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大法 肝硬化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我是湖北安陆市人。得炼法轮大法前,我患有肾结石,但因家里经济困难无钱医治。一九九八年在有缘人的介绍下,有幸走进了大法修炼。令人欣喜的是,一年后肾结石不翼而飞。但由于家庭生活困难出外打工,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被迫放弃了修炼。

二零零九年我又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结果是“丙型肝炎”,发展成肝硬化早期(脾脏厚6.8厘米,长16.4厘米)。医生说必须住院治疗,没办法只得住进了医院。

一段时间后,我的病情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医生说,这里治不了,你到上面的医院去看吧。那一年过年期间,别人家都沉浸在新年的喜庆气氛中,而我的全家人哭着把我送到武汉协和医院。接诊的一位教授说:“你这病蛮危险,只能进行抗毒治疗,但副作用很大,试试看,看你运气好不好,这是当前唯一的治你病的方法,如果失败了,就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在进行抗毒治疗的那一个星期,药物产生的副作用使我整个人象快要死了一样,全身疼痛,不能进食,不能入睡,血压高达150—200,家人和医生吓坏了。医生失望的摇头说:“停药!”

我清楚的知道停药就是我的病没治了,我失望极了。我对妻子说:“我这病医生治不了了。你把《转法轮》给我看吧!”当晚,我捧着《转法轮》,泪水湿透了整个衣襟,我的心里惭愧极了。我想我要从新修炼大法,可不知师父还要不要我,但不管怎么样,我就想炼功。妻子把我扶起来,我开始炼动功,我感到热流通透全身,闭着眼能看到金色光圈。我激动的对妻子说:“师父还管我,师父没有放弃我!”当晚我身上的疼痛减轻了,轻松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血压也正常了,精神很好。

医生见我精神好些,就要我继续抗毒治疗。我知道既然从修大法就不用用药,可医生说我的病太危险,只能用药维持。在医生和家人的督促下,我无奈,只好边修大法边用药,可是医药费每月要八千多,几个月下来花去了六万多元,病情却时好时坏。

同修知道我的情况后,就来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切磋,同修说:“你不能一手抓着神,一手抓着人,这样不行。”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下决心放弃治疗,把家里的药全烧了。在承受了几次大的消业病痛后,我的身体慢慢好起来了。一年多里,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坚持炼功,身体病状全无,气色也很好。协和医院多次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来拿药。

我沉浸在重获新生的喜悦中。我的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认同大法,妻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全家人在师父的呵护下,享受着大法的美好,并且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