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在摔摔打打、磕磕碰碰中,我走了很多弯路,摔了很多跟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到今天,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是我生命中最值得骄傲、自豪、幸福的。下面将我坚持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的一点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一、向当警察的亲朋们讲真相

我是在劳改系统长大的,我的父辈们都是警察,我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有九人当了警察,他们现在大多都在中国大陆的劳教所、监狱任职。我的妹妹、妹夫们也都是警察,或者从事这个行当的。我的岳父是市公安局离休的,妻子的哥哥、嫂子在政法系统工作。我的战友转业后,有很多安排在公检法部门任职。我曾经一直以亲朋中警察多而自豪,警察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很“神圣”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在全国范围内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在市政府信访办,我本人遭到一名大个警察的暴打;我看到一名年轻的警察,用手勒住一名六十多岁上访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从五、六级的台阶上猛摔下来;我还看到一名警察打一名二十几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我还看到我的一名战友,在部队时他是运输科科长,现在的“人民警察”,在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还看到我认识的一个警察也在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他在部队时是正连职军官。从那一刻起,警察在我的心目中不再“神圣”了,中国警察成了中共恶党迫害民众的工具。

一天,我母亲来电话,劝我不要炼法轮功。我告诉母亲:“我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正与邪我是分的清的,我是不会放弃修炼的。”此时我的当警察的大妹抢过电话,象疯了似的对我说:“炼!就断绝母子关系,断绝一切来往。”那一刻,我的心很难受,我一直爱我的父母、爱我的家人。此时,我知道我那幸福美满的家,被中共恶党撕裂了。我决定:向我当警察的亲人朋友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中共的邪恶和欺世谎言。

二零零一年,中共在北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来嫁祸法轮功,从而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恨法轮功,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那年,我和妻子回家过年,当时父亲已重病不能自理,我给父母和家人讲真相,我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伪案,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是在挑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恨法轮功。我告诉当警察的妹妹、妹夫们,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我给父亲读《转法轮》,父亲很愿意听,他知道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教人向善的,他知道共产党又在搞政治运动、迫害人了。母亲听信了中共对法轮功妖魔化的污蔑宣传,由开始为我担心、想我,到后来害怕我会伤害她,再后来借口家里雇保姆,我回家没有房间住为由,不让我和妻子回家。后来,我给母亲打去的电话,她也不接了,断绝了一切往来。

那时,我对亲情很执着,让旧势力抓到了把柄,旧势力借着我重亲情的执着,间隔我和亲人的关系,不让我回家,不让我救度我的亲人,不让我救度我的父辈们,因为他们每一家都有警察,有的一家有八、九名警察,他们每家都有人参与了迫害法轮功。

通过学法和向内找,我知道要想救她们,必须放下对亲情的执着,抱着包容一切的洪大的慈悲心才能救了她们。

我被非法劳教后,妻子和家里联系上了。二零零四年九月,父亲去世。我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小号”里,手被铐在铁床上,一天坐在马凳上十八个多小时,断绝了世间的一起往来,劳教所以“他的思想不稳定”为由,拒绝了妻子和亲人要求探视我的合理要求,他们连父亲去世的信息都没有告诉我,中共恶党剥夺了我做人的一切合法权利。我是在父亲去世十一个月后,回到家中后,妻子告诉我的。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回家,听母亲讲:“你爸走的时候,张着嘴,眼都没闭上。你爸曾经告诉你的妹妹,他老后,给他穿上那身马裤呢警服,他走后,你妹妹没有给他穿马裤呢,穿的是普通寿衣。”那时,亲人们渐渐开始清醒。

当时妹妹所在的单位,都非法关押满了法轮功学员,她们所在的监区和大队就是迫害法轮功的。我告诉她们: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权利,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一切强制“转化”手段都是违法的。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执法犯法,罪上加罪,不管谁让你干的,也不管你是执行了谁的命令,谁干谁犯罪。最后都要追究责任的。你们看看你们的“警察五不准”,中国警察都是在犯罪。卸磨杀驴是中共恶党的一贯做法。文革结束后,恶党中共中央为了推卸罪任,杀人灭口,抓捕了十七名直接参与迫害老干部的看守员和审讯员、抓捕了七、八百名驻京的军代表,把他们秘密押往云南枪毙,对其亲属和外界谎称因公殉职。中共恶党逼迫你们参与迫害大法,使你们的处境非常危险,只有真心退出中共恶党的党团队组织,从此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维护法轮大法,才能在“天灭中共”的大劫难中保命、保平安。

我还告诉两个妹妹:“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两家。”两个妹妹表态说:“她们(法轮功学员)的岁数和爸妈岁数差不多,我们不去打骂她们。”小妹说:“我从来也不打骂她们,她们法轮功说我:一看你就是一个好人,心地善良的人。”一次,小妹告诉我她们给有病的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下药。我问她:“下的什么药?”她只知道有什么病就下什么药。我说:“以后这样的事不能干,明慧网经常曝光你们地区的劳教所、监狱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在饭菜里偷偷下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事,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监狱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毒针、毒药迫害致死、致疯、致残的。你能肯定你下的药不是毒药吗?”小妹说:“肯定不了,医生开什么药,就下什么药。”我说:“他们下药也是偷偷摸摸干的,他们也怕留下罪恶的证据。一般都是‘六一零’直接指使及少数恶警恶医干的。把人药死了,你能说不是你杀的吗?所以干这种事的人都逃脱不了罪责。你干了,你就是杀人凶手,你能逃脱的了吗?吃药不吃药,也不能强迫别人,何况打毒针、下毒药了。再说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来之前,一个个都是健康的大活人,你们这里不让学法、不让炼功,不让洗澡、不让睡觉,每天要面对各种酷刑迫害,几天功夫就把一个健康的人迫害死了、迫害残了、迫害病了、迫害疯了。人被迫害死了,就栽赃陷害是‘自杀’‘不吃药’‘跳楼’等等,坏事都干绝了。”小妹终于明白了真相,她问我:“那保护法轮功有福报吗?”我说:“有大福报的,保护修佛的修炼人,神佛都会佑护你。”

当时大妹的身体很糟,经常头疼,坐在那就象抽大烟似的,一个劲的打哈欠,脸黄,一点精神也没有,厉害的时候班也上不了,到北京大医院找专家名医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我告诉大妹:经常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心诚就会好的。”

当时回家,母亲给我定了好几个“不准”,不准回家走亲戚、看同学、战友,不准带法轮功真相资料等等,为了救他们,我勉强答应了他们。讲真相不能急躁,要有耐心,要顺着人的接受能力去讲,不能急于求成,我遵照师父的法,智慧的向他们讲真相。后来妹妹、妹夫、外甥们都退出了党团队中共恶党组织,我在明慧网上为他们发表了“觉醒声明”。

“觉醒声明”发表后不久,大妹的头疼病神奇的好了。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后来母亲和小妹、小妹夫来我家。他们白天出去玩,晚上看《神韵晚会》光盘,他们被神韵艺术团演员纯真、纯善、纯美的精彩演出所折服。看《风雨天地行》他们知道了法轮大法已经在全世界洪传,知道了“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父母、杀妻”的真相,他们真正的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完全是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而编造的欺世谎言。中共太坏了,为了达到邪恶目地无恶不做。

今年夏天,母亲和全家人都来了,我知道母亲爱看神韵晚会,我给她放《二零一零年神韵晚会》、《天音》光盘。看完神韵晚会后,我给母亲放师父的《在大连讲法》光盘,当看到第六讲时,母亲问我:“你是按照你师父讲的法去做的吗?”我说:“我就是按照我师父讲的法去做的。”母亲说:“按照你师父的法去做,一点错都没有,都是教人做好事、做好人的。”我告诉母亲:“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好人的,就是因为我们做好人,才遭到中共恶党的疯狂迫害的。”我告诉小妹:“这次妈来,真正的明白了真相。”从那以后,我们全家人真正的认同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从劳教所出狱后,同修送我一本《九评共产党》,看完后,我问我的岳父:“《九评》写的是真的吗?”我岳父说:“全是真的!”那时,我岳父七十八岁,他从一九四六年到市公安局一直工作到离休,他经历了中共的历次整人运动,他也曾受到过中共恶党的迫害,下农村好几年,弄的家里四分五裂的,到现在家人都不和。可我开始给他讲退党时,他一反常态暴跳如雷,说我是“暴君”,说完就要走。当时,我有点急躁,有点强迫人,我稳住了情绪,他的情绪也稳下来了,他说:“我知道你是对我好。”后来同修对我说:“你有霸气。”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心的过程,慢慢的这种执着越来越淡。

现在我的岳父、妻子都“三退”了。我的岳父最爱看大法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送他的“大法护身符”他一直带在身上。一个法轮功学员送他一本《江泽民其人》看,他说:“江泽民真坏,你看他干的那些坏事。”他说:“共产党一定要灭亡,法轮功早晚有一天要平反。”

我的妻子变化也很大,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她受单位的暗示,给我偷偷的下了一个星期的治疗精神病的药,每次不敢多下,她发现我除了能睡觉、脸有点肿胖之外不起作用,我照常学法炼功,她怕药坏我,就停了。那时,她见着法轮功学员就躲,不让我和同修接触。我当时发真相信件,她说帮我发,后来她拿来六十七张从信封上撕下来的邮票给我。我问她邮票哪来的,她说在邮局门口捡的,上面没有邮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问她,你是不是撕信了,她承认了。

一次我進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派出所警察劫持,他们暴打我,用手枪对着我的胸口威胁我。我被非法刑事拘留后,派出所警察欺骗我妻子说:“在他身上搜出了汽油瓶子,他要到天安门自焚。”回来后,我告诉妻子:“派出所的警察栽赃陷害我。”

我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多的时间,她终于明白了:共产党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共产党舆论上讲“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可它们公开就开除法轮功学员的公职、非法進行抄家、罚款、判刑、劳教、指使派出所、居民委、公安分局、国保人员進家骚扰、电话监听、派人监视、進行人身攻击和诬蔑。那时,妻子病休在家,生活费只有几百元钱,我的失业金也停了。妻子到有关部门要求补发我的失业金,他们不给。有人劝她离婚,她不同意,她说:“他就因为做一个好人。”

二零零六年以后,我和妻子年年看《神韵晚会》。《神韵晚会》彻底打开了妻子的心结。她说:“太好看了,太美好了,音乐也好听,服装也好看。”《仙女踏波》《婆罗花开》等舞剧,她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爱看。她说:“我知道你们师父是来救人的,法轮功学员是来救人的,你们法轮功学员这才是真正的一片净土,将来我也炼法轮功。”她还主动把《神韵晚会》光盘送给邻居和朋友。

对妻子的哥哥讲真相是最难的,他是一名检察官,一讲他就又吼又叫的,嗓门特别大。他说:“××党给我钱,我不能退党,我得同中共保持一致。”他曾对妻子说不行把我送進去。有时我也和他争辩,越争辩效果越不好,我知道这是争斗心,要修去。讲他不听,就不断的给他发真相信。他说他经常接到信件,车上经常有人给他放大法真相资料,有时停车时有法轮功学员面对面的给他讲真相。他们区检察院、法院得癌症的特别多,死了好几个人了。我告诉他,这都是参与迫害大法遭恶报了,现在他头发不敢染、车也不敢开了。他也在醒悟,他也盼着共产党快点完蛋。他说:“共产党的法律理论和实践不一样,孩子不能進政府部门,因为孩子太老实了,在政府部门得又奸又坏才行;现在杀警察、袭警的特别多,公检法的人都不敢穿制服了;有一次押犯人回来,车刚过北京,旅客知道车厢里有名犯人,全车的旅客给这个犯人好吃的。”我说:“这一切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恶果。在看守所那些犯人就讲:‘法轮功進来了,我们就应该出去了,因为这里只能押一种人,要么押好人,要么押坏人,你们法轮功好人都被关押,我们该出去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把整个的社会道德全破坏了。”当我劝他“三退”时,他不表态。妻子说:“你在纸币上写声明也好使,他也是为你好。”走时他说:“以后你好了,我跟你走不行吗?”妻子说:“他现在什么都明白了,他不敢在咱面前讲。”

二零零一年春季的一天,在劳教所当警察的同学来电话,要我为他们订四套三人房间来旅游。他们来的那天清晨,我家楼院里飞来四只喜鹊在嬉戏、鸣唱,我知道这四家人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得救的。这四家人,除了三个孩子外,有六人是警察,他们中有劳动教养管理局的处长,有女子劳教所的警察,都是处、科级职务,其中,三人是我的同学,两人是我大妹夫的亲属。他们开两台车,一辆轿车,一辆面包车。

那时,我刚刚从劳教所正念闯出来,单位开除了我的公职,工作还没有找到,我就给他们当导游,我坐在面包车里给他们讲真相,我陪他们五天,给他们讲了五天的真相,在去旅游景点的路上,美丽的沿途风光他们来不及欣赏,他们提出各种问题叫我解答,比如: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我从法律、信仰自由、人权等各个角度给他们解答问题。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疑点,讲到“文革”及中共发动的历次整人运动,对世人的欺骗和对中国人的迫害;从中国大陆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酷刑迫害手段,讲到中共恶党对公民信仰权利和对《宪法》法律的践踏。最后,我告诉他们,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是违背《宪法》的,是中共在违法犯罪。法轮功遵循的是“真善忍”修炼原则,是佛家修炼大法,注重心、身的修炼,对人的身心健康,对人类道德的提升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而“自焚”“自杀”“自残”“杀人”等等,则是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用来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恨大法,仇恨法轮功学员,为他们迫害找借口。

我讲的时候,那位在女子劳教所工作的同学一言不发,她坐在后排座位上,静静的听我们讲,她所在的劳教所,是中国大陆最邪恶的女子劳教所之一,其恶行在明慧网上频频被曝光,有多名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致病的。她回去后,便离开了那个女子劳教所。走之前,他们告诉我:“回去后,我们知道怎么做。”我说:“中共体制内有句话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都笑了。他们都知道了法轮功是正法修炼,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说:“有一天,你们中也会有人修炼法轮功的。”他们都开心的笑了。短短的五天,为他们将来的生命得救种下了机缘。

一天,我发完真相资料后,正好走到一个派出所的门口,我就站在派出所门口的右侧,近距离发正念。几分钟的时间,从派出所里出来一个警察,我认出他是我们一个旅的,在部队时,他当连长。他看看我,没有吱声便進屋了。我当时想认他,想给他讲真相,但在派出所门口,我有怕心,没敢认他。我还继续站那发正念,并用正念解体自身存在的怕心。十几分钟后,他又出来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叫我救他,不能错过机缘。我主动和他打招呼,我告诉他:今后千万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迫害好人,迫害善良的人是有罪的,善恶有报是天理,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几年后,我在明慧网的“恶人榜”看到了他的名字,那一次见面,是师父慈悲,再给他一次得救的机会。

在明慧网的“恶人榜”上,我至少看到有五、六名我昔日的战友、同学和战友的妻子的名字。一天看明慧网,揭露的是一个女子劳教所的大队长,她用最卑鄙的手段命令她的下属,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偷偷的下毒药,罪行败露后,她和她的下属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恶意打压封锁消息。看到这个名字后,觉的那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几天后,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她是我高中时期的同学,丈夫也是警察,也是我们一个班的同学。那时,我琢磨着怎么救她,但迟迟没有动手。后来,我在同修家,同修用破网软件在网上搜索这个女子劳教所的信息,在网页的标题上,看到有一篇法轮功学员揭露这个劳教所恶警恶行的文章,打开网页,看到她的照片,我确认她就是我战友的妻子,她也在女子劳教所当大队长,在劳教所里,她一般不亲自动手打人,她知道打人犯法,她指使队里的警察和恶人打法轮功学员、用电针等酷刑,甚至用性虐待迫害女法轮功学员。中共恶党为了迫害法轮功,鼓励警察犯罪,司法部竟然把这样一个女恶警,树立为所谓的“警察标兵”叫全国的警察向她学习。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这个女恶警的丈夫,在梦中紧紧的抱着我不放。醒来后,思想中老浮现出这个梦,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用梦的形式点化我,让我救度那些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恶警,他们既是行恶者,又是中共恶党的受害者。我们不去救他,那么,他们就将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我写了两篇揭露她们恶行的文章,同时附上她们的亲属、同学、同事等个人信息,一同发往明慧网,发挥法轮功学员的整体力量救他们。

二、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我曾多次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戒毒所、劳教所里。那里的环境非常的恶劣,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他们可以在法律外衣的包装下,采用各种酷刑和流氓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当地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当地“六一零”在市戒毒所成立了强制“转化”中心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制洗脑,那里非法关押了几百名法轮功学员,有很多是進京上访,被当地警察非法劫持来的,我是从家里被绑架的,刚抓進去就被一个警察打了两个耳光。在那里,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坐在马凳上,一天要坐十三、四个小时,天天听、看中共恶党诬蔑大法的广播、电视。法轮功学员们一有机会就向警察讲真相。

一天,大队长开始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只要是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找,我想这正是向他讲真相救他的机会。大队长说:当时中央广播、电视都讲:哪个哪个地区法轮功百分之百的“转化”了,哪个哪个单位百分之九十九“转化”了。今年十一前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法轮功“反弹”。他说的“反弹”是指法轮功学员不但没有“转化”,反而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的進京上访。我告诉他:法轮功学员不可能“转化”的,那是中共的欺骗宣传。我们的师父教导我们法轮功学员,在任何环境都要做一个好人,我们按“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我们讲真话,与人为善,不欺骗人。我们没有错,是共产党在迫害好人。谁正?谁邪?谁真?谁假?谁好?谁坏?用事实一分辨就清楚了。

当时,戒毒所的高音喇叭经常播央视的一个“宇宙大爆炸之说”来诬蔑法轮功。我就对大队长说:“你们这的广播天天播中央广播电台的一个所谓‘宇宙大爆炸之说’来诬蔑法轮功,诬蔑我师父,说什么‘第一次宇宙大爆炸是我师父的师爷定的,第二次宇宙大爆炸是我师父的师父定的,第三次宇宙大爆炸是我的师父定的。’大队长,你把我师父的所有大法书、所有的讲法录像录音资料都找来,我们法轮功学员和你们警察一个画面一个画面的看,一段录音一段录音的听,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看看我师父讲没讲过这些话。我师父根本没有讲这些话,全是中央在用谎言欺骗世人,这是中共迫害人,搞政治运动整人的一贯做法。”大队长此时一句话也没有讲,他静静的听我讲。其实,那时候,有很多有头脑的警察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到底谁对?谁错?法轮功学员并不象中央讲的那样,反而他们都是在做好人。他们一旦明白了真相,那就是他们得救的希望。

在戒毒所里有一个女队长,平时她和一个女警察值班的时候,她就叫法轮功学员放松,等大门的门铃一响,其他警察一来,她就喊一嗓子“坐好”。她说:“我认识你妻子,我们住在一个小区,我的一个亲属,和你住一个楼。”我告诉她:“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好人,迫害好人的人是有罪的。”表面上看她非常的严厉,面无表情很严肃,其实她是一个有头脑,非常善良的警察。一天,她叫我们几个同修到食堂腌咸菜。她对我说:“听那些东西干啥?我叫你出来是叫你放松放松,‘转化’什么?你说呢?”我笑了,我就给她讲真相。她说:“从小我的父母就叫我做一个好人,我现在虽然没有炼法轮功,但是,我可以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邪党)中央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我们认为中央是对的,后来和你们一接触,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才知道是(邪党)中央错了。”

我在戒毒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六天后,靠正念闯出。一天,在小区里看见她,她说:“你看我是不是很严肃,没办法,在那个环境中。当时他们被抓進来的时候,很惨,有的鞋都没穿,毛巾、卫生纸、牙膏、牙刷什么都没有。我就给他们买板鞋、毛巾、卫生纸等生活用品帮他们。”

一次,她对我说:“我们所长到香港回来讲:法轮功在香港炼功合法,没人管,都是公开的,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讲真相都是合法的,都是公开的,原来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啊!”她说:“江泽民真坏,叫中国警察迫害法轮功,叫中国警察犯罪。”我真为她的觉醒而高兴。后来,她曾营救了一名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的法轮功学员,借两千元钱给被迫离家出走的法轮功学员夫妇,摆脱了当地警察的抓捕和迫害。

在邪恶的戒毒所里,两位同修大姐问我:“会背师父的经文《位置》吗?”我愧疚的说:“不会背。”两位同修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背。在那个险恶的环境中,我真正的悟到了师父的经文《位置》的真正内涵。当时,我的思想业力很大,怕心也很重,戒毒所里电视、广播放的声音很大,警察的叫骂声,电警棍的放电声,使我很难入静,背法经常溜号,不能入心。这时一位同修告诉我一个最好的学法方法:用右手的拇指在食指上写字,默写师父的经文。就这样,我用拇指在食指上一笔一画的默写师父的经文《论语》《洪吟》等,一天从早到晚一遍一遍的默写,背法使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怕心、怨恨心、仇恨心一点一点的去掉了,解体了邪恶对我的一次次强制“转化”,救度着那里的有缘人,兑现着自己的誓约。

一天清晨发真相资料,在山上碰到了一位十几年未见面的战友,我们是同乡,在一个部队服役,转业在同一个城市,后来就失去了联系。一天,在明慧网的“大陆综合消息”里看到了他的名字,当时想是不是重名呢?他在派出所当副所长。这个派出所在当地非常的邪恶,曾多次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名字经常在明慧网上曝光。我见到后给他和参与迫害的警察发信,发信的内容:“警察在觉醒”“法网在收”“与中共保持一致的悲剧”及当地的一个派出所的教导员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后,中共恶党公安部把他包装为“一级英模”欺骗世人等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劝告他不要与中共恶党为伍,迫害善良,最终会断送了自己的前程。这次见面证实明慧网上曝光的就是他,他们接到了来自全球的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和信件。我告诉他:“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从此以后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赶快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为自己,也为老婆孩子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你看这天灾人祸多少,汶川地震、萨斯病、禽流感、洪水、泥石流灾难一个接着一个的,明慧网公布的公检法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的恶人,有名有姓的就有一万多人,上天在警示人。”他说:“是呀。听说最近还有地震。”经他同意,我用化名为他退出了党、团、队中共恶党组织。

对公检法等人员讲真相不能急于求成,不能带着怨气和仇恨的心理去讲。要慈悲的、善意的、顺着人的接受能力持续的、智慧的去讲,效果才好。在我的身边有司法局的处长、派出所的片警、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狱警、公安局的特警,能接受真相资料的警察,我就直接给他《神韵晚会》《九评》《风雨天地行》等光盘资料,有的警察不敢当面接受真相资料,我就把真相光盘和资料送给他们的妻子,个别的送给他们的孩子,送给孩子的真相资料,一般只送《神韵晚会》光盘,顺着他们的接受能力去做,不强求。几年下来效果很好,虽然这些警察没有当面退出恶党组织,他们的妻子儿女都“三退”了,有的警察的母亲、岳母也“三退”了。有一个特警的岳父虽然没有“三退”,但一直看真相资料,最近我送给他们老两口一本《转法轮》,他们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用U盘给一位看守所警察的妻子,复制了全套的大法书和许多真相资料,她让女儿给复制在自己的U盘上。我借给她师父的《在济南讲法》DVD光盘,她至今没有还给我。众生都在等待着得法。我第一次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光盘,就是在她家看的,那天她丈夫和姑娘在家,那时我家还没有DVD播放器。我在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期间,他去看我,给我送来一床新被和卫生纸,叫我和家里电话联系,并问有没有打骂我的,表现的很友善。

在给司法局一位处长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真相时,他说:“这事如果是真的话,共产党真的要完蛋了。”他当时不敢要真相资料,他问我如何上大纪元,我告诉了他。一次,我给他讲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利用商务考察机会,在加拿大声明退出中共恶党组织,并揭露中共恶党丑行,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的义举时。他说:“韩广生我认识,我们曾经在一起学习过,他很有才。”他的妻子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曾经炼过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害怕不敢炼了,对法轮功他是了解的。去年,我送给他一盘《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和一本介绍晚会的小册子,他高兴的收下了。我们经常见面,有时就给他讲真相,启发他的良知善念。

在饭馆吃饭、给老板卖货、乘车时,我都遇到过公检法的人员,并主动给他们讲真相。一次老板卖货时,客户不相信他,老板就在那帮人面前,把我推出来了。老板说:“不信你问他,他是炼法轮功的,不说谎、讲真话。”那些顾客都笑了,其中一个女的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微笑着回答:“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你们是公安?”她说:“我们都是检察院、法院的。”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做好人,讲真话,不欺骗人,做事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并不是象电视上讲的那样:又杀人、又自杀、又自焚的,那都是栽赃陷害,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杀人、自杀、自焚都是‘恶’,与‘真、善、忍’是对立的。要是象中央讲的那样,谁敢炼呀。”我热情诚恳的为她们介绍产品,她们放心的买了货,老板也高兴。

一次,一个司法警察来买“山影”,我一边介绍,一边给他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千万别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都是好人,迫害好人有罪,保护法轮功学员会得福报的。他一句话也不说,他一边听我讲,一边挑着他的货,我讲完了,他的货也挑好了。他付了一百元,把四个大“山影”全买了。老板说:“我就琢磨着你要跟他讲,结果你真和他讲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叫我讲真相救人。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遇见公检法的人员,向他们讲真相的机会毕竟很少,邮寄真相信是最广泛救度公检法人员的好方法。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同修用U盘给我传来全市的法院地址和法官名单,并下载了真相信,我就开始给法院的法官、法警邮寄真相信。当时的干扰也很大,主要是怕心重。后来,电脑出了问题,文件丢失了。我从新被安排工作后,我的岗位就在法院门前,一次到法院,看到二楼两侧是“光荣榜”,法院的领导、法官、法警的名字有五六十人,还有照片。我就每天上午,到法院的二楼发十几分钟的正念,记下一两个法官、法警的名字,坚持给他们发真相信。

我把信的内容尽量做的图文并茂,内容丰富一些,我几乎每封信都有《与中共保持一致的悲剧》及当地的一个遭恶报死亡的恶警,中共恶党把他包装为“英雄”欺骗世人等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等等。

《与中共保持一致的悲剧》一种是单张真相传单;一种是在明慧网上用编辑版下小册子。小册子内容很丰富,说理性强、真人真事,具有很强的震慑邪恶的作用。小标题:“跟着共产党做恶换来的悲哀”“从黄菊、宋平顺、刘京看恶报逼向中共高层” “死亡位置‘六一零’”“党政干部、政法系统官员的黄泉之路” “ 当了中共炮灰的公安局长们”

“各类部门干部助纣为虐遭恶报” “诬蔑、诽谤和仇视法轮功吃恶果”“一人作恶,祸及全家” “迫害法轮功,中共三十个高官在海外被起诉”“谁能替你承担罪责”“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等。新建一个Word文档,直接把小册子的内容复制粘贴在文档上,剪接成A4纸5页,也就是3张A4纸,这样就是一封真相信。我发现把真相传单打印在B5纸上,效果更好,不超重,体积小,不显眼,长期发信成本也降低了。方法很简单:点文件----打印----按纸张大小缩放选B5----确定,即可。

在编辑这类真相信时,必须抱着洪大的慈悲心去做,我们不是为了恶报而恶报,我们是在慈悲救人。在信上一般都注明:编后语:“恶报,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所愿意看到的。写出来不是为了仇恨,修炼人心中没有仇恨,只有慈悲。整理恶报案例是希望仍在参与迫害者能够警醒,引以为戒,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在法轮功问题上,做出正确选择,老天给的时间是有限的!天理昭彰,善恶有报。明智者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

后来,我给那个法院,发了几十封真相信,有很长时间,这个法院没有发生一起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事件。隔了一段时间,在明慧网上看到这个法院非法审判一名法轮功学员,那几个法官恰恰是没有给他们邮寄过真相信,我就制作了几封真相信寄给他们。我在明慧网上搜索,这个法院从二零零八年的十二月十日至今,已有二十二个月没有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审判了。这个法院曾经很邪恶,本地区第一起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九年重刑的就是这个法院,当时受到中共恶党的恶首罗干的赏识,罗干曾亲自来过这个法院。

每封真相信,我都注明“突破网络的方法”。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我们小区有一位退休的法官,我对他讲真相,没说几句话,他就同意“三退。”后来,我送他“神韵晚会”光盘,他不要。他说:“我每天用‘无界’上网,‘神韵晚会’在网上我就看了。”网上有大法的信息,有丰富的大法真相资料。

三、拿起神笔证实法、揭露邪恶,救度公检法人员

揭露邪恶的过程就是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过程。师父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我就按师父的法去做,揭露当地邪恶,救度被中共谎言欺骗的众生,救度被中共恶党操控的公检法人员,也是佛法慈悲与威严的体现。

我曾多次被当地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劳教,深知中共恶党迫害大法的邪恶,对众生的毒害。从中共的劳教所回家后,同修来找我,叫我拿起笔来揭露中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恶行。当时也认识到应该写,但干扰很大,一直不想动笔。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同修开车接我,在车上,另一同修提出叫我写揭露当地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

回到家里,开始动笔,邪恶的干扰很大,我的脖子、颈椎疼的不敢动,腰也疼。这时怕心也返出来了,怕文章在明慧网上曝光,能不能影响自己,我想该修掉这个怕心了。这时脑中出现了师父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的怕心一下子就解体了,在关键时刻,人神一念,站在法上就是神念、正念。心中有法,就无所不能。揭露劳教所的文章很快写出来了,交给同修,在明慧网上发表。

后来,我写了许多揭露当地公安、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部门恶警、恶人用各种酷刑、药物等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揭露当地政府用重金修建监狱、劳教所等场所,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揭露当地政府用重金贿赂收买警察、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揭露当地政府指使舆论部门利用广播、电视、报纸、网络等媒体進行虚假宣传,把因参与迫害大法遭恶报死亡的恶人、恶警包装成“英雄”用以掩盖罪恶,欺骗世人的罪恶;收集当地公检法各类人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在明慧网上曝光;收集恶人、恶警的个人信息,包括其父母、亲人、同学、同事、朋友的电话号码、单位等信息。充份发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的整体力量,公布行恶者的恶行,让行恶者的亲朋,都知道行恶者的罪恶,极大的震慑了当地邪恶。

我写的这些文章全都在明慧网上发表,有的被明慧编辑收入真相小册子和真相传单,对于揭露中共谎言,唤醒民众,救度众生,特别是救度被中共恶党操控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当我把一女恶警的个人信息在明慧网上曝光后,一在市监狱管理局工作的警察(这位警察已经“三退”)和他的处长,一天内收到三封揭露这位女恶警的真相信。这警察是那个女恶警的同乡,让那个女恶警的恶行在亲朋中曝光亮相,是解体邪恶,铲除邪恶最有效的办法。

本地A区法院、检察院与市、区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公安等部门狼狈为奸,互为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判重刑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里遭受酷刑迫害。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A区法院、检察院恶报频频,有的检察官、法官死于白血病、有的死于肝癌,死于肝癌的最多。我把这个实例写出来发往明慧网,明慧编辑制作出真相传单,在当地政法系统震动很大,有的检察官开始觉醒。本地一位中级法院的副院长已经辞职,他的一位老上级说:“你到法院就是一个错误。”当今中国的公检法系统都是“六一零”政法委的傀儡。这个副院长经常有法轮功学员面对面对他讲真相,他经常收到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信件和电话。有人说他是明白真相后的理性选择。

在揭露当地邪恶的同时,我也把政法系统人员明真相,得福报的实例写成稿子发往明慧。法轮功学员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证实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