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死侯延双 沈阳监狱城恶警罪责难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午后,饱受苦难、虐待、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侯延双走了。他是在中共那“春风化雨”、“关怀备至”的沈阳监狱被迫害致死的,终年只有五十岁。望眼欲穿,每天都盼着丈夫回家团聚的妻子接到狱方的电话,火速赶往沈阳监狱,见到的只是丈夫那冰冷僵硬的尸体,欲哭无泪。

侯延双遗照
侯延双遗照

侯延双在该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得身患多种重病:高血压病三级、心脏病、多发性脑梗死、腔隙性脑梗死。家属多次强烈要求保外就医,但监狱长王彬说“保外就医有两个条件,一是写保证,二是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二零一零年侯延双已经被迫害的不能说话了,嘴角不停的流口水,喘气费劲,走路困难,吃东西不会咽,有痰吐不出。十二月三十日,家属要求立即去医院检查,检查完心电图副大队长施清军匆忙拿走心电图报告与大夫商量,检查完CT大夫居然说片子要等第二天或过完节才能出来,明白人都知道这种片子用不上二十分钟就能出来,当天就应该给家属。

四月六日,侯延双的尸体被火化,六日当天家属便返回凌源,为什么省公安厅后脚就派人跟随到了凌源,还立刻与当地公安局,“六一零”有关人员面授机密,又在某宾馆叫来家属,告诉他们不许透露侯延双在狱中的情况,不许上网曝光,要是曝光了就如何如何等威胁、恐吓,侯延双家楼下有便衣监视,甚至侯延双妻子上下班的路上都有便衣跟踪。左邻右舍的乡亲们看的明白,都说他们是心虚了。

纸包不住火,沈阳监狱城愚蠢的表演连老百姓都看明白了,都说侯延双是他们给害死的。

狱方声称侯延双是自缢身亡。可能吗?枉判了十四年,已经苦苦熬过了九个年头,眼看就要回家与妻儿团圆了,为啥要寻死呢?刚进去时,被犯人打的那么惨,又受虐待浑身是伤也没想到死,现在要熬出头了反而寻了短见,谁听了也不信,或者遭受了更加残忍的折磨!侯延双每天被三个人看管,包括吃饭、睡觉、上厕所等等,寸步不离,怎么有机会自缢呢?凡是去过沈阳监狱城的人都知道,每个监舍及走廊都有监控和摄像头,门牌上、床头上都有在押人员的名字与号码。可偏偏侯延双所谓“自缢”的房间里没有这些设备,门牌上边和屋里床上均无侯延双的名字和号码,可见侯延双并不知该房间,那他自缢的现场在哪里呢?人在他们监狱死了,家属来了不好交待,说不清楚,作为谁也好都怕担责任,因为说不清楚,作为监狱也要把侯延双“自缢”的现场拍下来或保护下来,家属来了也好有个交待。可是什么都没有,连房间都不是侯延双住过的,这正常吗?如果退一万步,侯延双真是自缢身亡的话,那也是沈阳监狱残酷折磨,他们用最卑鄙的手段把一个健康、鲜活的生命迫害的生不如死,连活的勇气都没有了,这恰恰说明了沈阳监狱的血腥与黑暗。为什么怕曝光?沈阳监狱如果堂堂正正,真象他们说的所谓对在押人员采取“人道主义”、“春风化雨”等等那么好的话,那为什么还派专人追到凌源威胁家属?现在侯家只剩下孤儿寡母,你们怕的是什么?难道还有不可告人的勾当吗?!

侯延双只是炼功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在工厂上班工作肯干、勤快,邻里之间和睦相处,谁家有困难他都乐意帮忙,至今人们也忘不了那个热情、善良的年轻人。就这样的好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就被绑架、抄家、判刑、最后被监狱迫害致死。侯延双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被凌源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及凌钢保卫处的警察绑架,之后又被凌源市法院枉判十四年。就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送到沈阳监狱城的当天,第一监区狱政处长贾轲就指使犯人把侯延双的腰椎、颈椎打成了重伤,狱方不但不给及时治疗,连侯延双对此暴行上告也不予理睬。由于腰椎、颈椎部位受了重伤,没有及时得到救治,而引起了严重的增生后遗症,造成手麻、膀子、腿疼痛等病症。到二零零九年侯延双的血压高达230,出现多发性脑血栓症状,侯延双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以不写保证书不许办保外就医为由,一拖再拖,病情也在不断恶化。

侯延双被监狱的所谓“转化”折磨的身患多种疾病,在侯延双的身体每况愈下的这几年中,家属去沈阳监狱要人,强烈要求保外就医多达六、七次,可每一次都让监狱喝斥回来,声称不放弃信仰就不放人。直到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下午被迫害的停止了呼吸。

是谁在犯罪?沈阳监狱长期用暴力手段威胁、逼迫、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人员致残的行为,叫做故意伤害罪;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叫做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把法轮功学员强行带走,绑架到派出所、公安局、劳教所等等,叫做非法绑架罪;司法人员出于个人私利,脚踩着法轮功往上爬,通过打压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或向上级邀功,请赏等私利徇私枉法,明知法轮功无罪而使他们受到追诉,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迫害,叫做徇私枉法罪;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的,叫做故意杀人罪;对一个无辜群体,特别是信仰群体的迫害,在国际法中叫做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这是纳粹法西斯犯下的罪名。

真正的罪犯,是中共体系下的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执法者”们,沈阳监狱城草菅人命,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侯延双证据确凿,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真正的罪犯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