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二岁老人正念闯关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我今年九十二岁了(是裹小脚的),是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的。没炼功的时候,我浑身是病。年轻时就有腿疼的老毛病(也就是筋疼),后来又是肩周炎,胳膊抬不起来,不能穿衣服。儿媳妇说:妈,我教你炼(法轮)功吧!炼炼功就好了。有一天,儿媳妇就教我炼功,我就跟着炼,不知不觉,我的胳膊什么时间好了我也不知道。就这样,我每天五套功法全部炼完。

一九九九年春的一天早上三点多钟,我和家里的同修一起到炼功点去炼功。我在前面走着走着,脚不灵便,一下跪在地上,儿媳说:我听到好象摔了一个大盆一样的声音。孙女想把我拉起来,儿媳说:炼功人不用拉,自己起来。我立刻爬起来,但是觉的腿有点疼,越走越痛。我也没有多想,一直走到炼功点,可是刚到炼功场,我的腿一点也不痛了,开始炼功,五套功法我都很顺利的炼完了。在走出炼功场外的时候,腿又开始痛了。越走越痛,坚持走到家,坐在沙发上吃过饭后,我站不起来了。家人拿来凳子,我踩着凳子,好不容易上了炕。我把裤腿撸起来一看,整个一条腿全是青紫色的。我五天没有去炼功点炼功,我想这样不行,我去炼功点炼功,能量场很强。虽然腿还有点痛,但是我始终参加集体炼功,很快的,不知不觉的,腿完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的十月份,有一天,我感觉腰有点痛。我撩开衣服一看,围着腰部全是水疱,也就是常人所说的蛇盘疮。那水疱有花生仁那么大,钻心的疼。家人着急了,说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儿媳说:妈,你不要怕花钱。你说去,就送你去。我说:我不去,这又不是病,你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吗?儿子看我态度很坚决,也就没再说什么了。这时,亲家母着急了,跑来说服我,叫我上医院。看我不动心,晚上又把她女婿找来劝我,她女婿是个医生。我说: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好的。就这样,我每天坚持炼三次功,其余时间我就听师父讲法。晚上炼完功躺在炕上,我就看到法轮在我的上空中转,左转三圈,右转三圈,一直到我完全恢复好了为止。我太感谢师尊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儿媳妇说:妈,我要去北京证实法,你去不去?我说:去!就这样,我们同修几个人坐上了下午去北京的火车,到了北京,第二天我们就上天安门广场,警察看出我们是炼功人,就抓人。在回来的时候,我们走地下通道,走了好多层台阶,也没人扶我,有个警察大声说:你们都来看看,这老太太就象个小伙子一样,腰板挺直。我一个老太太,还是个裹小脚的,能上北京证实法,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这么好的大法,是不可能的。

二零零六年的冬天,儿子发现我坐在炕上,低着头,嘴里流着口水,什么也不知道了。按常人讲是煤气中毒,儿子把我放躺在炕上,然后打开窗户,接着打电话给他弟弟、妹妹,把孩子们都叫回来了。孩子们商量着和医生联系,准备把我送医院。这时儿媳、孙女、女儿、外甥,所有的家人同修都在我耳边背法,一会儿,孙女喊我,我听见了。孙女说:奶奶,你怎么了?我说:我的肚子疼,头也疼。孙女说:奶奶,我们是炼功人,没有事的。你赶快背《洪吟》〈威德〉吧!孙女一说,我就一遍一遍的背。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我就觉的头脑开始清醒了,再继续背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我就能坐起来了。儿子们看我没有事了,也不劝我上医院了,这些不修炼的儿子们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就这样,在家人同修的陪同下,一起发完晚上十二点的正念和第二天早上六点钟的正念,第二天就一切正常了。

再说一件神奇的事,平时儿媳告诉我:你一个人在家,有外人来,你不要开门。这天,儿媳上班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干活,突然听见好象有人拖着凳子在响,我心想,怎么门关的好好的,就進来人了呢?抬头一看,北墙的电源开关着火了,把窗帘也烧着了。下面插座上好几个插头也都着火了。我很冷静,也没有害怕,走过去很自然的用手一按,那火就灭了。我的手感觉有点儿痛,但是也看不出有伤,也不发红。平时儿子下班很晚,可那天早早就回来了。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他,他急忙把电关好了。我想,刚才的那一响,是师父提醒我着火了,这是师父在保护了我。我打心眼里感恩师父。

我所说的这些都是凭我信师信法走过来的。我今后还要好好修炼,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