你找一下自己。我听了这话,当时肺都要气炸了,辅导员赶人走,干的是错事,我在维护法,归正这件事,怎么让我向内找。我一句话没有讲,也讲不出来什么,就走了。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过了很久,一天我独自在家学法,学完法我就躺在床上,想起这个事,想着想着,突然我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我看到,我一直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出发点是维护法,其实是在维护自己的观念,所以才会这么冲动、不理智,冲动的是观念,真的在法上应是祥和的。我把维护自己的观念当作是在维护法,还意识不到,分不清维护法,还是维护自己观念。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竟分不清什么是维护法、什么是维护观念,被观念带动着,被观念的假相迷惑了,这么不理智,太可怕了。从那以后好些年,每当我想起这件往事,就吓得脊梁骨冒冷汗。真是太可怕了。打着维护法的幌子在掩盖维护自己观念。

继续向内找,挖下去,发现自己还有一个不好的心,把辅导站当成领导、当成官了,嘴上说辅导员不是官,内心还是当成官,所以才会遇到问题,用常人单位的方式处理,才有了要去汇报的想法。对辅导员、辅导站认识不清所致,是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

再深挖下去,还不止是上面讲的那些执着。既然开始觉的我们点的辅导员做错了,我自己当时认识的这么正,为什么没有勇气自己去找站长谈这个事,却要转弯抹角的让别人汇报,是因为,我发现当时的心并不是那么纯正,有一个想利用这个事把辅导员换下来,自己当辅导员,但不能公开讲,就把她做错的这个事当成了一个“罪名”给那辅导员,想用此事把辅导员换下来,换成自己,这是出于妒嫉心。

今天拿出自己的经历和大家交流,是因为,还是看到很多学员在证实法中隐藏自己不易察觉的证实自己、维护自己的心。在证实法的配合上,在协调上,强调自己的认识、维护自己的观念,严重时造成间隔,给整体证实法带来干扰、波动。心思没有放到好好做三件事上,而是放在维护自我、证实自己上。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我们静下心来学法,都能向内找,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