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带来的福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一、不失时机救众生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大法弟子的善举,让人感动,尤其是大法被迫害以后,大法弟子用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的美好,无怨无恨…… 好几次,当我的工作对像得到我满意的服务,回报我礼物时,我婉言拒绝,他们又得知我因为法轮功上访,被单位非法扣发工资每月只发三百元生活费时,人们的心灵受到震撼……大法弟子高境界的行为,证实着大法的善,同时,映衬着恶党的邪。只要它认为威胁到了它的政权,无论你做的怎么好,它都要不遗余力的镇压,这就是让人们称它为“母亲”的党。

当然,大法弟子是不理会它的恶行的,我们从法中知道了它存在的目地,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讲真相、救众生。我将救人充实到生活的每一个环节中。工作中,当人得到我满意的服务后,将大法真相带走;集市上,我每买一样东西,几乎都要递上真相币,告诉人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家庭中,每一次的亲友聚会,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我的亲戚多,亲戚的亲戚就更多了,这些年来,凡是有机会见面的,基本上全三退了。我悟到,认识我的人和我认识的人都是有缘人,都是等着最后这件大事来的,我一定要救他们。

有时由于自己的怕心,爱面子,尤其是对在中共体制内当官儿的,单位的同事,有讲真相的机会,却错过了。过后再找机会放下心去讲的时候,看到人家明真相后的喜悦,我感受到救人的过程,实际是修自己去执着的过程,众生都盼望着得救。尤其是现在的天灾人祸此起彼伏,来势凶猛,已经超过过去的许多倍,人人都感受到年头不好。当我们告诉人保平安的秘诀时,很多人打心眼儿里感谢,尤其是当他明真相,做三退,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时;还有的回来找《转法轮》看;还有的回来多要几个护身符给家人;也有的再见面的时候,说:“法轮大法讲的太对了”。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是啊,我一定要珍惜这“值千金,值万金”救人的一瞬间,多救人。有一次,亲友聚会,我和亲戚同修配合,三退了五十多人。有一年清明节,我和母亲、妹妹同修一天劝三退四十多人。

二、走正路,展现大法的美好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多次進京上访,我曾被非法关押六次,罚款五千,扣工资长达近一年,每月只发三百元生活费。由于大法弟子心性好,工作用心,业务技术也突出,所以在遭受迫害时,有人高薪聘请我。为了证实大法,反迫害,我毅然离开了规模和效益在当地同一行业中最好的岗位,来到了乡下,在新的岗位,我以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对待工作和周围的人,让这个岗位的人一下子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是好人,最可信赖,做事很正。一年的工作经历,在这里的同事大部份都得救了。因照顾孩子上学,我需要回到城里,便有另一效益和规模也不错的单位负责人闻讯邀请我,并安排我做科室负责人,于是,我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救人更方便了。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平时注意自己的仪表,举止。用从大法中修出来的善心与人交流着。在这唯利是图的社会氛围中,我为人付出,却不图名,不重利,经常将别人送给我的购物卡、礼品退回,使接触我的人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无私。有人直截了当的说:“现在,共产党的干部里找不到这样的人,他们搜刮都搜刮不到呢。”

修大法后,我的身体健康,精神愉快,每天乐呵呵的穿梭于人群中,家里的日子也越过越好。我换上了大房子,交通工具也逐渐由自行车—摩托车—豪华小车,孩子也很有出息,一家老少和和睦睦。我放淡了名、利、情,然而,我什么都没有失去。正如师父所说:“学大法就是福,去掉常人心后,大法会给弟子带来福份”(《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我深知,我拥有的这一切,是大法赋予,是宇宙大法在人间的美好展现。“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精進要旨》〈证实〉)是这个恶党想从经济上截断,致使我们很多同修失去了经济的来源。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着大法的美好,揭露着这场邪恶的迫害,有人说:“要是学大法的能象你这么好,我也学。”我借机告诉他:“学大法是有福份的,从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福份就眷顾你了,如果能修炼,福份会更大。”

现在的人势力眼,救人要顺着人的执著心讲,小商小贩们在集市上不知看了多少真相资料,听过多少大法真相;而在社会上有点钱,当点官儿的人,一般人他还瞧不起,那么,谁来救他们?他们的生命来源也不一般。我曾与当地的几位同修切磋,特别是在常人看来有一定地位的同修,我们要利用常人向往美好生活这一执著,用大法赋予我们自身的优势去打开这部份人的心结,救度他们。

有一位明白大法真相已三退的医生,膀胱三角区长了个小肿瘤,这种情况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是良性,而这位医生惊喜的告诉我,病理报告是良性,并一个劲儿的说 “我真幸运!”我告诉她:“是你自己选择了幸运。”此后,她更相信默念法轮大法好的作用了。

还有一位大夫怀孕需要保胎,吃药、打针效果都不理想,她想起有人曾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效果很好,见到我的时候,她告诉我,那个护身符小卡片我就放在电视机前面,每天看电视的时候,总是先看到“法轮大法好”。

有一个护士长和其丈夫(某医院副院长)二人均明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有一次发生车祸,结果车报废了,人却伤势很轻,当时俩人都不省人事,醒后,丈夫发现钱包和手机都不在了,妻子的包却安然无恙,她说:“因为我包里装着大法护身符。”事后,这位护士长告诉大法弟子:“是因为相信大法好,我们夫妻俩一点后遗症也没留下。”这位护士长曾顶住院部下达给科里大法弟子不准连续休班的迫害,且当场告诉保卫科长:“我们科大法弟子工作非常好,我一定让她们假日连续休班,出事儿我负责。”

一位公安局长在明白大法真相后说:“一件事情只有经过艰苦的魔难,坚韧不拔地走过来,才令人佩服。”

随着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从内心敬佩大法弟子能顶着这巨大的压力走到今天。有人见到我之后,先念法轮大法好,甚至在酒桌上,端起酒杯说:“法轮大法好!”我真为他们的选择高兴。有一段时间我曾经拒绝外出吃饭,认为耽误时间,现在我认识到这是救人的好机会,可以接触不同阶层的人,可以找机会讲真相。

三、发正念,向内找,柳暗花明

有一天我突然上吐下泻,全身乏力,不思饮食。我悟到是旧势力迫害我身体,我全盘否定同时向内找自己:那段时间学法常常静心不下,犯困,人中的事忙乎的太多,发正念手掌变形,尤其晚上十二点,炼功断断续续。有时与人交谈不自觉的谈论人的是非,对自己的一思一念要求不严,偏离了法。师父说:“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要归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妹妹和妹夫同修来我家帮我做饭,下午下班后,正赶上十八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等我盘腿发完正念后,全身轻松,肚子已饿的不行,大口大口的吃着妹妹做的饭,真是柳暗花明。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丈夫被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找去说:有一个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牵扯到我等等,事情说得很详细。事前丈夫告诉我六一零办公室为我的事找他,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在作祟,我全盘否定,一边向内找,一边发正念。那天下午我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原来是感受到另外空间的不纯净。虽然在人中丈夫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是朋友,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我靠的是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靠伟大师尊的加持。发完半小时正念后,我心里已经很踏实了。丈夫回来后,让我去见一下那个六一零主任,他要和我单独谈一谈。我曾经给他讲过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我心里只有救他的一念,绝不容许他对大法犯罪。见面后,他一再强调要保护我,并没提那件事。我又進一步给他讲真相,劝他保护所有的大法弟子,否则就调离这个岗位。他很无奈的说:“只是为了升迁。”我说:“在你任职期间,本地任何一个大法弟子受迫害你都有罪,将来都要受到清算,如果在这个职位上能保护大法弟子,那你就积了大德了。”他反复强调不要给他在明慧网上曝光,尤其是他的亲属。我说:“大法弟子曝光的是这个职位,而不是你这个人,如果你保护了大法弟子,将来清算时,我为你作证。”他说:“你看我当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以后,我们地区的情况和以前一样吗?”我说:“确实迫害少多了。”他说:“你可要保护我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