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我修炼的十一个年头里,由感性认识大法到理性升华;由不知怎么修炼到真正实修自己,每一步都倾注着师尊的慈悲看护和点悟,让我渐渐走向成熟,一切感恩唯有精進,全力去做好三件事来回报伟大的师尊,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

学好法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去除怕心

在二零零六年我们家成立了家庭资料点。由于当时《九评共产党》的需求比较大,所以买纸的数量有点多,有一次买二十几箱,请来两个平日和我们有来往的同修帮忙搬运。也许同修意识到我们有些大张旗鼓不是太妥当吧,回去不久托人带信来,说梦见我被抓了,要我小心点,注意安全。我当时心就开始浮动起来,平时在明慧网上看到被迫害的例子也开始浮现在脑海里,在房间做资料听到汽车的喇叭声都赶快跑到窗边朝下看看是什么车,感到危险似乎一触即发。

那几天心里紧紧的。我也意识到这个状态不对,知道自己是怕心,丈夫同修提醒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怎么否定?我的心里很乱。我觉得只有学法才能让我知道怎么去做。从那开始我每天大量的学法,越学越想学,越学心里越明白。

师尊讲过:“你能够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着旧势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明白建立资料点,是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不配干扰;我的怕心,则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师尊把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了,只是我们平日没听师父的话好好学法,发正念做的不够,有时甚至象完成任务。没有用正确的心态去做好三件事。这次别人无意的一个提醒暴露了自己这么大的怕心,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怎么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自己的不足还是承认旧势力的存在,把自己的位置没有摆正。自己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情,是被师父认可的,每天应该坚持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资料点的邪恶因素。摆正基点,堂堂正正做大法的事情才是正确状态。认识到这些我感到自己浑身神清气爽,身清体透。

不久和我经常有联系的一个同修出事了,和他有联系的资料点被抄。他在里面直接打电话到我做事的地方告诉我他被抓,有同修埋怨他太不注意安全,一时间怕心又来了,考虑家里的资料和我的安全。我的基点是什么?当我问自己时,我的回答是为私,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一个堂堂正正的心态。

师父看着我们怎么去做好,只要我们归正自己的思想、行为,师父马上就为我们做主。不安全是因为我们的思想不符合法,不符合师父的要求。我马上通知同修们为他发正念,和同修配合对他的家人讲真相,让他们去要人。同时也明白邪恶就是害怕我们的资料点,我们的资料都是正法的利器,解体着它们。当有同修问我停不停一段时间,我说不停,我还更要加大力度多做。

我们的资料点一直稳步走到今天,做了一万多本《九评共产党》、提供同修和新得法的学员大量的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十几人发的真相资料,十几万张真相纸币、护身符等等。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在讲真相 劝三退的过程中找出不足 修自己

我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外地得法,不到两个月我就回老家了。我满怀喜悦的告诉我的父母、兄弟姊妹、侄儿侄女炼法轮功了,向他们展示祥和的五套功法。他们都认可。当我从电视上看到诽谤的新闻,我很气愤,当时我只是很感性的知道法轮功好,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当我的父亲相信那些谣言时,我急了,和他争辩,后来发展到拍桌子大吵,不欢而散。过后,只是从人的理上认识到不应该和他急,不礼貌。没再想多。

后来,通过不断学法,明白应顺着常人的执着去讲,应该去掉自己强烈的争斗心和自我。放下他们是我的家人,我要让他们得好的私心,端正心态去讲。因是家人可以经常见面,我就采取润物细无声的做法,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渗透着讲大法的美好,身体的健康,有时也采取讲故事的方式举例讲;隔三差五象无意似的把真相小册子放在桌上、床边。

有一天,我的老父亲突然说法轮大法洪传六十几个国家,(是前几年)几年下来打不倒,真是了不起。我一听很激动,这些都是小册子上的内容,他都看進去了。我们是一个大家庭,将近二十人现在全部明真相,三退。我的父亲用毛笔在抄写《转法轮》快两年了,母亲也每天听法,炼功。

清除党文化思维 摆正基点

在师父《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我试着给别人讲三退。当我鼓起勇气问别人知不知道三退时,别人一脸茫然,我则心慌意乱。自己都感到自己语无伦次,那次师父看到我的愿望是好的,也是鼓励我,那个人居然答应退了。我为什么心慌意乱?通过这一次我找到了自己的一个根本问题,在这么多年的党文化教育下,思想中还是觉得这是在反党,在参与政治,别人肯定不听、害怕。其实是自己对这个问题没有认识清楚,自己在害怕。

这个邪恶的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们意识中认同它,那不是它们一伙的了?我们讲真相劝三退是在挽救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给人机会。那个意识根本不是真正的我,它是阻挡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坏东西。清除这个思想障碍后,我基本上能比较主动讲真相劝三退。

要提醒自己主动找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

我是做生意的,一次两个小伙子到我店里买东西,当时是中午,我有些困,买完后我很希望他们快走,我好小睡一下。其中一个催快走,另外一个说:“别急,没什么事,到这玩一会。”我一听,人惊醒了,是不是要我讲三退的。当我开口跟他们一讲,马上就答应退了,一秒钟没耽搁,那个说不走的小伙子却立马说“走吧”然后就离开了,从此再没来过。

还有一次和同修约好见面时间到了,我急急忙忙往前赶路,忽然听到有人喊:“阿姨,你去哪里呀?”我抬头一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在路边望着我。我说阿姨去前面找个人。他听我说完跟着我说:“阿姨我和你一起走吧。”然后象是我的亲人一样讲他和爸爸租房子住,最近看了什么电视上有吸血鬼,很吓人。晚上睡觉做恶梦。我听到这,突然明白这是让我给他讲真相,我就从红领巾就象吸血鬼讲起,让他退出少先队,他同意了,然后主动一个字一个字告诉我他的名字后,他就要过马路回家了,我让他慢点。他又转过身冲我大声喊“我叫某某,阿姨你别忘了”。我当时很感动,也意识到救人要抓紧,众生都等着得救,师父把一切缘份都安排好了,只等我们张嘴去讲,可是我们很多的时候都没有把救人放在心上,忘记我们的责任。

对不愿退出的众生不要放弃

刚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时,别人不听就着急,情绪也来了。最后真相也讲不了。在学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讲法后,我知道让人明白真相的重要和引申的内涵。

师尊告诉我们:“大家知道,我们救一个人不难,难在邪恶的干扰与压力。对那一个人来讲,他能够明白真相、能够得救,实质上是一旦这个人得救了之后,他所代表的他背后的宇宙体系的生命全得救了。无量无尽的众生,庞大的体系,这么多生命都得救了,对于这个人能够听到真相、能够在真相面前明白,这个难度是那么大的因素造成的。讲真相中表现起来是各种邪恶的因素在干扰,实质是这么大的因素在背后。”(《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学完这段法对我的触动很大,一个生命在真相面前的表现是不简单的,在我们看来他只是表态不表态的那一瞬间,而背后的因素却很复杂。当众生不表态时,我们还会和他们急,甚至瞧不起吗?这时我们应该更加耐心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背后的邪恶因素,全心帮助他们。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的所思所为。

在给一个老共产党员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就体会到不放弃,真正的为他好从而解体对他的干扰,达到让他明白真相三退的可喜结果。他是个离休军人,接受大法真相,虽然对贪官污吏不满,但对邪党还存幻想,不肯退出。我没有着急,每次碰面从言语上关心他,也并不都谈这方面的问题,多数都是听他说,陪他聊天。他是一个善良的老人,思想也很传统。最后一次,说起他的儿女不孝,自己身体也不好。我抓住时机给他讲邪党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导致现在的中国人抛弃传统的道德观,致使现代人道德下滑,无恶不做。劝他三退保命。他沉思良久,终于说:“好 那就退吧”。

在这几年,我给装修房子师傅、卖材料的、学生、经理、小摊贩、老人都讲过真相劝三退,从中发现自己的很多不足,在不断归正自己的过程中心性也得到了提高,但和每天坚持走出去大量救度众生的同修比还差很远,我还要加油。

向内找 主动圆容周围的环境

我们地区同修老年大法弟子多,年轻弟子不愿和老年弟子一起学法,互相瞧不起,喜欢背后说同修的不是。没有一个良性的学法交流的环境,没能形成互相配合,比学比修的整体。我以前也是其中的一员,看到同修做的不好,不是当面指出来,而是喜欢和谈得来的同修背后议论。直到有一次因为不修口,引发和同修的矛盾,才猛然惊醒。

当我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很多漏洞,而因为自己做的不够好,给我们地不能形成整体负有直接责任。首先我找到自己不修口的问题,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加强学法,劝三退,以后同修再聚在一起时,我主动和他们谈学法体会,交流讲真相心得。我发现自己做好的同时,也影响周围的同修。从此在我面前基本没有说是非的话来,也能够抑制不好的源头,有的同修刚开个头,马上就意识到了,也不接着说了。

另外在帮助同修投稿的过程中,体会到写稿件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我鼓励更多的同修参与投稿,写自己的心得体会。自己在其中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真正为别人提高的帮助同修修改稿件,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升华。这些参与的同修都有很大的提高。

现在我们周围的环境也悄悄发生了变化,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扯闲话的少了,大家都知道遇到问题向内找,同修的言行就是自己的镜子。在一起说的都是怎么做好三件事,自己目前哪里做的不够好。逐渐形成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环境。

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没有做好的地方,时间一天一天不等人,我要时时记着自己的责任,修好自己,抓紧救度众生。

最后让我们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共同精進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