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开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正念开锁(故事一)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这风雨十六年的修炼中,也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怕心重,悟性差,把所有的大法书全部转移到姐姐家平房的仓库里。后来在《明慧网》上经常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悟到了特别是在这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书不在身边我无法学法,没有大法指导我就无法修炼,就不能走过这场劫难。于是我决定要尽快的把大法书全部请回来。

我来到姐姐家取书。当我拿着仓库钥匙开锁时,怎么也打不开,姐姐告诉我,锁头因下雨锈死了。好长时间打不开了。我们正在想办法。在一旁站着的姐夫阴阳怪气的说:“你不是练‘法轮功’的吗?你不是炼宇宙大法吗?还能被一个小小的锁难住?”因为我姐夫是练其它气功的,他老是跟我们姐俩拧着劲。听他这么一说,我大脑马上警觉起来了,我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动,血液循环在加快,我马上意识到这不对劲,这不是争斗心起来了吗?我向内找,又找出了虚荣心、爱面子心、爱打抱不平等常人的执着心。原来不是他跟我姐俩拧劲,而是我们对他没有善心。他练的是小法小术,怎么能配和大法比?于是我发出一念,今天为了救他,也是为法负责,更是为自己负责,我一定要把锁打开。

我先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并请师尊加持。我又一次拿起钥匙对着锁眼,说一声:开!开!开!这时就看着那锈死的大锁慢慢悠悠的就开了。我姐站在一旁喊“开开了!开开了!太神奇了”。这时看着姐夫的脸“刷”一下红了。从那以后他不再说法轮功什么的了,后来还做了“三退”。

正念开锁(故事二)

我是在浴池做收银工作的。有一天来了两个农村老乡,因为本着对众生负责,不放过一个有缘人。凡是来这里洗澡的,有陌生面孔,我都找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我劝他俩“三退”,他俩还很顽固,不但不退还说了一些很刺耳的话。等他俩走了以后,我认识到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正念不足,学法有时不入心,发正念有时发困。于是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懈怠心、懒惰心、求安逸心等等执着心,导致自己不能精進。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当前大家要不能够完成这件事,不能够使众生得度,你们自己就没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同时也会给整个正法、宇宙、众生带来灾难。”(《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师尊的法句句打在我的心灵深处,使我感到非常惭愧。后悔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因自己一时懈怠,忘记了自己历史的誓约,将错过这些有缘人被救度。

又过了一会儿,这俩人又返回来了,说是他们摩托车打不开了,钥匙断里了,非常着急。我想这也是师尊的安排,今天不能放过这个机缘,请师尊加持。于是他俩屋里屋外的折腾了半天,又找来了开锁大王也没办法。因为钥匙断在里头,锁还太粗,用铁锯也拉不动。他俩只好求服务生,两个人每人给二十元钱。服务生去找电锯了。这时已是半夜十一点多钟了。我走到他俩跟前微笑着继续讲真相劝“三退”。他俩齐声说:大姐如果你能把锁给开开,我俩就退。我想: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我一定能把锁给打开。

我接过钥匙,对准锁孔,发着正念,同时请师尊加持,为了救这两个生命,我一定要把锁打开。开!开!开!一分钟左右,就听到锁“啪”一声开了。当时那俩人一下就跪在地上,眼里闪着泪花,双手握着我的手说:“谢谢!谢谢!太神奇了,我们退。回家叫家人也退。”我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他们说知道了。我看到得救后的生命,心里感到一丝的欣慰:在为他们而高兴;为幸运的众生而祝福;也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警察被定住了

有一次,我去发真相资料和真相不干胶贴,都做完了,就剩最后两张不干胶贴。我刚在一个楼头的大报箱头贴完。刚一抬头,就看见对面楼的转梯上,往下跑一个警察。一只手拿着对话机,一只手指向我,刚要喊,还没等喊出声来,我猛然间说了声“定”,就把他乖乖的定在那里。然后我迅速的从他脚下的楼梯底下穿过。

感谢师尊又一次慈悲的呵护。然后我向内找,找到了我的欢喜心,急心,还有完成任务的心都出来了,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钻了空子。要不是师尊的呵护,后果不堪设想。我回家必须要多学法,增添正念。

修炼是严肃的,大法是有标准的。二零一零年末,我地区整体修炼出现了问题。在讲真相中,有一名老年同修被非法抓捕,说出了我们这一片的同修,使我们十几个同修被非法关入监狱。我才猛醒:自己在那段时间没有实修,把做大法的事当成了修炼,整天东奔西跑的,学法不能入心,思想业力和外来干扰非常重,因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我被关在六人间,其中有两人是常人,我们四个是同修。虽然相互都不认识,但通过交流我们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整体,各自找出了自己的不足和有漏之处,赶快在大法中归正,不能再叫旧势力钻空子。我们二十四个小时都发正念,整点就发。其余时间就背法。

监狱里每天强制码坐,从早上七点三十分到晚上十一点三十分。除去三点钟给半个小时吃饭,其余时间就是一个姿势。上卫生间都要受限制。我们齐发正念,不配合邪恶,不码坐。在师父的加持下,就真的一直不再码坐,一直到走出来。原因是有一个常人抽风,警察过来捏人中。她挣扎着把警察手也咬破了,脖子也抓出血了。因此让我们看着她,不叫我们码坐了,说她不伤人就行了。从那以后她没有再犯病。

我们整天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一分一秒都没有放松。就连炼功一天都没有落下。每天半夜十一点三十分,我们就发正念,让警察都去睡觉,警察就真的乖乖的去睡觉了,只留下一个人值班。我们发正念把他定在值班室不出来,他就真的不出来了。我们二点十分炼完功。刚躺下,就听着“嗒、嗒、嗒”的皮鞋走路声,从远到近走过来,走到门口,往里边看一眼,面目没有任何表情,就走了。每天都是这样。

我刚被关進时,因为监狱里的被子又脏又破,常年不洗,非常脏,发出很难闻的气味,盖在身上,搅的我直哆嗦,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但我马上就悟到了这不对劲啊。想到了师尊为了拯救大穹,传宇宙大法救度我们与众生。今天我们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多么的幸运啊?我们是全宇宙都羡慕的生命,这点苦就受不了了,让宇宙中的所有生命都在耻笑。这还是大法弟子吗?想到这我感到非常羞愧。我向内找到了自己:怕脏的心,怕吃苦的心,怕受委屈心等等。这些都是人心。我向师父保证,我不要这些人心,我一定要修去它。这时我顿感身体忽一下热了起来,身轻气爽,也不哆嗦了,还看被子上一块一块亮晶晶,仔细一看原来是小法轮在那转呢,还放出一股股清香气味。我非常感动,意识到:是师尊在鼓励我。在魔窟里时刻都能感到师尊的呵护,师尊就在我身边。

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出现的神奇

在明慧网上也看到了许多同修写的找回昔日同修的文章,我们地区经过整体协调也找到了很多的昔日同修;我们学法小组就搬到了新找回的两位老年同修家里。两位老年同修都八十多岁了。老太太同修不识字,一天书没念过。“七二零”以前学的法也都忘光了。我们每天下午从十二点至四点都在他家学法。倆老同修学的非常认真。经过四个多月的学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开智开慧的超常中,老太太同修能够很顺利的通读《转法轮》了。还出现了许多超常的事情。

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充份体会到:就是实修自己、净化自己、提高自己心性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修去了我很多在平时很难发现的人心和执着。从中感受到师尊的苦心安排和呵护。有一次学完法,同修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给老太太同修读明慧网交流会文章。老年同修听的是那样认真。我也读的是那样认真,完全溶入到同修的心得体会中,我俩都忘记了自我。等读完已是五点多钟了。我急忙往家赶给家里人做饭。我出了她家的门就象滑冰一样,瞅着两腿往前滑,但腿和身体都象没有了一样,走路也听不到踩雪的声音(因为今冬雪下的非常大),一会儿就到家了。一看表才走了三分钟。每次得走十几分钟。我一直到做完饭,觉的身体还是轻飘飘的,我深感师尊时刻都在呵护着弟子。

还有一件事。我姐也是九五年得法。“七二零”发生后,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她与同修一起去过省政府;写过联名信给中央。后来她去外地做生意,当地政府就派两个小警察住在那里天天看着她,一连好几年,她和同修也失去了联系,慢慢的她就不炼了。我多次上门劝说也打动不了她的心。几年来我一直在为她着急。前不久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同修写的文章,使我受到启发。说有一同修为了帮同修回到大法整体中来,几年一直默默的跟她学法,什么也不说就是学法。慢慢的同修法学的多了,常人心也越来越少。在师尊的呵护下,自己一点一点的就溶入到整体中来了,做的还非常好。

在同修的启悟下,我找到了自己放不下的情太重,一直把她看作是我姐;一直为她回不到大法中来着急,所以带着常人心去与她交流,越说越起反作用,就是因为我心不在法上。悟到后从新在法中归正自己,把她当一个同修来叫醒她。我提前几天向她家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她学法炼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并请师尊加持。我到她家并跟她讲起前几天我作了一个梦。她说:“梦也是在点化人哪。我也经常梦见在天上飞。”我说:“我给你带来一本师尊《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咱俩学学。”她说:“行”。我俩就去小屋学法。我默默的发着正念看着她。她打开书看到师父的名字,又把书放下,双手合十,眼里含着热泪,连声喊:“师父!师父!”然后就大声的读起来,读的又好又快,基本上没有读错的字。

过了一会儿,她六岁的小孙子推门進来了,看着我拿的电子书好奇,也学着我们的样子双盘腿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着电子书,看着看着就说我也想念。我就把电子书给他,又教他怎样翻页。她奶奶说:“到段了你念吧。”小孙子就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声音非常洪亮,只有个别的字不认识,读了十多分钟才停下来。他们全家人都在听着小孙子读法,都说太神奇了。小孙子刚刚上学前班,也没学几个字,就能读这么半天的法,太不可思议了。以后我们每次学法,小孙子都来跟着读。

等第二天我又去时,我姐跟我说:昨天晚上我炼静功时小孙子也跟着炼。他说:奶奶,我看到我妈了。问他妈在干什么?他说拿苹果在打皮呢。过了一会儿炼完功了,给他妈打个电话问他妈在干什么呢?他妈说我在吃苹果呢。太神奇了。就这样,我姐每天抓紧一切时间学法,一遍一遍的学习师尊的各地讲法。虽然我姐还没有走出来,没有溶入整体中来。但我相信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修炼中,一定能早日的溶入到整体中来,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身心都得到了高度净化,始终沐浴在伟大佛法的佛恩浩荡之中。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