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慈悲的言行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我是辽宁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修炼路上坎坎坷坷走到今天,感触太多太多,大法的神奇、师父的呵护、自己的变化真是一言难尽。可是由于各种观念的障碍,认为自己文化低,修的也不好没有写过体会。偶然看到一位只读了小学二年级的同修的底稿,满篇错字、白字,但是她淳朴的语言、真实的感受触动了我,让我也产生了投稿的念头。

当我这一念一出,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是啊,在这风风雨雨的十三年里,不知流过多少泪,这泪不是因为吃的苦、遭的罪,而是从开始到现在,一想起自己能够在创世从未有过的大法中修炼、一想到师父,我的眼泪就不自主的往外流,也不知啥原因,有时哭的湿了衣衫。我真的是感到自己太幸福,太幸运了。发自内心的高兴。这些年来,多苦多难从未后悔过。记得刚得法时,我自己暗下决心:一定要修成。修炼中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迷在人中,别枉自己在这大法洪传时白来世间一趟,跟师父下来,一定要跟师父回去。

学好法,多学法是证实法的保证

退休前,我在医院药局工作,时间比较充足。每天都能挤出很多时间如饥似渴的看书学法。我的家庭环境非常好,丈夫、儿子(上大学)都修炼。学法,看书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有一段时间下班晚,为了不影响参加小组集体学法,下班不回家,带饭盒在单位吃完饭直接就去学法。同事们都不解的问我:“你自学什么大学呀?那么用功,下班都不回家,吃口凉饭,又去学习。”他们哪里知道我修的是宇宙大法呀。一九九九年前在宽松的环境里,由于自己扎实的学法与修炼,大法在我心中已根深蒂固,修炼成为我生命中的最重要部份。人一旦知道了真理与生命的真谛,是任何人和力量也改变不了的。我今生注定要修到底的。

迫害开始后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虽然当时心中并不太十分明确去北京干什么,但我知道大法遭迫害、师父被诬陷,我不能呆在家里不动。经过几次拘留回到单位上班,我仍然天天坚持学法。上班没事就看书。单位的领导与同事看到我如此的坚定,再没有人阻止我,只是告诉我别再去北京就行了。

我知道我的言行举止等一切,不只是代表我一个人,而是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我要用自身的行动去证实大法的美好。在单位里,无论我做什么工作,领导都是最放心的。有的同事也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国家要是让学,我们都跟你学,看你越来越年轻,身体又好,哪像五十多岁的人哪。”

随着正法的深入,形势的变化,对我考验越来越大。儿子遭迫害被非法判刑,这段艰难修炼与去情的过程我不在此详述,就只讲一下如何帮助狱中同修能继续学到法的一点体会。

我知道,大法弟子在魔难中如果没有法的指导,是很难走过来的。孩子在看到我们的时候,他那种盼望能看到法的心情与暗示,让我非常感动,他说:“人世间什么好吃的我都不想,有一种我最爱吃的妈妈能知道,妈妈一定要想办法给我带来。”于是我往布上抄经文、往能找到的最薄的纸上抄写,带進去的方法很多,不详述了。总之在师父的加持帮助下,所有的讲法及新经文包括《九评共产党》,甚至《明慧周刊》都给他们带進去了。看到这些,他们能了解正法的形势及進程,并努力跟上。在邪恶的环境下他们也开始讲真相救人。邪恶是最怕他们学法的,一度检查的非常严,甚至不让带东西進去。但大法是超常的,有师父的慈悲与呵护,只要你有那颗心,正念足,师父就会帮助。因为大家做的好,里外配合,那黑窝里边的形势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可以抄法、背法,警察看见了装没看见。那里的刑事犯也帮助大法弟子,“三退”人数达几百人,名单都用各种方法传出来。最后那个监狱的邪恶解体了。

以慈悲的心态救众生

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总结经验。善的力量能打动一切。我们的表情、态度、语气、举止等等都要给要救的人一个好的感觉与信息。真心为他好,打出去的能量就大,就能击破他思想中不正的东西并贴近人的思想认识讲,很快他就能接受并救了他,使他退出邪党组织,并能认识大法好。有的时候发一下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效果更好。这些年来自己救下来的生命有多少没有记载,只知道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干什么,都时刻记着自己是有使命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修炼圆满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是主要的。

在旅途中,在等车的前几分钟,我都能劝“三退”救人。在列车上,凡是坐在我身边的人,大多数都能讲退了。有的人开始不认同,只要有充足时间,基本都能讲退了,讲明白。这几年在火车中曾经劝退过列车长、列车员、要抓我的乘警。有一个警长虽然没劝退,但他说:“法轮功说的太对了,人家也都是好人嘛。”我想我所做的给以后的同修给他讲真相劝退做了铺垫。

去监狱看孩子的时候,我给接触到的监狱长、政委、监区长、处长、警察都讲过真相,有的当时就三退了,有的明白了真相。我还经常给他们以不同方式,从不同角度写信、邮寄材料。用不同的笔体、口气(亲人、同学、家属)写信。即使救不下他们,也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真相和善恶有报的后果,也起到了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的作用,减少对狱中同修的迫害。

我和丈夫退休后到外地工作,想必也是师父的安排,通过他逐渐把当地的同修们联系起来,参加集体学法,形成整体,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起到了大法弟子应该起的作用。

我和丈夫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供应当地同修救人所需资料和《明慧周刊》。在这其中丈夫付出了很多,他不辞辛苦,为学习技术,多次连夜往返家乡,求助同修帮助。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一夜不合眼往返几百里路,第二天照样上班工作,是常有的事。都是师父的呵护,大法的威力。有了这个资料点,使这一方的同修逐步跟上正法進程。为了发放真相资料,我们几乎走遍了小山城的每一个角落,给丈夫工作单位的院长、医生及患者邮寄真相资料,上街购物、买菜把接触到的人几乎都能劝退,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履行着我们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实践着史前的誓约。

在回家乡时,看到单位的同事及领导也抓紧救度他们,有的一遍不行也不灰心。最终,几任院长在自己和家人同修配合讲真相下都退出了邪党,生命得救。

回顾走过的修炼路,有苦,有甜,有泪水,有心酸,也有遗憾,还走过弯路。慈悲伟大的师尊从未放弃对我的呵护与指点,使我越来越成熟,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逐渐的提高着自己的心性与境界,逐步能做到无论遇到什么矛盾首先能向内找。虽然自己感觉做的还可以,可是跟同修们相比还差的很远。我有信心在这正法的最后路上更加勇猛精進,不断提高自己,以最大的能力去救度更多的众生,让师父放心。

一些体会,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