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润物细无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明慧记者苏青采访报道)年过花甲的瓦莱瑞•艾沃尔(Valerie Avore)居住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市,她举止斯文,气质优雅,说起话来温和有礼,一看便知是长期生活在优越舒适的环境中。这样一位西方女士是如何走上古老东方的法轮大法修炼道路的呢?她的生活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法轮功学员瓦莱瑞•艾沃尔
法轮功学员瓦莱瑞•艾沃尔

瓦莱瑞的先生是研究青少年犯罪的心理学家,退休前是法院的主管。先生事业有成,瓦莱瑞大学毕业在保险业工作几年后有了孩子,于是就乐得在家安心相夫教子了。如今,儿子是工程师,两个女儿,一个是律师,另一个在公司的人事部门工作。这样的生活和家庭不可谓不美满。

“但生活并不总是那么令人愉悦,无论外人看起来它有多美好。”回想起十年前,瓦莱瑞笑着感慨道。“那时我五十多岁,感到自己开始变老了。我的三个孩子那时从十几岁到刚成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和小的时候很不一样,对家长而言是不同的挑战。而逐渐变老的我觉得应对这样的挑战有些力不从心。我变得紧张。我尝试各种方式,服用维他命,采取任何能让我感觉好的方式。它们都有一定的效果,可是时间一长,一切又恢复老样子了。”

那瓦莱瑞是怎么发现法轮功的呢?“在一个健康博览会上,我的朋友看到一位先生在台子上打坐,她走过去又转了回来,因为她感受到一种强大的能量,是如此的平和,她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我要找的!朋友回来和我分享了这个发现。我们找到当地的免费教功班,并到公园去炼功。那是二零零零年的九月。”

“在公园里我们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作为一个西方人,开始我并不习惯,但是炼完功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我当时想,这真是不同寻常,我一定得接着炼。接下来的一周,我了解到,修炼这个功法还要读书,我们就参加了集体学法,开始读《转法轮》,逐步了解‘真、善、忍’。因为书中讲的是修炼,作为一个西方人,刚开始,我读不太懂,我能理解书中讲的都很正确,但我不明白怎么才能在生活中实践这些指导。我喜欢读《转法轮》,但更多的是作为学习一种理论,而不是全心地以其来指导我的行动。相当一段时间之后,当我开始注重自己多学法后,这种局面才发生了改变。”

走上修炼之路,瓦莱瑞的生活渐渐发生了变化。“随着学法,我渐渐懂得了什么是修炼。对我而言,修炼是让好的因素——‘真、善、忍’充实到你的头脑里,尽量不去接触那些不好的东西,一些你以前可能觉得感兴趣的东西,现在会发现它们并不好。好的东西充实的越来越多,你会发生变化,你的想法,行为,你看待周围人和事的角度都会发生改变,这时,你就会逐渐认识到‘忍’的内涵。”

“比如,我的小女儿,那时她十六岁。以前,她遇到了麻烦就会来找我求助。作为妈妈,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帮她把事情摆平。我会对那些招惹她生气或对她不公的人非常愤怒。总之我是个有极强保护欲的妈妈。但修炼后,我认识到那是她的生活,其中有着业力轮报和因缘关系,我真正需要做的是教给她怎样用‘真、善、忍’的法理来指导生活和处理矛盾。我们交谈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开始,她不能接受,以为我不爱她了,因为我不再处处表现得极力维护她的利益。有一天,在厨房里,她哭泣不已,对我说:你不爱我了。你看你现在这也不帮我,那也不帮我……当时我也有点不知所措,但我很清楚,这样做是对的。我告诉她,这样做,我们的感情会更牢固,对她的未来更好。后来事实果然如此,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她也更自在地跟我交流她遇到的事情,而不担心我会立即冲动地采取措施。”

另两个孩子对妈妈的修炼怎么看待呢?“我开始修炼的时候,儿子已经长大成人,离开家独立生活了。但我修炼两年后,一次谈到法轮功时,他告诉我:妈妈,修炼后,你学会倾听了。至于大女儿,我们的沟通一向良好。最近我发现她对法轮功的了解更深了。她自己也开始尝试学习功法了。”

瓦莱瑞的先生的态度则经历了一番起伏,“他对我修炼开始很好奇,一度不太支持,现在变得非常支持,而且积极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向他所有的朋友讲法轮功真相,还向他遇到的很多人介绍神韵晚会。他现在还没有修炼法轮功,他是个天主教徒。但他赞同法轮大法的法理,也从中学习怎样修炼,比如向内找,发生矛盾不要向外找等等。这对他而言是个很大的进步,因为以前他总是找别人的差错。”

是什么原因让先生的态度发生了这样的改变呢?瓦莱瑞认为:“我想原因是我在修炼上的变化。我不再指责他了,而是更尊重他,关心他。我也不再把他的态度看成修炼中的障碍,而是看作我修炼的一部份。我为家庭所做的事情不再是为了获得肯定而进行的敷衍,而是发自内心地做好。当我从内心深处改变时,他的态度也变了,我想是他感受到了我的善和真实的升华。”

瓦莱瑞开始修炼时,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在神州大地上刮起了腥风血雨。远隔重洋的她并未被中共诋毁法轮功的谎言所影响。“中共的谎言对我一点都不起作用。我大学是学历史的,我很清楚中共的罪恶历史。如果了解中共是一个如何邪恶的政党,法轮功是一个多么善良的群体,那这场迫害一点都不令人惊讶,这就是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的,它面对一个纯正善良的修炼团体所必然会采取的行动。我只是觉得这场迫害实在是令人深恶痛绝。”

“开始时,虽然我知道在中国有迫害,但我感觉这是遥远国度里发生的事情。我参与反迫害,但并没有那么全身心投入。随着我越来越溶入到修炼中,我的感受发生了变化。我感到对中国大陆同修的迫害,就如同对我的迫害一样。这可以扩展到人性的角度,对一个人的迫害,其实是对全人类的迫害。”正因为这样的感同身受,瓦莱瑞竭尽所能为制止中共的迫害而努力。

“我非常喜欢修炼,以前总觉得漂浮不定,我到底应该用什么来衡量生活和遇到的事情?如今有了‘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我知道该怎么来衡量自己内在和外部发生的事情。”谈到自己的修炼经历,瓦莱瑞反复强调,这并不是一个充满跌宕起伏的神奇故事,细微的变化溶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春雨润物细无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导着她走过了十年,回首,已是崭新的人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