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曾经的那些心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由于缺乏个人修炼的实修基础,被迫害后也不理解正法修炼及否定旧势力的法理。从黑窝出来后的这些年,我基本上接触不到精進的同修,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才每年能看到少量的明慧网上的文章。我大部份时间都处于脱离法的状态。

从去年我来到长春后,曾得到好几位精進大法弟子的帮助,使我明白了许多法理,打开了许多心结。不过我听到最多的话可能还是“多学法”。

其实我那个“不让人说的心”很强,这些大法弟子善意的讲话方式没触动我的这颗心,尤其是有一位同修和我交流了几十次,指出了我无数的问题,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因为觉的我人心多而嫌弃我,所以我把我所能想到的这十几年来积累下的困惑都讲给他,让他帮我分析。

这些大法弟子和我都是素不相识,他们都能一下子看到我的差距,但我发现有的时候如果我不叨叨的讲上一通,他们也不知道我的心结在哪。我把我的一些主要的心结分列如下,给那些帮助昔日同修的同修做个参考。

一、不相信自己能修好

对自己的修炼失去信心,这大概是每个昔日同修都有的最大心结,但每个人产生这个心结的原因可能各不相同。对于我而言,现在认识到是因为我把相信自己和信师信法当成了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修的好的大法弟子出现什么样的神迹我也不意外,因为我知道法的威力无穷,但是我就是不相信我自己能修好。“我修的不好”既是开脱自己的借口,也是阻挡自己修炼的原因。因为没信心了,所以也常常把法束之高阁,浪费了自己随时可以走回来的机会。

至于我为什么从来不敢相信自己也可以修好,是因为完全不明白否定旧势力的法理。同修帮我分析了后,我才知道原来旧势力从我小时候开始就细腻的安排了我的经历及性格,以至于面对修炼,我不自觉的就用变异的负面思维方式思考问题。对于我来说,否定旧势力还包含了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负面的悲观的变异思维方式。

二、不正确的学法方式

我是属于典型的知识份子学大法,象研究理论一样,却不会实修。这大概是最大的问题了,一九九七年得法时,看过很多遍《转法轮》,却很少看到法的内涵,包括背法都是很少看到法的内涵。同修刚开始告诉我学法方式有问题时,我怎么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从为了学而学转到学法为了指导实修,这是个挺不容易的转变过程。同修通过具体的事跟我讲,还拷给我很多明慧文章看。开始知道如何向内找实修自己,好象学法时就感到法的内涵开始给我显现了。

三、怕再被迫害的心

怕心是很复杂的。对于我而言,对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的法理不清,邪恶的迫害使我形成了很多不好的观念,虽然同修帮我破除了不少,但可能还有。最近发现明慧网特别推荐中前几年的文章中有不少是讲否定旧势力的,还有我刚开始听第二届大陆书面交流大会稿件,发现里面也有的交流在否定旧势力这方面讲的非常清楚。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多学法,这是一切的根本。

四、色欲之心

以前一直以为非夫妻的男女性行为才意味着色欲之心。看了《修心断欲》汇编,才知道色欲之心的表现太多了,情欲色念稍不留意,色魔就会趁机干扰。

我认识到色魔总是变换各种方式干扰我的背后,是我对常人的感情和婚姻还有不少“美好的向往和愿望”。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后,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杂念丛生的现象马上改观,心里也感觉轻松了许多。

五、对修炼方式的不理解

觉的自己是一心想修的人,一想到修炼就恨不得把常人的一切都扔掉,扔不掉时就怨天尤人的。现在知道我们就在符合常人状态中去修炼,在人中修却要走出人。

还有一种不理解,就是认为修的好就得时时刻刻人心全无的,觉的自己达不到那种状态就打击了修炼的信心。

六、不知道师父是否还管自己

我跟同修说,师父好象这么多年都不管我,同修就问我:那他怎么来了。我想也是,再好好回想一下过去,其实师父真的在管,只是自己的正念太不足了。其实这也是个信师信法的问题吧。

七、在人间形成的根本观念没有转变

没有认识到色欲之心背后的对感情和婚姻的“美好向往和愿望”时,常常处于色魔的干扰和魔难中,很费劲的解决了一个问题,结果色魔又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干扰;对吃苦的根本上的观念没有发生转变,求安逸心是怎么去也去不掉。

如果每一个方面的问题,我都想着去把问题背后隐藏的变异观念从根本上转变过来,从新在法上看待各种的“美好向往与愿望”,应该我就可以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大法了吧。

在同修们帮助我的过程中,让我感触特别深的是他们从不把他们的观念强加给我,也不执著于我的执著,看到我的人心只是善意的讲他们在法理上的认识。还有的大法弟子无私的境界、大量的付出、坚持不懈的决心和魄力,让每个人都看在眼里变在心里,以前总是觉的没人修的好的父亲同修也感慨道:“他们真的是神啊!”谢谢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可敬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