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不正邪恶钻空 正念足师尊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元月有幸得法走入大法修炼的。回首我这十几年走过来的路,真是跟头把式的。可以说,就是对邪恶的旧势力的认知都是通过摔了跟头才慢慢认识到的,从不知道什么是旧势力,什么是旧势力的迫害,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一步步的走过来,也是我渐渐悟到师尊讲的法理和坚定的走在返本归真路上的过程。

记得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的时候,我一点怕心都没有,这么好的功法,对国家、对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为什么无辜遭打压,心里真是愤愤不平,我逢人就讲大法好,讲自己得法修炼身心受益有多好,并与同修在二零零零年五月中旬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当时要动身走的时候,有位同修因有放不下的心,眼里含着眼泪,我就对她说:“大法弟子流血不流泪!”就因为这一句话啊,我真的就出现了流血,而且是血流如注。当时情况是这样的,当我们打开“法轮大法好”的大横幅时,恶警就抢下了同修拉的一头,我还奋力举着这一头,恶警勒着我的脖子,硬是把我塞進了警车,把我们一行二十几位同修绑架到一个派出所,我们一直在呼喊:“法轮大法好!”有一个恶警抡起一把椅子朝我甩过来,猛然砸向了我的头,当时头上的血顺着脸就流到衣服上了,而且鲜红的血液不是流着出,而是象一个小泉眼似的往上窜,当时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正念,啥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但是我没有怕心,我对着窜出的血说:“窜、窜、窜,把坏的物质都窜出去,留下来的都是好东西。”好在师父看到我那颗坚定的心,血立即不流了。当时被绑架的二十多个同修都见证了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其实这是我自己开始那一念不正造成的。

以后过来的这十几年中,我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学师尊的新经文,对旧势力的安排和旧势力的迫害渐渐有了一定的认识,去掉了很多的执着心,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首先向内找,用正念对待一切,但有时干事心一出来就又把握不住自己了。

那是发生在去年冬季的事了,我们几个同修去向世人讲真相、面对面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了,几个恶警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我什么都不配合他,就是和他讲真相,我看见他们跑前跑后的还真可怜他们。当他说到“现在你在这里,就归我管”时,我平静的对他说:“我不归你管,我归我师父管,我们是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的大法弟子,怎么会归你管呢。”他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也不再问我们了,把我们关在一间屋子里,悻悻的走了。

我和同修切磋向内找,找到了急于干事的心,同时静下心来发出纯净的正念:旧势力你听着,我不归这个空间的恶警管,我更不归你管,你这个就要被淘汰的生命就不配管我,我归我师父管,我哪里做的不对,我会在法中归正,任何生命以任何形式强加给我的任何东西我都坚决不要、不承认、不认可。在这里真相我们也讲给他们了,这里没有需要我们干的事情了,那么多世人等着我们救度的,呆在这里没有用。请师父加持我们的正念,我们要速速回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去。此念一出,顿觉自己高大无比,门没锁!就在当天晚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同修顺利的离开了那里。直到现在家里的人都不知道我曾经被绑架过。

记得去年年底的有一天,我路过我们这里的一条街道时,猛然一抬头,看到墙上贴着的瓷砖烧制的诬蔑大法毒害世人的邪恶标语,我心想:让我看到了,那就是应该我去毁掉它,不能让它再毒害世人。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个十字路口,来往行人很多,离这里四、五米远还有个摄像头,我想这都是假相,我说不再让它毒害人,它就不能再毒害人,只要哪天晚上停电了,我就能把它抹掉。

我就这么一念,在几天后的一天晚上吃晚饭时,突然停电了,我站在阳台上看到那个十字路口也停电了,我想师父在帮我呢。我赶快骑着车子去买油漆,一般说来天很晚了,象买五金电料油漆这一类商铺早关门了,但是那天晚上,居然还有一家那么晚了还开着门,我买了白漆后,一边往回赶,一边和白漆说:“白漆啊,你们也是独立的生命体,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法徒,我今天选择了你,是让你做一件最正的事,你一定要做好,让你喷多高你就上多高,完全盖住那个诬蔑大法毒害世人的瓷砖。假如真有一天坏人要来擦你,你就把那个瓷砖都拽下来。就这样我飞一般的骑车回到家,令人纳闷的是,突然又来电了,我想可能师父有安排,现在不宜出门,那么我就还象以往一样开始学法吧,学到近十二点,刚发完正念,忽然停电了,我清楚的悟到:师父真是慈悲啊!选在夜深人静时。我发出一念,让我丈夫睡的越沉越好。我穿上工作服、戴上帽子,提上漆桶就出门了,到那一看,太高了漆喷不到那,我急忙回家又搬了一把折叠椅才完成了整个图喷过程,在此期间,我没有任何杂念,就是一直背诵着《洪吟二》〈正神〉。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整个过程中,什么也没有碰到,進出门两次,连家人也没发觉。而且时至今日两三个月过去了,那个被喷涂过的地方还好好的没人动,可是它就是再也不能毒害世人了。

以上这些事例也只不过是我在这些年风风雨雨修炼路上经过的点滴,通过这么多年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和静心的向内找,我渐渐悟到了什么是旧势力,什么是旧势力的迫害。其实就是自己的人心,自己的后天观念,自己心不正造成的麻烦。如果不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我很难走出自己修炼的路,我决心今后要更加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师尊回家。

个人层次所限,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