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芜市张雪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张雪的一个长辈,和她妈是多年的好邻居。我没有修炼法轮功,但是从张雪一家人的身上我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伟大,也亲眼目睹了方下派出所警察的滔天罪行,还有亓官庄村委干部的恶劣行径,这些事情在我心中积压了很久,今天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我不出来揭露出来,我对不起亓官庄的父老乡亲们!我也算是本地同龄人眼中的“高级知识份子”,今天我要将她们一家所受迫害经历告知天下:

父亲遭恶党书记勒索、辱骂

大约二零零零年四五月份,张雪因上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遭恶警毒打,方下派出所的警察闯入张雪家,把其父张振胜(已故去)辱骂一通,逼交二千元罚款,其父因家境贫寒交不出,他们便赖着不走,大队书记张绍祥把其父张振胜拖到大街上,当着全村父老的面辱骂。其实自从那次张绍祥辱骂张振胜,他在群众中就失去了威信,因为他有权有势,所以群众是敢怒不敢言。

在方下派出所恶警逼交罚款时,六十五岁的老人张振胜欲想去自杀,其妻子潘翠英苦苦哀求他:看在孩子未成年的份上,别走绝路!这件事是事后其妻潘翠英告诉我的。

张雪被绑架当奴隶、有家难回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六,张雪及两个妹妹、父母在一起团聚时,方下派出所恶警及亓官庄村委副书记张圣玉闯入其院内,强行将张雪绑架,说是在派出所有个餐厅要张雪去帮忙,目的是要把张雪工资私自扣下,顶上那二千元。张雪不从,他们便大声谩骂斥责,当时张雪的两个妹妹就吓哭了。(二妹张圣花当时十七岁,三妹十四岁)这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带来的心灵创伤可能是刻骨铭心的。其母亲潘翠英可能是最痛苦的,因为她一直紧攥着女儿张雪的手,最后恶警们是从母亲的手中硬抢过来,把张雪塞进警车的。他们象土匪一样抢走张雪后,家里母亲孩子哭成一团,那凄惨那悲凉谁看了不心寒?

张雪在方下派出所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她在劳累中度过的分分秒秒却换不来一分钱的报酬,工资都流入派出所恶警的腰包,她每次要求回家看母亲一次都特别难,而且得有恶警监视,回家待上一小时,必须再跟恶警回来。

就是在这样的严酷环境里,她苦苦干了三四个月,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于是她想找个有工资的工作,不能光在这白白付出,况且妹妹的学费、庄稼的费用全靠她。于是她趁恶警出去喝酒时逃出了魔窟,她不敢回家看看年迈的父亲和残疾的母亲,也不敢回家再给妹妹检查作业,但是她很想回家,她不是没孝心的孩子,她是被共产党走狗们逼得不能回家。我村的好多人都认为张雪不孝、不正干,而我作为她的邻居,我最知道最了解她,我向天发誓:我的父老乡亲们!我说的话千真万确!

父亲凄惨离世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张雪的父亲张振胜因为太思念女儿孑然一人来到莱芜,想无意中能碰见女儿多好。生活的重担、对女儿的思念、对现实生活的无奈终于压垮了他……就在农历十一月三日他出来找女儿的第二天死在了莱芜市朝阳小区一平板房内,年六十六岁,他操劳了一生,在生命的最后都没见上女儿,而且都不知道女儿的下落。带着遗憾、带着思念、带着对家的牵挂,他永远的走了……

二零零一年农历十一月三日下午张振胜的尸体运到家时,其妻子潘翠英失去了知觉,这对本来就残疾的老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其二女儿凄惨的哭泣让每位父老乡亲听了都心颤。当天下午,三女儿不在家,在莱芜裕丰制衣厂当童工,当十一月四日早上她赶到家里时,十四岁的孩子竟然浑身颤抖,哭不出声来。

事隔不几天,方下派出所恶警再次到家骚扰,还恬不知耻的说:“老人死了,张雪都不回家,学法轮功学得没人情了。”那我要反问一句:你们有人情了吗?你们要有人情张雪就敢回家了,父亲也不会去找女儿而死在外边了。

二妹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农历二月二十六日,张雪的二妹张圣花在家吃饭,方下派出所恶警私自闯入说要让二女儿圣花去所谓“培训”洗脑转化,还没等她母亲说话,一男一女便把未成年的圣花强行塞进警车拉至孝义转化班,听说在那里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他们个个都忠厚老实。圣花在那里每天强制灌输污蔑法轮功的录像长达八小时,不准炼功,要求严格坐姿。

直到二零零二年农历四月,张圣花才被放出来,这期间母亲潘翠英受的煎熬有多少,全村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现在家里的经济来源就只有十五岁的三女儿的工资,二女儿身体不好,得过绝症,是做好寿衣准备后事的人了,后来学了大法获得了第二次新生。

当时圣花的病情我最了解,她那痛苦的喊叫声我在我家都听得心惊肉跳,她当时人瘦得皮包骨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其母亲常常偷偷跑到院子里哭上一阵,我是亲眼看见圣花病情怎么恶化怎么好转怎么康复的。她学大法后就一天一个样,最后能下地了。后来不到一个月完全恢复身体健康,现在在外面打工,她和妹妹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的前三名,但学校要求学生要在反对法轮功的条幅上签名,她们两人不签,学校竟把两个人的名单交给了派出所,她们都辍学了,背着沉甸甸的书包,离开了欢乐的校园。绚丽多彩的大学梦瞬间破碎了,辍学时,圣花十七岁,圣莲十五岁,社会上又多了两名童工。

张雪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腊月底,张雪在外地打工被恶警绑架,莱芜市公安局、政法委等部门在没有任何证据理由的情况下,也没经家人知道就非法劳教张雪三年,当家人知道时已经是二零零五年二月份。我是看着张雪长大的,她的家人的品行我也了如指掌。她们一家五口人快快乐乐的日子常在我眼前浮现,而今从五口人变成了三口人。现在家里只有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小女儿艰难度日,每当我去她家看到张雪的母亲在院子里拄着拐杖干杂活时,我就去帮她一把。(张雪的母亲有残疾,头离地二十至三十厘米,腰弯成四十五度)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张雪的母亲及小妹去淄博周村去王村镇第二女子劳教所探望张雪,会见室的女警察大发雷霆,说了好多污蔑法轮功的话,说啥也不让其见女儿,母亲潘翠英说:“看在我身体残疾的份上,只让我见女儿一面,能知道她平安就行,我来一次真的不容易,上台阶还得有人扶着,你就让我见见,我看看女儿应该不过份吧!”那女警察不容老人说完就将其推出门外。老人无奈在小女儿的搀扶下,带着痛苦与失望离开了。

残疾母亲的悲愤

事隔十几天,老人思念女儿的心越来越强烈,她再次带着女儿去了劳教所。当见到张雪时,老人的心都碎了,她看到女儿憔悴的脸庞,瘦弱的身躯,但她是个坚强的母亲,她不想在女儿面前流泪,半个小时的探监时间很快就到了,母亲拉着女儿的手说:“要张雪回家,你们不能再无理关押迫害她了……”一女警一把便拉着张雪挣脱了母亲的手,张雪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在老人的心上留下了深深地烙印!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张雪的母亲再次去劳教所要人,那天正好下大雨,五六名恶警拽着老太太往门外推,胳膊都被掐青了,他们到路上截来一辆拖拉机,要老人坐拖拉机回家,老人嫌下雨而车没有蓬,警察竟然说没下雨。从淄博王村到莱芜的路程坐拖拉机也不合情理,他们就是叫司机半路上扔下老太太了事。事隔一月,老人再次去劳教所,也没能见上女儿。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老人又一次上路,没想到劳教所里的所有警察都不搭理她,谁要看见她立马把门关上,王村劳教所所长钟宁竟把自己的办公室门反锁,任凭老人在外哀求开门,他也无动于衷。在没有找到任何说理的人的情况下,老人失望地走了。老人没想到恶警连见自己女儿的起码要求都不答应。

潘翠英老人修炼法轮功前是长年不下床的病秧子,现在一人在家,不但生活能自理了,连院子里都种上了庄稼。村里人无不称赞她勤劳善良,而这些都是法轮大法带给她的。共产党及其恶徒们却偏偏不叫人幸福,不叫人向善,不叫人家庭和睦,在全国有多少象张雪这样的家庭正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

让我们想想:是谁没有人性?是谁没有良知?是谁让老人孤苦伶仃?是谁让儿女有家不能归?又是谁逼迫未成年的孩子去当童工?……我们这只是透过张雪一家而看到的想到的,全国有多少法轮功家庭,他们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开除公职,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变成了孤儿,有的被迫辍学……

有正义有良知的人们!来关注一下这些善良的人吧!清醒清醒吧!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